093 勇闯红山

作品:《铸剑天道

    “封魂幡应该是位于一方小世界里,红山,应该是必经之所,我必须在挑战一次。”

    苏问天目视前方,眼神中充满了坚毅!

    刚刚的意外,虽说差点让苏问天走火入魔,但也让苏问天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不少杂乱的记忆,想要融入于苏问天原本的记忆,却被苏问天强大的灵魂力量一一剥离出来。

    “可是……”墨东有所担心。

    “我明白。”苏问天摆摆手,“但是封魂幡对我们太过重要,我们必须得到它。”

    墨东沉思一下,“要不然还是算了吧,想要打败魔皇我们可以另想它法……”

    “不。”苏问天摇摇头,“子鸿尊者将封魂幡就在大陆,应该不是忘记了,而是……”

    墨东兄妹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苏问天,“你是说,子鸿尊者当初猜到了现在人族面临的困境?”

    “子鸿尊者当初留下封魂幡,应该是为了保护人族,却没想到,竟变成了人族几乎毁灭的***。”苏问天沉声说道。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墨丽问苏问天。

    “硬闯肯定是不行,但一定有可以让人族过去的办法。”苏问天说。

    仰望前方,红山的轮廓收尽苏问天眼中。

    红山,大的出奇,至少苏问天从未见过如此之大的山体,高耸入云,仿佛屹立于天地间的战神,守护着此地。

    放眼四周,让苏问天感到奇怪的是,此地除了红山之外,竟没有其他任何山体。

    就像是皎洁的皑皑白雪上,放置了一块煤炭,给人的感觉非常诡异。

    红山的表面,布满了红色的纹路,那应该便是万年前,人族大战遗留下来的痕迹。

    在那红色纹路上,苏问天嗅到了熟悉的味道,不甘、愤怒、无奈、甚至于悲怜。

    难以想象,万年前的人族大战,是何等凶残。

    更让苏问天感到悲哀的是,仅仅一个线索,就能让整个人族陷入了战乱,难道当时有什么难言之隐?

    猛然间,苏问天突然想通一个道理,人族中不乏强者,难道他们就没有一个能够看透这个阴谋?

    自然是不可能,如果连区区一个阴谋都无法看破,那他们又是如何登上人族统领的位置?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苏问天轻声嘟囔道。

    消除了魔族,的确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但还不至于让人族忘记了自己是谁,尤其是站在巅峰的灵皇,更不可能轻易地落入如此明显的陷阱。

    还没有见到封魂幡,便燃起了战火,这是十分不明智的。

    “想到办法了没有?”墨东走到苏问天身旁,问。

    苏问天叹口气,“还没有,我需要再靠近一些,不然没法观察。”

    “这不行。”墨丽想也不想,立即拒绝道:“我们不能拿你的性命冒险。”

    “我只是靠近一点,不会有事的。”

    “墨丽说的对。”墨东说:“如果你真的出事,我们没办法和你家人交代。”

    墨东所说的家人,自然也就是谢一倩了。

    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苏问天发自内心的感到开心。

    可能,在苏问天的内心深处,早已将谢一倩、龙蛇,以及亚顿,视为了自己的亲人。

    当内心的想法,在别人嘴中说出来,那种感觉是无法描述的舒畅。

    “你们放心好了,我自有办法,吃过一次亏,我就肯定不会再吃第二次。”

    说着,苏问天不顾墨东兄妹的阻拦,执意向前走去。

    空气中,似乎蕴含着丝丝甜意,苏问天眉头紧皱,这味道让苏问天极其不舒服。

    “你们闻到了吗?”苏问天看向墨东墨丽,问。

    墨东墨丽同时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闻到。

    “奇怪。”苏问天低声喃喃道:“难道就因为我是人族,所以才闻得到?”

    “对了,这里有阵法的存在吗?”苏问天看向墨丽,问。

    对于阵法一窍不通的苏问天,遇到这种难题,只能寻找墨丽帮助。

    “我没有感觉到阵法的波动,但是我有种直觉,这里应该不简单。”墨丽回答。

    “如果是自然阵法呢?你能分辨的出来吗?”苏问天又问。

    墨丽眼前一亮,“我可以。”

    辈分或者等级的高低,不仅仅是存在动物植物身上,应天地而生的许多灵物依然有着严格的等级划分。

    就像是墨丽布置的阵法,遇到自然阵法。

    尤其是墨丽布置的阵法,闯进了自然阵法的领地,自然阵法岂会坐视不管?

    墨丽测试此处是否存在自然阵法的方式,就是利用自然阵法的蛮横。

    若墨丽将她布置的阵法,融入到自然阵法里,定能引起自然阵法的愤怒,以此,墨丽便可得知此处是否存在着自然阵法。

    苏问天与墨东退后几步,将剩下的事情交给了墨丽。

    “一定要小心。”墨东嘱咐道。

    “咱们这次只是想要知道此处是否存有自然阵法,点到为止。”苏问天说。

    墨丽面色沉重的点点头。

    第一次面对自然阵法,难免有点小紧张。

    墨丽深吸一口气,做好了受伤的准备。

    自然阵法在阵法界,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一个小小的阵法宗师,想要挑衅自然阵法,自然阵法岂能让墨丽全身而退?

    换而言之,在墨丽决定挑战自然阵法之时,就没打算全身而退。

    哪怕是受重伤,只要能得到封魂幡,墨丽就不亏。

    苏问天目不转睛的紧盯着墨丽,一旁的墨东亦是如此,一旦发现墨丽有任何的不对劲,二人都已做好出手的准备。

    墨丽手指轻动,一颗颗阵印迅速在墨丽身边成型。

    肉眼看去,速度比谢一倩快了不止一点半点。

    与此同时,苏问天开启了天眼。

    使用天眼观察此处,与肉眼观察相比较,并无太大差别。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无论是苏问天还是墨丽,皆是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墨丽控制着阵印使其慢慢的向前移动。

    噌——

    苏问天直接把寒冰剑召唤了出来,而后瞬间与苏问天的手臂相融合。

    就像给苏问天的手臂,穿上了一件威武霸气的蓝色铠甲。

    苏问天的气息随即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寒冰剑天克灵魂,如果第一次进入这里的时候,苏问天是在全副武装状态下,定不会发生意外,或者说,意外绝不可能如此轻易地降临在苏问天的身上。

    只要给苏问天一定的时间,苏问天就能做出回应。

    至少不会那么被动。

    墨丽依然在控制着阵法,让阵法继续前行。

    一刻钟后。

    阵印已经行进了好远,却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可能是咱们想错了。”墨东说道。

    “或许吧。”在天眼的注视下,同样没有看到任何情况的发生。

    “将阵印收回来吧,这里应该没有自然阵法了。”见状,墨东对着墨丽喊道。

    墨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别看只是短短的一刻钟,精神的高度集中,让墨丽十分疲惫,阵法与灵技不同,这阵法,只要是稍有偏差,便可能会造成反噬,因此,世界上专攻阵法的阵法师才少之又少。

    也就是谢一倩这种富家子弟,才有那闲工夫研究阵法。

    阵法师是一种长远的职业,修者看重眼前,两者可以说是相辅相成,年幼的阵法师,必须在强者的保护下,才可以安心的成长。

    前期时,阵法师不是修者的对手,后期时,修者不是阵法师的对手。

    除非特例,不然这就是基本常识。

    然而,就在墨丽一放松,打算收回阵印之时。

    苏问天突然观察到,一团黑色的小龙卷风,席地而起。

    其目标,正是墨丽所凝聚的阵印。

    “小心。”苏问天大声喊道。

    墨丽仍然没有发觉那股小龙卷风的存在,但是苏问天的声音传进了墨丽的耳朵,墨丽想都不想,直接切断了自己与阵印之间的联系。

    噗——

    在墨丽切断阵印的联系后,墨丽顿时吐出一口鲜血。

    苏问天与墨东迅速反应,皆是来到墨丽身前,将其保护住。

    在黑色小龙卷风触碰到阵印的一瞬间,阵印立刻四分五裂。

    墨丽擦去嘴角的血迹,呆呆的看着自己凝聚的阵印,被人轻易地摧毁,心中苦不堪言。

    “这是自然阵法吗?”苏问天看向墨丽。

    墨丽却没有回答苏问天。

    见状,苏问天只好说道:“我们先撤退。”

    墨东搀扶着墨丽,三人退回到一处认为安全的地方,才停下脚步。

    此时,那团黑色小龙卷风已经消失,不见了踪影。

    三人久久无言,良久,墨丽最先开口,“谢谢你。”

    苏问天一笑,“应该的。”

    “我从没有见过如此强大的自然阵法,包括古籍上的记载,刚才,它应该还只是好奇,如果它真的出手,瞬间就能要了我的命。”墨丽抬头看向苏问天。

    在墨丽的眼神中,苏问天竟然看到了恐惧。

    墨丽紧接着说:“封魂幡我们不要了,这里不是我们可以来的地方。”

    听到墨丽的这句话,苏问天心中 十分难受。

    墨东更是轻轻抱住了墨丽。

    刚才发生的一切,肯定将墨丽吓坏了。

    不自觉握紧了拳头,苏问天真心不想放弃,奈何自己是如此的渺小不堪。

    既然墨丽选择放弃,墨东肯定不会忍心再让墨丽陷入危险,现在,一旦苏问天也选择放弃,那这次任务便可以说是到此为止了。

    放弃这两个字,苏问天实在是说不出口。

    好不容易才找到对付魔皇的办法,就这样放弃,那何年何月才能面对魔皇?自己又何年何月才能回到斗灵大陆,带谢一倩去见父亲?

    “问天,有些事,不能强求,我们还是……”

    墨东话音未落,苏问天紧接着说道。

    “我还想再试一次。”

    “那不是你能对付的。”墨丽好心提醒。

    “我总感觉……前方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我,如果我选择放弃,一定会后悔终生,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便好,如果我……如果我死了,麻烦你们照顾一下谢一倩,苏某在此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