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人渣

作品:《美女总裁狂保镖

    第71章 人渣

    龙雨云摇头道:“不行,我就要在这里待着,这样才显得真实。要不然洪家人不上当。”

    “你确定?这里可没床让你睡觉?要不然跟我挤在一起?还是你打地铺?”江林问道。

    “我……”龙雨云看着病房的环境,开始打退堂鼓。

    这间病房其实很干净,原本这是住三个人的病房,现在被徐子珊包了下来,所以并不算拥挤。

    江林和李静璇各住一个病床,剩下的一个则是李清韵休息的床铺。

    龙雨云要住这里,那就有些拥挤了。

    “我给你们换贵宾病房。”龙雨云道。

    “别折腾了,你只要白天过来待两个小时,那就足够了。”江林道。

    “好吧?”龙雨云道:“那我先走了。”

    龙雨云站起身,走了出去。

    “子珊,你们也走吧。”江林道。

    “再陪你一会吧。”徐子珊内疚的说道。

    “等会天黑了,路上不安全。趁着白天人多,赶紧回别墅。”江林道:“让警察和保镖高调的保护你,别给杀手机会。”

    “好吧。”徐子珊道。

    “魅影,保护好她。”江林恳求道。

    “我会的。”魅影说完,带着徐子珊离开了。

    “那个红衣服的是什么人?”徐子珊等人都离开后,李清韵好奇问道。

    “泉城龙家集团的大小姐。”江林微笑道:“想让我给她做挡箭牌,摆脱家族的政治联姻。”

    “龙家集团可比天赐集团还要厉害。”李清韵惊讶道:“她是怎么找到你的?你真打算帮她?”

    “给了我一千五百万呢!看在钱的份上,我也不能拒绝。”江林道。

    “一千五百万!”李清韵震惊道:“你的出场费真贵!”

    “那是当然,我身价高。”江林说着话,突然表情难看起来。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李清韵紧张的说道。

    “后背痒,你帮我挠挠。”江林道。

    李清韵连忙走过去,问道:“在哪?”

    “伤口旁边。”江林道。

    李清韵隔着衣服给江林挠痒痒,可江林感觉还是痒。

    “妈妈,你把手伸进衣服里挠。”李静璇说道。

    “啊?不太好吧?”李清韵红着脸。

    “跟干爹客气什么?你们都是成年人,有什么好怕的。”李静璇老气横秋的说道。

    “小孩子别多嘴。”李清韵训了李静璇一句,然后真的把手伸进江林得衣服,给江林挠痒痒。

    李清韵的手很滑,还有点冰凉的感觉。肌肤触碰,让江林有种异样的感觉。

    “干爹,我妈妈按摩很舒服,要不要让妈妈给你按摩?免费的奥。”李静璇嘿嘿笑道。

    “你再多说话,信不信我打你。”李清韵威胁道。

    “干爹,妈妈要打宝宝。”李静璇可怜的看着江林。

    “没事,干爹给你撑腰。”江林笑道。

    就在这时候,病房门突然打开,一个青年拿着果篮走了进来。

    看到这个青年,李清韵挠痒痒的动作立即停了下来。

    “清韵,我来看看孩子。”青年一脸内疚的说道。

    “有多远,滚多远!”李清韵的声音在颤抖,语气里面的愤怒让人有种冷意。

    “她是我的……”青年看着李静璇,他的话还没说完,江林便冷声道:“这是我的女儿,”

    “你是谁?”青年看着江林质问道。

    “你猜!”江林说着话,把手搂在李清韵的腰间。

    “清韵,他是你的新老公?”青年眼神阴沉起来。

    “跟你没有关系,这里不欢迎你,滚!”李清韵知道江林是在给她撑腰,她更加有了底气。

    “清韵,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但静璇也是我的……”

    “我劝你不要说出来,如果你说出来,我会让你住进隔壁的病房。”江林的眼神突然充满了冷意。青年看到这冷意,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在他眼里,江林变得非常可怕,一股让他胆战心惊的气势从江林的身上散发出来。

    “你威胁我?哈哈……你先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有多衰!是不是太狂,你被人揍了?”江林现在的样子的确有点衰。上次女粉丝被挟持,他被打破了头,现在还缠着绷带。现在胸前又中弹,也有绷带缠着。

    “你过来跟我说。”江林拿过自己的裤子,突然掏出了一把枪指着青年。

    青年看到手枪,顿时吓得懵比了:“大……大哥……有话好好说,别……别动枪啊!”

    “说,今天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如果敢说一句没用的废话,立即蹦了你!”江林冰冷的说道。

    “我……我想让清韵给我开后门,让我公司的货进入天赐商场。”青年不敢隐瞒,说道。

    “这么说,你是来装忏悔,博同情!”江林冷哼道:“耍了清韵一次还不够,还想榨干她最后的利用价值!”

    “这是我女人的主意,不管我的事,饶了我吧!”青年吓得颤抖。

    “静璇都这样了,你还在想着怎么坑我们娘俩!你到底是不是人?还是说你的心被够吃了。”李清韵气的握紧拳头,她走到青年身旁,狠狠的一拳打在青年的肚子上,然后对着青年的脸啪啪啪扇了十多巴掌这才解气。

    而青年的脸,已经红肿的跟猪头一样。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们就把我当做一个屁放了吧!”青年忍着火辣辣的疼,喊道。

    “滚!再让我看到你,我会让你死!”江林把枪放在旁边桌上,冷哼道。

    青年见状,连忙转身逃了。

    “妈妈!你别哭!”李静璇看到李清韵眼睛通红,她眼睛也泛起泪花。

    “没事!妈妈不哭!”李清韵狠揍了青年一顿,积存已久的怨气都发泄了出来,她感觉自己全身轻松。

    “他就是那个男人?”江林虽然猜到了,但还是问了这句话。

    “恩!”李清韵自嘲的笑了笑:“是不是很渣?当初真是瞎了眼!”

    “人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江林微笑道。

    “简直是负数!”李清韵道。

    青年跑出了病房,脱离了危险,这时,他内心的愤怒滋生出来,他冷哼道:“敢拿枪指着我,他一定是罪犯!只要我报警,他就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