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月姬

作品:《美女总裁狂保镖

    “真能装,明明受了伤,还要说被香味呛得。”

    “死要面子活受罪呗。”

    “这么多人面前,要面子也是正常的。”

    “他既然受了内伤,还能代表张家出战吗?”

    江林捂胸口的动作,让所有人都以为江林是跟妩媚女子对掌引发了内伤。

    他们已经知道张家会由张雪儿、江林以及周伯三人出战。

    江林在这个节骨眼受了内伤,还能帮助张家比赛吗?

    “你没事吧?明知道自己有伤,还非要逞能。”张雪儿走到江林的身边,低声道。

    江林微微摇头,表示没事。

    “诸位,我男朋友身体不舒服,先告辞了。”张雪儿说完,扶着江林走出了宴会厅。

    “果然受了内伤。”宇文长明看到江林捂胸口的位置正是中掌的地方,所以非常肯定江林是引发了内伤。

    “大家继续玩,等会就开席。”宇文长明招呼了众人,然后退出宴会厅。

    “月姬,我要他死,你为什么停手?”宴会厅的角落里,白青衣对妩媚女子不悦的说道。

    月姬轻笑:“他的内力空虚,是受内伤导致的内劲不畅。我刚才跟他对掌的时候,已经用了梦蝶香。”

    “梦蝶香?什么东西?”白青衣好奇问道。“这是一种毒香。正常人闻到只是觉得很香,但受了内伤的人闻到就会加重内伤的伤势。如果剧烈的调动内劲,很大机会丧命。明天他代表张家比赛,一定会动用内劲,到时候就是他的死期。”月姬冷漠的

    邪笑道。

    “好……好一个借刀杀人!”白青衣立即明白了月姬的算计。

    如果刚才杀了江林,那就招惹了张振。而月姬用了毒香,就会让江林死在比武台上,到时候谁也不会想到江林的死跟白家有关。

    离开了宴会厅,张雪儿低声问道:“那个女的会不会察觉到你没受内伤?”

    “我利用九叠掌的技巧让我的内力显得非常空虚,所以她不会怀疑。这女的以为我真的受了内伤,竟然下毒害我。”江林的眼神带着杀意,月姬想要他的命,江林就不会让她活得久远。

    “她下毒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张雪儿很惊讶,她竟然没有发现月姬下毒的动作。江林看到身旁的玻璃,发现宇文长明在远处盯着他们。江林捂着胸口,看似痛苦的说道:“我不是让她换香水吗?其实那香味不是什么香水,而是一种叫做梦蝶香的毒香。正常人闻了这香没什么坏处,但受

    了内伤的人却不能闻。”

    “你懂的真多,我都没有听说过。”张雪儿好奇的看着江林。

    她在江湖上混了那么久,都不知道什么梦蝶香,但江林却一闻就闻出来了。

    “刚才那女子应该是撒旦神殿的杀手,如果我没猜错,她的名字叫月姬。”江林并没有见过月姬,但他却知道撒旦神殿之中有一个叫月姬的杀手擅长催眠和毒术。

    “撒旦神殿?我怎么又没听说过!”张雪儿感觉自己这个青帮大小姐白做了。江湖上的事情她好像有很多都不知道。

    别说张雪儿了,就连江林也有很多事情没有接触到。

    这个世界充满了形形色.色的圈子,你不进入圈子里,是不会知道那圈子是什么样子的。

    例如药王谷,如果不是迪莉娅,江林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势力的存在。

    而撒旦神殿是江林做杀手的时候知道的。

    当初撒旦神殿找到他,想要吸纳他进入组织,不过江林拒绝了。

    “保镖都有虎卫这个称呼,杀手又怎么会没有相对应的高手?撒旦神殿就是一群后天境杀手组成的杀手联盟。”

    “他们这么神秘,怎么接任务?”张雪儿很疑惑,杀手集团就是为了赚钱的,如果连名声都没有,怎么会有人给任务?

    “他们会自己寻找适合的任务。凡是他们看上的任务,价格绝对是天价。”江林解释道。

    “那你岂不是很危险?”

    “这个月姬在撒旦神殿中已经是殿主级别,所以她的实力也代表着撒旦神殿中最强的一批人。你觉得她能威胁到我?”江林以前不会说这样的大话。

    因为以前的他也只能跟月姬打平手而已,但学会九叠掌之后他的眼界也跟着提高了。

    他感觉所谓的后天境后期并不是最强的,就拿灵尘子来说,他的实力会不会已经进入了传说中的先天境?

    刚才要不是隐藏实力,江林有绝对的信心斩杀月姬。

    当然,他要付出一点时间才可以做到,毕竟月姬的实力的确很强。

    “你说师父有多强?”张雪儿也想过这个问题,灵尘子在她的眼中有些深不可测。

    而比后天境后期更强的就只有先天境了。

    “这个我也说不好!也许他只是对内劲的理解比我们深刻,或者他修炼的武功厉害。”江林猜测道。

    说着话,二人已经离开了别墅。

    回宾馆的路上,张雪儿给张振打了一个电话,把情况说了一遍。

    回到宾馆,二人便回到房间继续修炼。

    明天就是比赛的关键时刻,他们必须要有十足的把握才可以。

    江林依然练习九叠掌,他要在比赛之前把九叠掌运用熟练。

    而张雪儿跟江林的路不一样,她还在练习九宫逍遥掌的步法,只要这个步法运用熟练,她在对战中同样能够占据优势。

    傍晚,二人出去吃了一顿饭,然后回到房间继续修炼。

    送走了所有的宾客后,宇文家终于归于平静。

    这时,宇文家的核心聚在客厅之中。

    “长明,那个江林确定受内伤了吗?”问话的人叫宇文隋,他是龙神堂的堂主,同时也是宇文家的家主。

    “非常确定。”宇文长明道:“他今天跟白青衣的人动手了,我在一旁看得真切。”

    “张振明天会不会换人上场?”宇文长明的二哥宇文常胜说道。“他张家的几个高手都受了重伤,这一个月很难修养过来。张振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放在张雪儿和那个老仆人的身上。”宇文隋阴冷笑道:“我们这次志在必得,龙头的位置也该轮到我们宇文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