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魔女

作品:《我的身体有bug

    陈兵快步走回船舱,船舱走道两边挂着油灯,船只剧烈摇晃下,灯光一昏一暗的闪动。

    “怎么回事?船摇得好厉害!”

    “是暴风雨来了!”

    “旁晚时天气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起了这样大的暴风雨!”

    走道两边,好几个房间的木门打开,有旅客走了出来,慌声议论。

    船摇得太厉害了,他们就算坐过船,但从未有过如此体验,一个二个心里慌张。

    这是横跨大陆的深海,船只要是出了意外,没人能救他们。

    陈兵扫了一眼这些旅客npc,没理会他们,径直向尽头的房间走去。

    尽头房间,房门紧闭,陈兵伸手敲门。

    “什么事?”

    房门打开,一个身穿黑袍的人影出现。

    走道灯光昏暗,房间内没灯光,一片漆黑。

    这人披着一身黑色的斗篷,头和脸也藏在斗篷,看不清模样,看得出开门的人和外边的人不太愿意进行接触。

    不过从声音来看,开门的人是一名女性。

    陈兵早知道里边的人是魔女,也不觉得意外。

    “请问你们是魔女吧?”

    陈兵出声,确认对方身份。

    “不,我们……”

    但开门的人听到陈兵称她们是魔女,她马上紧张出声,想否认。

    “没事的,萨妮,这里不是卡赞大陆了。”

    萨妮的声音还没说完,在房间内,一个柔和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哈谬姐姐,但他……”萨妮显然还是担心,犹豫的对房间内的另一魔女说。

    “萨妮,交给我吧。”

    房门处出现另一人影,和萨妮一样,哈谬也是穿着一身能让人无法瞧清她模样的黑袍斗篷装束,但和紧张的萨妮比起来,哈谬的显得成熟了许多。

    “这位年轻的先生,我们的确是魔女,你是怎么得知的呢?”

    哈谬目光一动,望向陈兵,询问说道。

    “船上的水手告诉我的,船只出现了意外,需要两位去帮忙。”

    确认了两人身份,陈兵马上告诉两人,海妖出现及需要她们帮忙的事。

    “海妖?萨妮,带上魔杖,和我一起抵挡女妖的歌声!女妖的『海之歌』对那些船员和水手极具诱惑力,他们无法抵挡女妖的魅惑攻击,我们得马上赶过去,不然所有水手都有可能被诱惑进海里,到时可就不妙了!”

    哈谬闻言,不由一惊。

    海妖对她们魔女而言并不陌生,有关女妖的传闻有许多,其中一个,说的就是海之女妖其实是魔女变成,有魔女尝试探索无垠深海的奥秘,但她们最终却是被深海迷惑,迷失在深海,变成了女妖。

    传闻是真是假无人得知,但海妖那无言的『海之歌』是不折不扣的魅惑魔法,不是一般人能抵挡,被海之歌魅惑的人,轻的会呆滞失去意识,重的会直接投海。

    半夜暴风雨加上海妖,大副和几个水手已被卷进海里,她们两个魔女要是不做点什么,就算她们不受海妖影响,也会被困在深海,迟早死亡。

    两人带上魔杖,从房间出来,向陈兵点点头,就急忙向甲板走去。

    “魔女!这船上有魔女!”

    “难怪尽头房间这两天一直没动静,原来里边的人是魔女!”

    两人走过,走道两边的旅客有人惊恐出声。

    “这有什么奇怪的,这船可是开向格拉夏大陆的船只,格拉夏大陆和卡赞大陆可不一样,那里的魔女能光明正大的行动,整个大陆上魔女盛行,魔女并不像你们所知的那样邪恶。”

    面对慌张的旅客,有人也似乎很淡定,见怪不怪。

    “这样说来,『圣教』故意污蔑打压魔女的传言是真的了?”

    有人迟疑了一下,出声问道。

    “嘿,那是当然。你想想魔女都是些具有强大力量的人,圣教作为卡赞大陆的统治者,无法控制和命令魔女之下,当然不会放任魔女自由活动和壮大了,不然魔女团体变得足够强大后,那可就对圣教造成威胁了。”

    “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不过魔女在卡赞大陆凭借魔法,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这些可都是千真万确的吧?”

    “对啊,我就曾见过魔女行凶的场面。魔女太强了,她们要行凶,普通人根本无力阻止!”

    几人的交谈声落进陈兵耳里,陈兵从中听出了不少信息。

    萨妮和哈谬两个都是魔女,她们从卡赞大陆坐船横跨大海,准备到格拉夏大陆去。

    格拉夏大陆的名字,陈兵当初就从『真实的谎言戒指』上看到过。

    格拉夏大陆是大魔女柯婕莉亚所在之地,从任务『魔女的叹息』可知,格拉夏大陆最终和柯婕莉亚一起灭亡。

    不过眼下陈兵所处的时间点,格拉夏大陆还存在,并且还相当的强大,其余大陆的魔女,都在前往格拉夏大陆。

    “船只情况有点不妙,你们谁会水手能力的?”

    陈兵听得差不多了,他走上前,对几个旅客说道,告诉了他们船只的大概状况。

    “什么,要我们帮忙?那可不行,我对船只一窍不通,不过我们可以帮你问下别的旅客。”

    几人一听,都是连连摇摇头,慌忙摆手。

    “好的,那拜托你们了。”

    按照正常游戏程序,陈兵应该继续询问其余房间的旅客,找出能帮到忙的人。

    不过陈兵想了想,没继续进行下去,他把这事交给别的旅客,然后他自己重新走回到甲板上。

    萨妮和哈谬两人已到达,她们带了两个水手到船舵处,重新掌舵,控制船只,让船只稳定下来。

    陈兵重新走到甲板上时,哈谬举着魔杖,一股淡蓝色的光芒从魔杖上释放,笼罩着她们和水手,一旁的萨妮也一样,在举着魔杖释放魔法协助。

    “不行,海妖的歌声对这些水手的诱惑力太大了,他们无法掌舵。”

    但就算有哈谬和萨妮在,水手还是无法抵挡海妖的歌声,他们努力的想掌舵,但还是不时的楞在那里没反应,受海妖歌声的影响很严重。

    “两位,我可以试试。”

    陈兵见此,马上冒着暴风雨走过去。

    “是你……只能这样了,你来掌舵,不懂的可以问他们。”

    哈谬望了眼陈兵,马上对陈兵说道。

    两水手无法掌舵,但让他们临时教一下陈兵,还是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