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暴富!

作品:《我的身体有bug

    “怎么走?按照那地图上标记的路走吗?那地图我后来还看过不少次,早已熟记在心,但按照地图上的去走,会什么都找不到。”

    陈兵和芙丽特已进到下水道内,下水道内一片阴暗,芙丽特拿着一个照明灯,问陈兵。

    “不。”

    陈兵摇摇头,他拿出一支从酒馆顺手拿来的笔,在藏宝图的背面飞快的画起来,不到一分钟时间,就画出了一张全新的地图。

    从宿舍区到酒馆的十多分钟时间里,他已是解读出了伊凡留在里边的地图。

    “这是真正的藏宝图?”

    芙丽特忍不住问道。

    “是的,这张藏宝图的确是真的,不过一般人无法解读,我恰好知道解读的办法。”

    陈兵点点头。

    “你真厉害。”

    芙丽特忍不住说。

    “那是当然。”

    陈兵嘿嘿笑着拍了拍芙丽特的翘臀。

    芙丽特不由脸一红,她这话好像有歧义啊,不过好像也没说错。

    “这地图路线你能看懂吧?”

    陈兵指着地图标记的藏宝图地点。

    “我看看……咦,这藏宝地点,如果没错,我想就是在赌城黄金钟楼的正下方地基部分?”

    芙丽特仔细看了一下,然后有点不太确定的说。

    “黄金钟楼?”

    陈兵眼睛一眯。

    在赌城内立着一座巨大的金黄色钟楼,是赌城最为古老的建筑物之一,被誉为赌城的标志物。

    伊凡的宝藏藏在钟楼下方的话,那是极有可能的,因为别的地方都有可能被赌城拆除修建或者翻修,惟独黄金钟楼,只要赌城还在就不会有人动它。

    “应该就是那里,走,我们先过去找到宝藏。”

    陈兵想在有人找过来前,先找到宝藏,他直接抱起芙丽特,像风一样在下水道内飞奔起来。

    芙丽特先是一惊,随之便安静的在陈兵怀里,给陈兵指路和照明。

    近两百年时间,赌城已是进行过多次大规模改造,地图上标示的很多路早已走不通,不是有芙丽特指引,陈兵自己起码也得走个一小时以上。

    而在芙丽特的指引下,陈兵只是花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来到了黄金钟楼地基下。

    “地图标记的具体藏宝位置很模糊,接下来要怎么找,把钟楼的地基全挖一遍吗?我想我们没那么多时间,钟楼地基这段区域每天有人巡逻,被人发现了赌城官方不会放过我们。”

    但芙丽特再仔细看地图,发现陈兵解读的地图只有大概的藏宝位置,具体的藏宝位置却是没有标记提示。

    “不,我已找到了。”

    陈兵却是摇摇头。

    他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而他也早就猜到了某个可能。

    在来到钟楼地基下时,陈兵伸手和钟楼地基接触,便知道他猜对了。

    伊凡是故意没标记出具体的藏宝位置,但只要他伸手和钟楼地基接触,再外放精神力,就能感受到地基内有一物体在隐约的散发着淡淡的精神波动。

    砰!

    陈兵来到钟楼地基的东面中间位置站住,他猛的一伸手,手臂像闪电的直接刺穿地基的砖块,大半个手臂刺了进地基内。

    芙丽特惊呆了,她一直好奇陈兵说来挖宝,但却是连一个工具都没。

    陈兵没理会芙丽特,手臂抽出来时,手里已是多了一个小盒子。

    这是一个用特殊材料制造的盒子,陈兵拿在手里,感觉盒子似乎要变得和他的手臂融为一体似的。

    难怪赌城被那么多人来找过,却从没人发现宝藏所在。这盒子有和周围同化的能力,恐怕就算使用最先进的探测仪来附近探测,也不会找到藏在里边的盒子。

    陈兵打开盒子,发现在盒子内只是有5张灰色的无记名银行卡,以及一封信。

    “就这些了?”

    陈兵有点失望,他来找伊凡的宝藏,可不仅仅是为了永恒币。

    这盒子如此不凡,他还想着里边能藏着什么逆天的东西来着。

    手一动,陈兵打开了盒子内的信。

    “我是赌神伊凡!哈哈哈,说笑,虽然不知道会是谁找到我留下的这点东西,但既然你能找到,想来你也想到了我为何能逢赌必赢。不错,我是一名5级的精神力大师,任何赌博手段,在我的5级精神力之下都是形同虚设,我想赢他们轻而易举!就算是一些设定无比缜密的赌局,我的精神力无法干预赌局本身,也能干预参与赌局的人,所以不存在我赢不了的赌局,所谓的赌神,只不过是一个凭借出千赢来的虚名而已。”

    “5级的精神力让我拥有了让无数人羡慕的一切,我获得了几乎想要的一切,但可惜,我真正想要的,却是无法实现。”

    “说出来你不要惊讶,精神力的最高级不止5级,精神力能提升到5级之上!我的精神力能升到5级,是因为我在意识之海内,找到了一古老的『宝藏』!那是一团有如太阳般的精神光球,但那团精神光球本身,却是不具体自主意识。我不是偶然找到它,而是早在进入意识之海前,就找到了一古老的传承秘语,只要在意识之海内默念三次,便会直接被传送到那处古老宝藏处。”

    “就是在那里,我几乎不费力气,也没遇到任何危险,只是花了十多年的时间,就让精神力等级升到了罕见的5级!而根据那古老传承,精神力能升到5级之上,有那团太阳般的精神光球,我也有希望突破到6级精神力。”

    “但是,我是在名成利就,享受了世上无上荣华后,感到世上没什么留恋了,才想着去突破6级精神力,而到这时,我才发现,我的生命不多了,我的时间不够了!我的肉体,并没修炼到足够强大,强大的精神力,没能延长我的寿命,反而是让我的寿命变短了!”

    “我懊悔万分,但可惜一切已是迟了,临死之际,我不想让此秘密就此消失,但也不甘心随随便便就让人知道这个秘密。于是乎,我便让人散布了宝藏的传言,若是有4级以上的精神力大师过来,发现了藏宝图玄机,那他就能得到我留给他的秘密。”

    “我留下的5张无记名银行卡,每张里有1亿永恒币。钱够用就好,别太过迷恋,这是我作为过来人的忠告。”

    “意识之海的传承秘语是『达伽麻』,具体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清楚,快速连续默念三次就能触发传送,但每个月只能触发一次。”

    “写在最后,真的是很不甘啊,6级的精神力,到底是怎样的世界?”

    信是伊凡留下,内容不多,不过陈兵看了却是精神一振。

    他猜得没错,精神力果然是不止5级。

    伊凡是一个5级精神力大师,但他的5级精神力不是通过正常途径得来,而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伊凡的身体跟不上精神力,不然怎么也不至于出现因为精神力太强,造成寿命减少的乌龙事。

    “达伽麻……”

    陈兵默默记下了伊凡留下的秘语,准备下次进入意识之海后,就尝试一下。

    如果伊凡说的是真的,那里真的有着一团太阳般的无意识精神光球,陈兵可以随意吞噬的话,他的精神力会快速增强。

    5亿永恒币,再上这样一个惊人的秘密,陈兵对伊凡的宝藏还是感到很满意的。

    “拿着,给你的。”

    陈兵从中拿出一张银行卡,丢给芙丽特。

    “这真的是伊凡留下的?”

    芙丽特拿着银行卡,忍不住问道,这和她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是的,如果伊凡没说谎,这卡里有一亿永恒币,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一个身家过亿的小富婆了。”

    陈兵点点头。

    “一、一亿?”

    芙丽特惊呆了,这卡里有一亿永恒币,而这面具男人要把这卡给她?

    “我、我不……”

    芙丽特很想说她不能要,但她随之又想到,有了这一亿,她不仅能治好母亲的病,连家里欠的钱,她都能全部还清,还能剩下几千万。

    到时稍微花点钱,父亲也能提前出狱,她又能过上过去的幸福生活。

    她本以为,这种日子已是不可能再来,她这辈子能帮父亲还掉大半债务,让父亲出来时,家里生活不太难过就算不错了。

    而现在,这一切就抓在她手里,让她就这样交出去吗?

    芙丽特想着不能拿,但手里却是紧紧的抓着银行卡,不舍得放手。

    “让你拿着就拿着,客气什么,别忘了,藏宝图是你的。而且你也别高兴得太早,卡里是不是有这么多钱还是未知数呢。”

    陈兵看着口嫌体正直的芙丽特不由想笑。

    要是芙丽特真的不拿这钱,那就是白痴到没救了。

    也就芙丽特还没怎么混过社会,不然这时想来不会像这样犹豫。

    “谢谢!”

    芙丽特终是下定决心,小心的收好银行卡,再重重的感谢说道。

    “找到宝藏了,我们现在就走?”

    犹豫了一下,芙丽特又问道。

    “不急,我还要等等要找的人。我们过来时,下水道内的流浪汉看到了,想来他们很快就会找过来。”

    陈兵摇摇头,靠着钟楼地基坐下来。

    “我陪你等。”

    芙丽特不想也不敢自己先走,她感到在陈兵身边更安心,走到陈兵身边坐下。

    陈兵却是一伸手,把芙丽特抱到大腿上。

    芙丽特以为陈兵要对她动手动脚,地点在下水道内,这让她有点害羞,不过她发现陈兵并没那样做,只是抱着她静静的坐在地上。

    “你为什么要找那个叫波利的人?”

    松了口气的同时,芙丽特也有点小失望,她偎依在陈兵怀里,问起波利的事来。

    “报仇。那家伙害我受了很多苦,我不得不戴着这面具,也是因为那家伙的缘故。”

    陈兵淡淡说道。

    “啊,你的脸……”

    芙丽特一惊,以为陈兵的脸孔恐怕是受了无法修复的重创,才戴着面具不敢用真面孔见人。

    陈兵微微一笑,也没多解释什么。

    他和芙丽特的关系很纯粹,从决定给芙丽特钱开始,陈兵就没准备对芙丽特负责到底,也没打算让芙丽特见他的真正模样,让芙丽特这样想也是不错。

    “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我们做点什么?”

    芙丽特却是认为自己谈起了陈兵的伤心往事,她感到很抱歉,望了望四周,芙丽特咬咬牙,有点羞涩的说道。

    陈兵瞥了眼芙丽特,看不出这小美女还这样大胆。

    不过,芙丽特这提议也是让陈兵蠢蠢欲动。

    在这种地方,想想就刺激。

    想到他的精神力能覆盖周围两三百范围,也不可能真的被人瞧见,陈兵便轻轻掀起了芙丽特的裙子。

    下水道内很安静,芙丽特咬着牙不敢吭声。

    “有人过来了。”

    而在她感到自己快要飞天时,陈并却是忽然出声。

    芙丽特一惊,连忙要站起来。

    “不急,直线距离都还有两百多米才来到。”

    陈兵却是说道。

    两百多米距离就到了,还要继续?

    芙丽特感到惊慌不已。

    不过,还好这个面具男人只是再调戏了她一会,就放过了她,让她起来,收拾整理衣服了。

    “走吧,人在过来了。咦,先过来的,是这家伙啊。”

    陈兵拍了拍芙丽特,带着她往来路返回,芙丽特连忙跟上。

    大概一分钟后,一群人在下水道前方出现,人数有着二三十之多。

    “芙丽特!你这个婊子!”

    最先找过来的这一群人,赫然是兰顿他们,洛奇也是跟在一旁。

    洛奇望着芙丽特的模样,顿时忍不住怒从中生。

    芙丽特脸色一片潮红,额头上还有不少汗迹,身上的衣服也有点紊乱,很明显,她刚刚和那面具男人做过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想到他当初想和这女人上床,这女人拖拖拉拉,各种借口,现在却是这男人到处乱来,这不是说他远不如那个戴面具的男人,她看不上他吗?

    “你等着,等会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想到这里,洛奇就忍不住怒声骂道,保证要让这婊子等会在他胯下求饶。

    “是吗?”

    陈兵瞥了洛奇一眼,身形骤然一动,像是鬼影般的来到洛奇面前。

    洛奇还没能反应过来,陈兵就已是一手抓着他,又像是闪电的回到了原来位置。

    “芙丽特,你想怎样处理这家伙?”

    陈兵手一动,把洛奇扔到芙丽特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