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食物危机

作品:《南山隐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薄雾如烟,清风吹过如梦似幻,草木青翠,山花点缀其间姹紫嫣红乱花迷人眼。

    迎着晨风,刘秀赤脚站在草地上,张弛有度练习那套无名养身功,动作时而舒缓时而迅猛,毕竟有着数年的练习功底,这套养身功他打出来颇有一股出尘的味道,绝非那些纯粹为了好看的妖艳套路可比。

    传刘秀这套养身功的老道士活了一百多年,明显这套养身功还是有点名堂的。

    功法特殊的呼吸节奏配合动作,刘秀呼吸绵长,清晨的薄雾顺着他的口鼻进出,居然有一种吞云吐雾的味道。

    一百多个动作,刘秀十多分钟就打完了,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好似浑身上下被洗涤了一遍,尤其是由内而外暖洋洋的感觉,比泡在温泉中还要舒服。

    昨日劳累的疲惫一扫而空,浑身轻松充满活力,像是要飘飘然乘风而去。

    食髓知味的刘秀并未停下动作,而是继续从头开始演练养身功法。

    此时恰逢朝阳初升,大如车轮般的火红太阳跃出地平线,晨曦普照世间,万物接受大日恩泽。

    刘秀沉寂于养身功演练,动作张弛有度,双目似闭非比,特殊的呼吸节奏吞吐之间呼吸绵长,他却并未发现,随着他一呼一吸之间,天边的火红太阳之处,似有丝丝缕缕的紫光横跨无穷空间而来,顺着他的口鼻进入体内融入四肢百骸……

    再次一遍养身功打完,天边太阳也彻底跃出地平线,当刘秀呼吸回归正常,太阳上不再有紫光横跨无尽空间而来融入他的口鼻。

    当刘秀演练养身功的时候,不远处的湖泊中心泛起道道涟漪,不过却很快归于平静。

    最后一个动作做完,刘秀深深呼出一口气,只觉神清气爽,像是体内浊气彻底排除,睁眼之间,双目中一丝紫意闪过他并不知道。

    “好舒服……”

    浑身暖洋洋的感觉差点让刘秀爽得呻吟出来。

    在这个世界第二次练习养身功,那种由内而外的舒爽是刘秀从未有过的体验。

    微微握拳,刘秀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怎么感觉自己力量比之前大了一些?错觉吗?”

    低声呢喃,刘秀也不确定,眼下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够检测,加之一股极度饥饿感袭来,刘秀旋即将这个念头抛在脑后。

    肚子咕咕叫,似是喉咙要伸出一只爪子来找吃的,刘秀从未感觉这么饿过。

    感觉随时都要被饿死的样子!

    极度饥饿下,刘秀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立即跑向湖边昨天布下抓鱼陷阱的位置,期望能有两条傻乎乎的鱼跑进去,这样他就能饱餐一顿了。

    不,哪怕只有一条鱼也是好的。

    飞快来到湖边,刘秀瞪大眼睛看向自己布置的陷阱,然而眼珠子都差点瞪出眼眶也没有看到任何一条鱼。

    很明显,他昨天丢水里的青草并不能把鱼吸引进来,亦或者鱼进来又跑了……

    咕嘟嘟嘟……

    恰好此时刘秀肚子响起雷鸣般的响声,一时之间他眼睛有点发绿,看脚边的泥沙都想抓两把丢嘴里。

    清澈的湖水中鱼群无数,刘秀流着口水却无法吃到。

    好歹忍住进入湖水抓鱼的冲动,刘秀想起了昨天下的三个套子,立即转身朝那个方向跑去,那是他最后的希望,否则的话,估计只能学远处的梅花鹿啃草。

    第一个套子之处压根没有任何猎物,一如昨天布下的样子,眼中闪过浓浓的失望,刘秀立即前往下一个地方。

    三个套子之间相隔二三十米,刘秀还未靠近第二个套子,草丛中就是一阵扑腾,且伴随着一阵咯咯咯的叫声。

    刘秀吓了一跳,定眼一看,却是一只肥硕的野鸡,野鸡扑腾,却只在那一个很小的范围。

    有门!

    心头升起一丝惊喜,刘秀立即飞奔过去,靠近之后看到,野鸡的一条腿被藤蔓做成的套子牢牢拴住,随着刘秀的接近野鸡扑腾得更厉害了。

    “不用饿肚子了!”

    欢呼一声,刘秀立即上前,一把将动弹不得的野鸡按住,旋即抓住野鸡的脖子一扭,轻微的咔擦声后,野鸡抽搐几下不动了。

    “我的乖乖,这只野鸡是吃什么长的,得有五六斤!”

    拎着野鸡,感受其沉甸甸的分量刘秀不禁惊叹,在这之前,他压根没听过野鸡能长这么大的,又不是饲料催生的肉鸡。

    “是因为此地与世隔绝原生态的缘故才长这么肥硕的吗?”

    喃喃自语,此时刘秀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填饱肚子要紧。

    下的套子能逮到这么肥的一只野鸡,这简直是天大的惊喜,刘秀估摸着自己至少两天不用饿肚子。

    虽然恨不得把手中的野鸡一下子吞到肚子里,但刘秀还是决定顺道去看看第三个套子,尽管已经心满意足了,但万一还有猎物呢?

    事实证明刘秀的决定是对的,当他来到第三个套子不远处,第一眼就看到一只灰色肥硕的兔子在那里蹦跶,奈何兔子一条条被拴住挣脱不得。

    当刘秀到来,那兔子明显浑身一颤,然后一双眼睛看着刘秀不敢动弹,似乎是被吓傻了。

    惊喜来得如此突然,刘秀都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小兔子乖乖,你简直太可爱了……”

    刘秀嘴里说道,把手中野鸡放下,顺便捡起一块碗口大的石头,上前两步就朝着兔子脑袋砸下……

    拎着兔子的耳朵提起,感受其分量,刘秀嘴角抽搐,这只兔子估计得有二十斤重,跟个小猪仔似得!

    这是吃什么长的?

    管不了那么多,把套子恢复原样,内心期盼下一只傻兔子上套,刘秀一手拎着野鸡一手拎着野兔走向湖边。

    把兔子和野鸡放在边上,捡起一块石头砸向另一块石头,石头粉碎,挑选出一片锋利的石片,下一步就要用它将兔子也野鸡开膛破肚。

    先处理兔子,用石片在其一条退上废了一番功夫割开一道口子,然后顺着口子慢慢割,待到口子相当大之后,刘秀抓着兔子皮用力撕,并没有废多少功夫,兔子的‘衣服’就被刘秀彻底拔下,他手中也得到了一张完整的兔皮。

    这玩意都能做一条裤衩了。

    下意识抿了抿嘴,刘秀继续用石片给‘脱了衣服’的兔子开膛破肚。

    力气真的变大了啊……

    之前轻易拧断野鸡的脖子,一石头砸死野兔刘秀就已经明确发现了这点,此时拔兔子皮更是验证了自己力气变大的事实。

    “十三四岁的个头,力气却已经和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自己相当,那可是自己曾经的巅峰状态,养身功啊养身功,在这个世界你才能真正展现出自己的作用吗……”

    心头呢喃,一心二用的刘秀很快就给兔子开膛破肚了。

    尽管如今食物对他来说异常珍贵,但兔子的内脏刘秀也只留下了心脏和肝脏,肠子之内的他估计在没有调料的前提下自己无论如何都吃不下。

    紧接着处理野鸡,直接拔毛,羽毛纷飞,足足二十分钟刘秀才勉强拔干净,拔下的鸡毛刘秀也没有扔掉,说不定有用。

    然后开膛破肚,留下鸡心鸡肝,其他的就敬谢不敏了。

    本着不浪费的心态,接下来刘秀将兔子和野鸡的内脏用石头砸碎,然后丢进了自己昨天为了捕鱼用石头围成的圈里。

    然而就是他这样一个下意识的举动,却让自己心脏都慢了半拍。

    随着砸碎的内脏入水,肉眼可见,清澈的湖水中一群鱼游来,甚至都顾不上岸边的刘秀,争先恐后的顺着缺口进入圈里争相进食内脏。

    “一条两条……”

    刘秀感觉自己眼睛不够用了,石头围成的圈子本就不大,短短几分钟居然就被鱼群塞得满满当当!

    浑身一个激灵,刘秀也顾不得饥饿了,立即下水加固石头砌成的围栏顺便堵住缺口。

    一通操作下来,刘秀差点被累瘫,但脸上却洋溢激动的笑容。

    短时间内的食物问题解决了!

    他反应及时,虽然不可避免的有鱼吃了内脏离去,但几平方米面积的石圈里至少有一百条鱼,而且几乎都在一尺以上。

    发财了!

    曾经刘秀坐拥万贯家财都没有此时眼前的鱼群来得让他更激动。

    “早知道鱼这么好弄,我昨天咬咬牙就给自己放血了……”

    短时间内不用为了食物发愁,刘秀拎着清洗好的兔子和野鸡往山洞方向走去,顺道捡拾一些柴火。

    借着昨天留下的火种燃起篝火,用一根树枝穿着野鸡在火上烤,随着油脂不断滴落在火中,刘秀的口水就没有停止分泌。

    烤鸡是门技术活,有着丰富野外经验的刘秀不至于将其烤糊,在烤鸡的时候,他看向边上的兔子,决定饱餐一顿后将其熏制后备用。

    半个多小时后,鸡肉考好,饿得眼睛发绿的刘秀顿时就是一通狼吞虎咽,哪怕被烫得手舞足蹈也舍不得停下片刻。

    “吃饱了就是舒服……”

    背靠石壁,刘秀用一根小木棍剔着牙感叹。

    然而还没感叹完他就表情定格看着前方一脸纠结。

    “我的肚子变成无底洞了?一整只鸡,除去内脏鸡毛也得有五斤左右的肉吧,全部近了我肚子!”

    认清楚事实,刘秀不禁有些怀疑人生。

    哪怕有湖边圈着的那些鱼,自己似乎依旧没有摆脱食物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