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鸡同鸭讲

作品:《南山隐

    明明受那么重的伤,流了那么多的血,还那么大个子,居然经不起补,这是刘秀始料未及的,不过转而他又意识到,估计是那棵人参的药力根本就不是对方能承受的。

    所以说那棵满是根须的人参多少年头来着?有一种说法好像是人参根须越多年头越高的样子……

    面对如此情况刘秀也有点抓瞎,搞不好对方真的会被补死了。

    挠挠头,刘秀冥思苦想,猛然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个解决这种问题的土办法。

    用地球那边某些地方的土话说,大个子这种情况是补过头了,心头烧得慌,给他放点心头血就能大大的缓解这种症状。

    想到就做,刘秀立即付出行动。

    他当然不可能给对方心脏上开一刀,所谓十指连心,只要扎破他的指尖就可以了,大个子十根手指头上满是老茧,扎破他的指尖着实废了刘秀一番功夫,竹签都扎断了几根。

    大个子的指尖扎破,流出的血液呈现乌黑色,刘秀这才意识到那人参的药效有多可怕,随着他指尖流出心头血,情况得到了大大缓解,直到他指尖流出的血液呈现鲜红后,鼻子都已经不再流血了。

    前前后后,大个子估计得损失了一两碗量的血液……

    见对方稳定下来,刘秀稍微松了口气,然后收拾收拾睡觉,不过在睡觉之前又给他灌了一碗熬好的草药汤,免得对方高烧又复发。

    第二天,刘秀起床练习完无名养身功,进屋发现大个子还没有醒来,于是弄吃的,顺便喂给对方一些,然后清洁自身,转而忙碌其他事情。

    竹楼虽然建设完了,但其他的配套设施还没有完成,座椅板凳什么的需要慢慢打造,更何况刘秀还准备在竹楼周围圈上一圈篱笆,到时候沿着一圈种点花草爬山虎之类的植物提高自己的居住环境,还得建一个凉亭,顺着山包往下还要弄一个石阶,对了,最好是再挖一个池塘种点荷花之类的,不过池塘的话,没有水泥不好处理渗漏……

    这么一想,刘秀意识到自己需要做的事情还挺多的。

    接下来先把篱笆围好,其他的慢慢来。

    砍来一颗颗老竹,用石斧一点点截成一米五左右的竹节,破开成竹片,沿着房屋周围开始斜着交叉插在地里为成篱笆,刘秀没指望这玩意能防住什么猛兽,纯粹是为了好看。

    这一忙碌起来刘秀就心无旁骛乐在其中,甚至都忽略了时间的流逝。

    竹屋内,昏迷了几天的大个子突然浑身一颤赫然睁开了眼睛,下意识坐起警惕周围,待到看清楚环境后双目中闪过一丝茫然,转而身上传来的痛处让他轻轻闷哼一声皱起了眉头。

    “我得救了,好像是一个没穿衣服的人,他一拳打死了黑狼救了我,随后我就陷入了昏迷之中,这是他住的地方吗?我身上的伤也是他帮我处理的?他居然那么强大,我昏迷了多久?还有,这深山老林的居然有人居住?”

    意识渐渐回归的大个子一时之间心头不禁升起了太多疑问。

    各种念头在心中闪过,他猛然想到了什么,焦急的在周围寻找,待到看见身边一株半尺长的五片叶子的草本植物后才松了口气,紧紧的将其抓在手中。

    那颗草碧绿无比,哪怕离开泥土几天了依旧不见太多焉巴的迹象,叶片上布满了一丝丝细微的银色纹理。

    原本这棵草是放在大个子怀中的,当时刘秀带他回来,哪怕他重伤昏迷都用一只手死死捂住,刘秀撕开他衣服的时候掉了出来,于是意识到这玩意估计对他很重要,虽然这几天翻来覆去的观察很多次却看不出什么名堂来,就放在了大个子身边并没有据为己有。

    此时大个子将那颗草握在手中,松了口气的同时,听到外面传来的动静,强忍着身上的痛处缓缓起身,然后虚弱的扶着边上走向门口。

    来到门口,大个子一眼就看到了外面忙碌的刘秀,瞬间昏迷前救他的那个人影就和眼中的刘秀重叠了起来。

    他当即愣了一下,那个当时宛如天神一样救了自己的人就是眼前的这个小孩儿?

    虽然难以置信,但这是事实,大个子也没想那么多,挠挠头,强忍着身上的不适来到刘秀身后几米外,然后噗通一声跪下磕头道:“多谢恩公救命,我这辈子一定当牛做马回报你的恩情”

    说完,大个子一连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才抬头看向了刘秀的背影并未起身。

    其实刘秀在大个子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了,毕竟竹楼稍微有点动静就会发出响声,之所以并未第一时间跑去查看,一来是手中还有几十片破好的竹片没有插完不想半途而废,再一个,他还没有做好面对这个世界第一个人的准备。

    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和话,刘秀也刚好做完手头的事情,不得不面对这个捡回来的大个子了。

    转身之际,刘秀听到对方的话当场就愣住了。

    ????

    他说的是什么玩意?

    原本刘秀懂得普通话,家乡的方言也会,英语也能畅快的和歪果仁交流,然而此时大个子的话他却是一个字都听不懂。

    这又是一门全新的语言啊,听不懂,没法交流,这可咋搞?

    此时刘秀内心纠结无比,无法和对方交流,如此一来,想要从对方口中获得自己想要的信息就困难了。

    纠结的念头在心中一闪即逝,虽然大个子的话刘秀听不懂,可对方的动作他却是懂了,下跪这种情况,无论在什么地方意思估计都差不了多远。

    上前两步,刘秀立即扶着对方的肩膀将其扶起开口道:“别这样别这样,我可受不起……”

    大个子只感觉到一股自己无法抗拒的力量作用在身上,于是不得不站起来,这才真正的意识到就自己的恩人真心不简单。

    也是,能好好的活在这个地方的人怎么可能简单?

    然而当他想要再度表示感谢的时候,听到刘秀的话也是懵了,恩公说的是啥?

    刘秀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他当然也听不懂刘秀在说什么玩意。

    所谓的鸡同鸭讲说的就是他们当前的情况。

    “你的伤还没有好,怎么就跑起来了呢,应该好好修行,对了,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刘秀好奇的大量大个子开口到,看他的样子,除了身上的伤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之外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大个子茫然的挠挠头,憨厚无比,压根就听不懂刘秀在说啥。

    于是刘秀用了曾经自己老家的方言说了一遍,有用英语重复一遍,甚至还用简单的德语都说了一遍,然而大个子依旧茫然懵逼听不懂。

    这就没法搞了。

    不得已,刘秀只能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指了指竹屋,大个子懂了,一脸茫然的被刘秀扶到了屋子内,相继坐下,两人大眼瞪小眼,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压根不知道如何交流。

    “恩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说的每一句我都听不懂?我可是去过镇上的人,外地人说的所谓通用语我都能听懂几句,难道恩公来自遥远的地方?可是看他的样子不像啊……”

    大个子看着刘秀心中一千个纠结,面对刘秀好奇打量的目光浑身不自在,显得很局促,甚至黝黑的脸皮都有点发红。

    “这家伙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家住哪儿?那棵他快死了都要护着的植物到底是什么玩意?然而压根没法交流也无法询问啊……”

    刘秀心头有太多想要和对方交流询问的了,可眼下的情况只能抓瞎。

    沉默片刻,刘秀猛然眼睛一亮,这段时间练习无名养身功自己不是记忆力大增吗,如此一来学习能力应该也不差,而且看大个子的样子以及当下的情况,他短时间是没法离开了,何不趁着这段时间从他这里学习这个世界的语言呢?

    若是学会这个世界的语言后,以后走出去也不至于寸步难行了。

    想到这点,刘秀率先打破沉默,连带比划的说道:“这里很安全,你先在这里住下,其他的不用担心,先把伤养好再说,趁着这段时间我们再想办法交流沟通”

    一通在大个子看来手舞足蹈的瞎比划连带听不懂的语言,他更加茫然了,双目中都差点出现了蚊香圈。

    恩人这是要赶我走吗?传说那些隐士高人脾气都很怪的,不喜欢被人打扰,对了,隐士高人,救自己的恩公一定就是传说中的隐士高人吧?可他看上去还没有我大……

    大个子看着刘秀心中瞎想着。

    一看对方就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刘秀只觉心头好累,自己想要在这个世界立足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

    慢慢来吧,一点一点的沟通,先让他明白自己并没有恶意他可以留下来慢慢养伤开始。

    于是接下来刘秀一字一句的说,手中还慢慢比划,尽量简单的把自己的意思阐述清楚,就这一个简单的意思,大个子连蒙带猜,足足一个多小时后才大致搞明白刘秀的意思。

    于是他这才稍微松了口气,恩公并没有赶自己走的意思,否则的话,自己离开这里绝对活不了多久。

    就这一个简单的意思我容易么我?

    刘秀擦了一把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心中暗道。

    所谓万事开头难,中间也难最后更难,自己想要和这个世界的人正常交流有得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