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爱美之人的福音

作品:《南山隐

    月上柳梢,万物夜藏,而林边村却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刘秀教村民们学会了做蚊香,且进一步做了后面一系列的规划,老村长对此充满了信心,以后村里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过的。

    心头有了期盼,他苍老的身躯似乎都轻快了很多。

    夜幕下,老村长精神抖擞的站在村口,不时向着远方张望。

    前方有火把的光芒传来,老村长捋胡须的动作一顿,双目中闪过一丝忐忑。

    不久后,十多个村民手持火把来到了老村长前方,看到他,当先一人顿时紧张道:“爹,你怎么在这里?夜深露重,如何让孩儿放心……”

    说话之人赫然是洛山,下午的时候洛山和其他村民带着两百多盘粗制滥造的蚊香去了镇上,此时才得以归来。

    老村长没理会自家儿子的关切,打断他问:“结果怎么样?”

    “都送出去了,镇上三个大户每家送了十盘,其余沿街商铺都有赠送,视店面大小,一盘两盘不等”洛山明白自己老父亲想问的是什么,立即回答道。

    得到答案,老村长忐忑的心稍安,点点头说了一个好字,然后带头回村。

    回到村子,当老村长看到家家户户几乎都没有睡,而是连夜都在准备制作蚊香的事情,顿时眉头一皱。

    不像话,这样可不行!

    心头冷哼,老村长拐杖往地上一杵,看向自己儿子说:“大山,去,你们都去,把各家各户当家的都给我找来,我有话说!”

    虽然不知道自家老父亲要做什么,但作为儿子的洛山不敢违背,立即去执行。

    半个小时后,村里开阔的一片广场上,各家当家的都来了,密密麻麻近三百人,火把的光芒下,一个个都不解的看着老村长。

    站在高处,老村长怒气冲冲的指着下方一帮人说:“你们像什么样子?刘先生教大家制作蚊香的活命手艺,可不是让你们忘了自己的根本,一个个都去割艾草烧炭了,还要不要做其他事情了?你们记住,不管蚊香多么值钱,能挣来多少钱,你们的命根子还是田地,听懂了吗?”

    下方一帮村民有的听懂了,面色有点羞愧,大部分没听懂,一脸茫然,既然蚊香能挣钱,为啥不全力以赴?

    不管是听懂还是没听懂的,老村长还有一个身份是族长,都没有人敢反驳。

    他就是这个村子绝对的权威!

    没有人反驳,老村长的脸色好看了一些,叹了口气说:“我明白大家的心情,但事情不是你们这样做的,蚊香固然重要,但其他事情也不能落下”

    说道这里,老村长语气猛然拔高道:“都给我听好了,刘先生给大家伙提供的粮食陆续到来,都不缺那一口吃的了,明天开始,村里小孩都给我去割艾草,女人负责烧炭,至于成年男子,分出一半制作蚊香,其他的,全部都给我下河道修正河提和田地,现在都给我滚回去,和自家商量一下,谁负责制作蚊香谁负责修整河堤田地,明天一早再来这里,我再做安排!”

    说完,不理会面面相窥的村民们,老村长怒气冲冲的走了,心道明天就把刘先生所说的流水线作业搞起来,这样一盘散沙可不行……

    “这村长倒是个妙人,没有被利益冲昏了头脑,对于村民来说,田地才是根本……”暗中看到这一幕的刘秀喃喃自语,旋即面带微笑的悄然离去。

    有老村长这样一个进退有度的长者看着,这个村子出不了大问题。

    其实在教村民们制作蚊香之前刘秀就想过一个问题,利益往往伴随着灾祸,蚊香的出现,短时间内会给村民们带来利益,可会不会也带来麻烦呢?

    深思熟虑后,刘秀觉得应该问题不大。

    首先蚊香制作简单,复制起来没有太大难度,跟风是必然会出现的,且这玩意带来的利益并没有大到让人眼红杀人的地步,所以刘秀觉得,蚊香的出现最多稍微提升一点村民们的生活质量,并不会惹来杀身之祸。

    这也是为什么刘秀教村民们制作蚊香的原因,否则的话,以刘秀脑袋里面的点子,指点一下让村民们发大财根本不是问题。

    稍微提升村民们的生活质量,有得吃穿不挨饿受冻,这就足够了……

    夜晚,几十里外的青柳镇。

    周家看大门的迟疑了一下,拿着十盘粗制滥造的蚊香去找管事儿的,站在门外说:“张管家,几十里外的林边村村民送来了一种蚊香,说驱蚊效果很好,点燃后一盘可管一夜不被蚊蝇烦恼,且不用受烟熏之苦,是不是给各位老爷夫人和少爷小姐送去?”

    门打开,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走出,看了一眼门房手中的蚊香,当即眉头一皱怒道:“那种乡下人能有什么好东西?跟鸡拉的屎一样,让我拿去给老爷夫人,是不是想让我受责骂?给我丢了!”

    说完,管家看都不看一眼,骂骂咧咧的进屋关上屋子。

    田家同样上演这样一幕,不过管家的却说老爷少爷他们在商量大事儿,不敢去打扰,蚊香的问题先放着吧,有机会再说,如此一来,蚊香并没有得到使用。

    另外柳家的门房也拿着蚊香去找管家了,管家却是在犹豫,如果真有那样的效果的话,是不是拿去给老爷夫人他们用?毕竟这大热天的,谁不是被蚊蝇烦得睡不着。

    “林边村?”

    就在管家犹豫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个自言自语的声音。

    管家一愣,看到说话之人,立即上前两步躬身道:“小姐,你回来了”

    之前自言自语说话的是柳青青,似乎是刚从外面回来,脸上有点疲惫,他路过这里听到林边村三个字觉得有些熟悉,下意识停下脚步自言自语,却一时又想不起来。

    管家过来了,她点点头,然后问:“林边村在哪儿?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姐,林边村属于田家那边,你昨天让人打听过墨豹的皮和银线草的事情,都是出自林边村,那里倒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就是村民送来了一种蚊香,说晚上在屋子点燃后就一晚上都不用受到蚊子的烦恼了”管家立即解释道。

    听完,柳青青只是哦了一声就不再理会,迈步离去。

    不过她在走了两步之后,猛然想到那个人好像就是林边村的?对了,叫什么名字来着?

    柳青青脑海中一下子出现了刘秀那张印象深刻的脸,却想不起对方名字,稍微迟疑,鬼使神差的,她对管家说:“既然效果不错的话,就给父亲母亲和姨娘他们都送去一盘吧,对了,给我也来一盘……”

    带着一盘蚊香回到住处,洗漱后柳青青准备上床休息,看到放在桌子上的一把艾草,本能的想要点燃,但又看到了边上的蚊香,于是稍微迟疑点燃了蚊香。

    躺在床上,听着周围嗡嗡嗡的蚊子声,柳青青烦躁的用被子蒙着脑袋说:“该死的蚊子,好希望冬天早点来,可是冬天好冷的……”

    大热天的,被子里闷得不行,柳青青伸出脑袋呼气,并未意识到蚊子的声音小了很多直至没有,迷迷糊糊的睡到天亮。

    天亮后,柳青青赫然坐起,伸手摸自己的脸和手臂,入夏以来,每天起床身上都被蚊子咬几个包,作为爱美的女孩子来说如何受得了?所以每天都要检查。

    可这次,柳青青却发现身上压根没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

    下意识的,她看向已经燃成灰烬的蚊香喃喃道:“真有效果?若是有更多的话,以后都不用为蚊子烦恼了?简直就是爱美之人的福音呢……”

    眼睛一亮,她立即翻身而起。

    不知为何,柳青青脑海里面下意识闪过刘秀那张脸,心底本能的有一种蚊香和刘秀有着某种联系的感觉……

    村民们在镇上送了两百多盘蚊香,其实分摊下来也就几十家而已,大多数都没用,但少部分使用了的人家却是尝到了甜头。

    这天一早天还未亮,林边村就忙碌了起来,小孩去割艾草,妇女去烧炭,成年男人一半制作蚊香,一半去修整河堤和田地。

    蚊香制作走上了流水线模式,木匠连夜赶工出来的模具投入使用,一盘盘蚊香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就已经摊开晾晒。

    中午,太阳最毒辣的时候,早晨制作的蚊香已经干透,虽然流水线作业村民们还不熟悉,但几百个村民一早上也做出了一万来盘,且比之昨天粗制滥造的要精美太多,全部都是一模一样,蚊香上面还有花纹。

    做好的蚊香已经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木箱里,整整十来箱。

    顶着日头,老村长找到刘秀询问意见:“刘先生,第一批蚊香已经做出来了,是不是可以拿去镇上销售?”

    昨晚刘秀也点了一盘粗制滥造的蚊香,效果不错,蚊子嗡嗡嗡的烦人声音消失了。

    此时听到老村长的询问,当即点头道:“自然可以,这样吧,我和村民们一起去,正好再次逛逛青柳镇,不过回来得走夜路了”

    本来头天刘秀就想去青柳镇再度深入了解这个世界的,不过因为教村民们制作蚊香而耽误了,这下正好顺路,也好看看蚊香的销售情况从而回来建议规划制作规模。

    有刘秀跟着去自然是好的,老村长再度迟疑了下问:“那这蚊香该如何定价?”

    “一个铜板一盘如何?”刘秀给出了提议。

    眼睛一瞪,老村长目瞪口呆道:“会不会太贵了?毕竟粮食也才不到两个铜板一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