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我聪明吧?

作品:《南山隐

    柳家府上,一处花香四溢的院落中,柳青青时而看看天色,时而又看向门口,表情虽然平静,可双目中却有着丝丝焦急。

    “小姐不用着急,想来很快就有消息了”一身穿青色长裙的持剑中年女子在边上安慰道。

    柳青青鼓了鼓嘴巴烦闷的说:“梅姐姐,你是没用过那种蚊香,用过的话你就知道有多好了,不用忍受艾草的烟熏,只需点燃一盘,一夜都没有蚊子烦人,第二天也不用担心身上有几个大包,你说这太阳都快下山了,眼看就要天黑,还没拿到蚊香我能不着急嘛”

    “可是着急也没用啊,已经派了那么多人出去了,保管小姐晚上就能点上蚊香的”姜梅面带笑意摇摇头道。

    她几乎是看着柳青青长大的,别看柳青青在人前一副淡然的样子,说白了她也不过只是十五岁的小丫头而已,在相熟的人面前才会展现出她这个年级应有的心性。

    一想到晚上没有蚊香用,柳青青就感到浑身不自在,静不下心来,于是赫然起身说:“走,梅姐姐,我们直接去林边村!”

    姜梅哭笑不得,就为了一小小蚊香有必要亲自跑一趟吗?了不起派个下人去就是了,更何况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一晚上不用都不行?也不知道那所谓的蚊香到底有什么好的……

    心头好笑,姜梅拉着柳青青的手说:“小姐若是着急的话,不如我继续教你剑法吧,很快下人就能把你要的蚊香带回来了,毕竟太阳都快下山,即使你跑去带回蚊香也来不及了啊”

    “等等等,要等到什么时候去啊”柳青青跺了跺脚,旋即丧气的坐在石桌边,一只手撑着下巴喃喃到:“剑法啊,练了快十年,梅姐姐的剑法我都快融入本能了,可是有什么用?没有练体功法,哪怕把剑法练到出神入化的境界,面对真正的武者还不是一招都接不住”

    “不管有用没用,多练习总归是好的,若是以后能得到练体功法的话,你现在对剑法领悟每深入一分,到时候剑法的威力就会成倍增长,怎么可以说没用呢”姜梅苦口婆心的劝解道。

    柳青青更丧气了,鼓着嘴巴郁闷道:“好可惜啊,若是我能得到银线草或者墨豹皮的话,就可以用来当做敲门砖,去临江城加入铁甲军预备役了,到时候就能学到武者真正的练体功法,可惜,居然落到了田家手中,梅姐姐你都不知道,这几天田林有多么嘚瑟,听说他家已经联系上了临江城那边,不久后田林就要正式成为铁甲军预备役学习到练体功法了呢,好气啊”

    “青青乖啦,那田林别说成为铁甲军预备役了,哪怕是真正的成为了铁甲军中的一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青青你这么漂亮,以后嫁一个实力强大的武者,他田林在你面前还不是嘚瑟不起来”姜梅摸摸柳青青的脑袋安慰道。

    说道嫁人,柳青青脸蛋微微一红,然而这番话不但没有能够安慰到她,反而让她更郁闷了,干脆趴在石桌上悠悠道:“实力强大的武者怎么可能看上我,实力的提升伴随着寿命的增加,哪怕我再漂亮又如何?人家根本不可能找一个不能和自己过一生的人,更何况那样的人更加注重传承,找的妻子必定也是同样实力强大的武者,如此一来生下的孩子习武天赋才能更好,哎,不成武者,永远都只能是这世间的底层罢了,别看青柳镇我们三家很威风,可走出去谁认得我们呀,还不是要卑躬屈膝……”

    对此姜梅无言以对,毕竟柳青青说的都是事实,真正的武者高高在上,青柳镇的三大家族在人家眼中不过蝼蚁罢了,哪怕只是临江城中铁甲军里面最普通的一个人也不是柳家能招惹得起的。

    此时一个丫鬟匆匆忙忙的来到院子门口,估计是走得太急了,脸色通红额头冒汗,喘息了一口才开口道:“小姐,打听到了,林边村的人在镇上卖蚊香呢,很快就买回来了,小姐晚上就能用到蚊香啦”

    “真的?太好了!”听到这句话,柳青青烦闷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站起来惊喜道。

    姜梅摇头微笑,眼中的柳青青还真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孩,听到今晚就能用上蚊香,就跟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

    不过此时柳青青惊喜过后,却是眼珠子一转说:“我不等了,走,直接带我去,我要第一时间拿到蚊香才放心”

    这也不怪柳青青心急,毕竟哪个人每天起来都要被蚊子咬几个包的情况下,有一种东西能解决这个烦恼恐怕和她都差不多。

    见此,姜梅无奈,只能安排人和柳青青一起出门。

    很快柳青青一行人就来到了林边村村民卖蚊香的地方,当看到箱子里的蚊香后,柳青青顿时眼睛一亮,心道好漂亮的蚊香,一圈一圈不说,上面还有花纹,比昨天使用的粗制滥造蚊香一看就要好很多!

    迫不及待的来到一个摊位前,柳青青问:“这蚊香怎么卖?”

    洛桑一愣,抬头一看,却是一群人簇拥着的柳青青来到了他的摊位前,这样的大户人家小姐可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心情忐忑结结巴巴道:“回小姐的话,这蚊香一个铜板一盘”

    说完,洛桑小心翼翼的看着柳青青他们的脸色,生怕因为价格贵了而惹来对方不快。

    听到洛桑报的价格,柳青青眨了眨眼,下意识说:“这么便宜?”

    在柳青青的意识中,效果那么好的蚊香,而且还那么漂亮,怎么也得几十个铜板一盘吧?然而没想到居然会这么便宜。

    脑袋里面灵光一闪,柳青青看向身边的姜梅说:“梅姐姐,我记得我们家在镇上有十多家店铺吧?好像其他镇子和临江城中也有很多铺子对吧?”

    “是的小姐,你问这个做什么?”姜梅点点头疑惑道。

    轻笑一声,柳青青指着蚊香对洛桑说:“大个子,听好了,你们的蚊香我全要啦,都给我点清楚,然后帮忙送到柳家去”

    说到这里,柳青青不待目瞪口呆的洛桑说什么,看向边上的姜梅说:“梅姐姐,等下你给他钱”

    姜梅反应过来了,连忙道:“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呀,蚊香再好我们也用不得那么多不是”

    “这你就不懂了吧梅姐姐,我承认你比我厉害,可其他事情你可比不过我呢,你想啊,蚊香这种东西我都知道好,若是我们全部盘过来的话,再加价分摊来卖,岂不是能给我们柳家带来很大的利润?怎么样,我聪明吧?”

    听到这番话,姜梅一愣,心道也是,也就由着柳青青去了。

    的确,姜梅虽然武技不错,但要说道生意上的事情还真比不过柳青青,这是天赋头脑问题,羡慕不来的。

    柳青青的话并未避讳洛桑他们,哪怕明着告诉对方我要拿你的东西去赚钱洛桑等人也只能干瞪眼,并不是说同意不同意的问题,而是东西在他们手中卖不出价钱甚至卖不出去,人家有市场有人脉就能卖大价钱,这就是事实。

    蚊香的事情搞定了,柳青青看了一眼周围的村民,好奇问整理蚊香的洛桑:“对了,那个谁呢?怎么没有跟你们一起?”

    “谁?”洛桑抬头茫然问。

    “就是那天和你们一起,长得很好看的那个人呀”柳青青打量周围回答道。

    洛桑懂了,笑道:“小姐问的是恩公吧?喏,他在那儿呢”

    说话的时候,洛桑回头指了一下身后茶楼靠窗位置的刘秀。

    看到刘秀,柳青青又好奇的问:“你叫他恩公?他不是你们林边村的吗?对了,他叫什么名字?”

    “恩公救了我的命,更是我们整个村子的恩人,当然叫他恩公了,恩公不是我们林边村的人呢,他说他叫刘秀”洛桑挠挠头回答道。

    面对柳青青这样的人物他内心压力有点大,加上脑袋不是很灵光不善于撒谎,是以干脆把柳青青问的问题都回答了。

    “不是林边村的人?却是林边村所有人的恩人?刘秀么?好奇怪的名字……”

    得到洛桑的回答,柳青青喃喃自语一番,看到那边的刘秀,她反正闲来没事儿,加上心下有点好奇刘秀的来历,于是干脆迈步向着那边走了过去。

    此时茶楼窗户边,刘秀双目看着外面的街道,眼中似乎没有焦距。

    说书先生已经走了,茶楼陷入了喧闹,从那说书先生口中,刘秀得知这个世界并无国家概念,而是强大的武者掌控一切。

    虽然这点对于刘秀来说有些匪夷所思,但这却是事实,周围的人谈论的也没有丝毫关于国家持续这种话题的。

    之前柳青青在外面把洛桑他们的蚊香全部都卖了的时候,刘秀心中正在琢磨事情是以并未注意道。

    感官敏锐的刘秀感觉到有人直接朝自己走来了,意外的发现是柳青青,但他并未在意,依旧看向窗外。

    “你在看什么?”柳青青来到刘秀对面好奇问,跟着看了一眼窗外,人来人往没什么特别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