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我在看人生

作品:《南山隐

    “我在看人生”刘秀没有回头,甚至都没有招呼柳青青,依旧看着窗外,似乎是在回答柳青青的话,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听到刘秀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柳青青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人生?什么人生?”对于刘秀的话,柳青青简直理解不能。

    刘秀微微笑了笑,却没有言语,那句话似乎提醒了自己,他的目光重新有了焦距,面对窗外人来人往的画面看得津津有味。

    柳青青顿时就郁闷了,有点委屈又有点气鼓鼓的问:“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倒是说呀,看什么人生?”

    回头看了柳青青一眼,刘秀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接着再度回头看向窗外,指向某个方向说:“你看那边,对,就是那边,一男一女两个小屁孩,看到了吗?他们追逐嬉戏打闹,无忧无虑,咦?那小女孩追不上小男孩哭了,嘿,小男孩也聪明,居然不知道哪儿掏出一棵青果子把小女孩逗笑了,可是小女孩却被酸得小脸都皱了起来……”

    刘秀所指的画面柳青青都看到了,顿时无语道:“俩小孩有什么好看的?还是说你这么大个人了依旧童心未泯?”

    摇摇头,刘秀并未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又指向另一个方向说:“你再看那边,看到了吗?对,就是那一对少年男女,他们相隔一段距离,眉目传情,相互之间的每一个眼神都能让对方脸红心跳,那种羞涩的甜蜜你能感觉道吗?明明恨不得和对方耳鬓厮磨,但不得不顾忌周围的人而不敢挨在一起,咫尺天涯说的就是他们呢”

    这幅画面柳青青也看到了,不过却有点脸红,啐了一口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人家怎么样你管得着吗?哪儿有你这样直勾勾看着的,羞不羞?”

    摇摇头,刘秀又指向另外一边的一对青年男女,说:“你再看那边,他们应该是新婚燕尔,男人给那家饭店抗粮食过去,虽然累得满头大汗却无怨无悔,因为他每当回头看到妻子的笑容内心都充满了欢喜,他肩上扛着的不是别人的粮食,而是自己的家,是一个男人的责任,反观那女子,她心疼自家男人那么辛苦,所以明明没有多少力气却依旧要去帮忙,甚至还给自家男人擦汗安慰,他知道那是自家男人的责任,没有劝阻,只能力所能及的帮忙”

    不待柳青青说什么,刘秀继续指着另一处说:“那边,对,就是那个男的,他抱着一个还早在匆忙的跑,孩子应该是生病了,他急得不行,后面跟着鞋都跑丢了一只的女子应该是他媳妇,脸色苍白似乎魂都吓没了,万幸,看那小孩应该不是什么大病,他们进医馆了”

    “还有那边,那对老年夫妇,他们在骂一个青年男子,那个青年应该是他们的儿子,对方不以为意的姿态显然把两老气得够呛,另一个女子在他们身边安慰这才让他们好过心情好一些,看到没,那对夫妇看着边上的一个小孩,居然一点都不生气了”

    “然后那里,那颗树下纳凉的一对老人,嘿,那老头喝茶哼曲悠闲着呢,边上的老婆婆嘴里絮絮叨叨,却不忘给老人扇风驱赶蚊子,哦,他们起身相互搀扶着走了”

    “唔,那边那个老爷爷好可怜,孤零零的一个人,都快走不动了,他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看了好几个方向,最后,刘秀转头看向一脸茫然的柳青青说:“你看到了吗?那就是人生,那就是我看到的人生,没有那么多轰轰烈烈,只有平平淡淡,可却是那么的温馨那么的美好”

    “我……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柳青青一双漂亮的眼睛里面都快起蚊香圈了。

    耸耸肩,刘秀说:“你不是问我在看什么吗?我在看人生啊,那些就是我看到的人生”

    柳青青眨了眨眼道:“额,那样你就看到人生了?”

    “对啊,你想想之前我指给你的几个画面,俩小孩,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最是一生中纯粹的时候,那对少男少女,他们心意想通,往往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脸红心跳,人生最甜蜜的时光不过如此,还有那对年轻的夫妇,他们成为了一个家庭,相依相偎,哪怕再苦再累也不离不弃,至于有小孩的中年夫妇,他们已经到了为儿女操劳的时候,孩子就是一切,是他们生命的延续,所以孩子只是生了一点小病他们就被吓得几乎魂飞天外,嗯,那对老年夫妇,他们儿孙满堂,吵吵闹闹再寻常不过,儿媳知书达理从中调和,孙儿更是他们一家妥协的根本,树下的那对老人,他们已经快要走到生命的尽头了,一辈子风风雨雨走过来,接下来已经是他们此生最后的时光,所以他们都很珍惜彼此,不管到哪里都在一起,最后的那个老人,他孤零零一个人,在街道上寻觅,或许是在寻找曾经的记忆,或许是在回忆当初的美好,他的眼中已经看不到神采,或许对于他来说,生命已经没有意义了吧……说了这么多,我只想告诉你,这就是我看到的人生,童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一直到最后快走不动的时候,完整的一生,人这辈子,大概不过如此了”刘秀表情平静的解释道。

    听了刘秀的这一番话,柳青青怔怔的看着窗外沉默了,眼神没有焦距,心弦像是被狠狠的拨动了一下,眼神依次划过那些画面,看到俩小孩她心头欢悦,看到少年她心头羞涩,看到青年她心疼苦涩,看到中年夫妇他有些心疼,看到老年夫妇她心头复杂,看到老人,她却心头万分惆怅……

    “这便是人生么?完整的一生,平平淡淡,这就是一生啊,人生短短几十年酸甜苦辣咸皆尝到了,没有轰轰烈烈,却让人心底仿佛经历了一个轮回……”柳青青喃喃自语。

    她的双目有点发红,娇躯在微微颤抖,心底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却无论如何都抓不住。

    总之,听了刘秀之前的一番话,她整个人似乎都有了点微妙的变化。

    当柳青青陷入自己思绪的时候,刘秀也在想一些事情。

    他之前的确是在看人生,不过却是在了解一些这个世界的情况之后才有的想法,此时他已经看明白了,不管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他自己的日子还是得过下去。

    曾经商场的尔虞我诈已经太累,以后一定要过得轻松点,看花开花谢,看云卷云舒,怎么舒服怎么来……

    嘴角勾起一丝微微的弧度,刘秀心中默默道。

    刘秀的那番话,跟在柳青青身后的姜梅也听到了,不可否认,她内心也感触良多,但她毕竟不是柳青青那样的小女孩,心智已经成熟,不那么容易被感染,很快脱离思绪,担心的看向柳青青。

    不知不觉已经夕阳西下,刘秀抬头,正视柳青青,开口打破沉默道:“柳青青姑娘是吗?不知你来找我所谓何事?”

    柳青青收回目光,深吸口气,看向刘秀声音沙哑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啊,刘秀,这世间一个最普通不过的过客,姑娘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刘秀笑道。

    怔怔的看着刘秀,柳青青莫名笑了一下,旋即直接坐在刘秀对面,一只收拖着下巴眨眼说:“我是来找你谈一笔生意的”

    “生意?姑娘和我有什么生意可谈的?”刘秀好奇道。

    柳青青说:“那蚊香应该是你弄出来的吧?就是这个生意,外面村民们的蚊香我已经全买了,以后也把蚊香都卖给我如何?不管有多少我都买”

    “蚊香的确是我弄出来的,不过却是交给村民们一个小小的活命本事而已,我已经交给他们了,后续我也不打算管了,你若是要谈生意的话,去找村长吧,想来应该没有问题的”刘秀心道原来如此,于是开口道。

    据他观察,柳青青应该不是坏人,林边村以后的蚊香都卖给她的话,应该不会吃太大的亏,而且卖给柳青青他们还省的跑那么远的路呢。

    “如此的话,就这么说定了,我后续会派人去林边村谈这笔生意的”柳青青睫毛弯弯的笑道。

    点点头,刘秀起身说:“行,没其他什么事情的话,我得走了,太阳下山,等下还得摸黑回村子里去呢”

    说话的时候,刘秀招呼小二过来买单,然后迈步走向门口,他已经看到了外面洛桑等人已经收拾完毕。

    “喂,刘秀是吗?外面那个大个子说你不是林边村的人,你是一直住在那里吗?”柳青青起身看着刘秀的背影问。

    “不,我不住林边村”刘秀没有回头回答道。

    “那你住哪儿?”柳青青咬了咬嘴唇问。

    挥了挥手,刘秀说:“我住在山里,很深很深的山里……”

    话音落下,人也已经渐行渐远。

    柳青青看着刘秀他们离去的方向,久久没有收回视线,之前刘秀的一番话,对她还不太成熟的内心的触动很大,是以蚊香生意谈得也有些敷衍。

    之前柳青青和刘秀说话的时候,姜梅没有插话,尽量做好一个护卫的责任,但此时却不得不开口担忧的看着柳青青问:“小姐你没事儿吧……”

    (求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