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去休去休

作品:《南山隐

    回到青柳镇租住的小院,熬药到天明,喝下练习养身功,直到吃完早餐刘秀才有点回味过来,啧,昨天还真是奇妙的一天。

    送别了柳青青,遇到一个叛逆的文青沈风,喝了一天酒,半夜居然见识到了真正的武者……

    “别说,平淡悠闲的日子偶尔有一两次这样的经历也算是不错的调剂”

    昨日之日已去,人呐,总归是要回到自己生活的。

    稍微回忆了昨天的经历,刘秀踏着朝阳带上钱出门,他要采购一番,然后回山里去,此番出来学习文字的目的已经达到,他有点想‘家’了。

    其实世间大多数人不管去了什么地方,见识了什么样的人,亦或者经历了什么,只有在自己的家里才能完全放松下来,所以家是心灵的港湾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这次出门采购,刘秀主要是买书,买足够多的书,顺带买点生活用品,直到把身上的钱全部花光为止,他都准备回去了,留着钱在身上也没用不是。

    在青柳镇上采购几圈下来,刘秀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个世界的钱,在某些时候很值钱,可在某些时候又特别不值钱。

    打个比方,面值最小的铜板,在普通人手中两个就能买一斤大米,关键时刻能救命,然而在其他地方这个钱就不那么值钱了,比如买书,哪怕最便宜的一本书,价格都没有低于一个银币的!

    “说到底,很多时候并不是钱不值钱,而是在不同的人手中,钱能衡量的价值是不一样的,就拿我来说,一百个金币绝对要比一棵银线草珍贵无数倍……”

    下午时分,采购回来的刘秀在院子里面整理买来的东西心头嘀咕。

    两棵银线草卖给柳家,换来了一百个金币和柳青青教认字,那一百个金币刘秀之前总共花费不到两个,剩下的九十八个金币他拿去买了一大堆书回来,只要是书他都要,好在青柳镇并非什么文风鼎盛的地方,刘秀的钱花得差不多的时候,市面上不同类型的书也每种都几乎被他买完了。

    这些书便宜的只要一个多银币,贵的刘秀足足花了三个金币还多一些,要说刘秀现在的书最值钱的一套还是要数柳青青送给他的字典,价值十多个金币呢,然而青柳镇上根本就买不到,显然柳家也是从其他地方得来的。

    近千本书,分门别类的装在箱子里,加上其他例如笔墨纸砚之类的一些日用品,重量相当可观,近千斤呢,用牛车拉都够呛,当然,对于刘秀来说算不得什么。

    把所有东西都用绳子栓在一起固定好,刘秀琢磨片刻,决定还是明天一早再出发好了,带着这些东西行动肯定会受到影响,这个时候已经下午,就今天不一定能回到山里。

    有了决断,刘秀也不忙了,让小二送来点吃的,他随意抽出那部字典中的一本看着打发时间。

    刘秀的想法是,先把字典看完再看其他的书,这样就可以避免到时候遇到不认识的字还得去翻字典。

    不得不承认的是,刘秀的强迫症又犯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不知不觉一天就这么过去,第二天一早,刘秀喝药练习养身功吃东西洗漱,然后去找店家退房,完了将昨天整理好跟小山一样的东西倍在背上,在店家目瞪口呆中离去。

    刘秀走的时候还早得很,街上没几个人,带着那么多东西离去的画面倒是给这里的少数人们留下了不少谈资……

    去休去休,回山里猫冬,待来年春暖花开之时,再好好游历一下这个世界。

    离开镇子后,刘秀加快脚步,一路烟尘滚滚跟大队人马经过似得,他也很无奈啊,背那么多东西阻力大,周围空气翻涌加上天气干燥不烟尘滚滚才怪了。

    阻力大了他就快不起来,倒不是不能更快,主要是怕把东西给弄坏了,绕是如此,刘秀估摸着以自己的速度今天下午也能回到竹屋那里。

    这会儿刘秀不禁羡慕起武者来,如前夜见过的蓝月,速度极快却又不弄出太大的动静。

    “想必那就是所谓的‘轻功’吧?要是有机会的话倒是可以学学,用来赶路真心不错,虽然我全速前进速度飞快,但未免动静也太大了点,空气轰鸣不说还留下一股气浪,和武者的轻功比起来总感觉low爆了,简直野蛮!”

    一边赶路一边吐槽自己,刘秀也没去林边村的打算,直接拐了个弯往深山而去。

    此番出来,刘秀学到了这个世界的文字语言,还交了一个朋友,见识了武者,总的来说收获满满。

    给柳家的两棵银线草解决了柳家的麻烦,至于银线草落入练筋境武者赵望山手中他会拿去做什么刘秀就不得得而知了,也没去贸然打听人家的隐私。

    刘秀不知道的是,镇上的赵望山这会儿正从一家药铺带着大包小包的药材返回住处,回到家之后他下意识摸了摸脖子,哪怕事情过去了一天他也依旧有点心有余悸。

    每当想到脖子上被蓝月驾着的那把剑赵望山浑身都有点冷飕飕的,那天晚上回来后第二天他都没敢出门,可想而知蓝月给他内心造成了多大的阴影。

    这几天总算是把药材都配齐了,看着满屋子的药材赵望山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他又翻箱倒柜把珍藏起来的两棵银线草取了出来,看着这两棵银线草他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笑容,自语道:“银线草,练筋境武者不可多得的辅助修炼药材,市面上百金难求一棵,几乎都被门派大家族垄断了,没想到小小青柳镇柳家主动送给了我两棵,原本我只打通了三条经脉,以为年老体衰此生无望更近一步,未曾想柳暗花明,这银线草一看就是上品,药效更好,配合其他药材,一棵恐怕足以让我打通两条经脉,两棵全部服用,有希望让我达到打通七条经脉的程度,如此一来,人体十二正经打通大半,在练筋境也能称得上高手了……”

    畅想一番未来,猛然之间想到了那天晚上的遭遇,赵望山激动的心却宛如当头一盆冷水泼下。

    那个女子是谁?她转瞬就出现在自己眼前,要取自己性命简直易如反掌,如今什么境界了?她才多大?怎么练的?

    想到这些,赵望山心头满不是滋味,连带看着能帮助自己突破的银线草也不是那么热切了。

    “就我这样的,一辈子也就练筋境到头了吧?既然如此,我还练个什么劲儿,再练下去也就这样了,何不把机会留给年轻人呢……”

    想到蓝月,赵望山内心受到打击,身为武者那种热血的心也逐渐冷却了下来,猛然之间有了收徒的念头。

    自己不行,何不培养一个出色的徒弟出来?如此一来,自己练武一辈子都没有侠名流传的心愿,是不是能在徒弟身上实现呢?

    越想越觉得有搞头,赵望山彻底不想浪费银线草了,这东西对他来说可遇不可求,于是将其和其他药材一起收好,装作普通人的样子向学堂方向走去。

    他决定在那些学生里面寻摸一个好苗子进行培养,如果运气好遇到个天赋不错的,在自己教导下,十年有望练体圆满,再配合银线草打通几条经脉让其闯荡江湖,搞不好自己的心愿真的能实现!

    赵望山这是自己不行就指望徒弟了。

    作为教书先生,学堂中的学生他都熟悉,前去的路上脑子里面一下子就冒出十多个品行不错的……

    赵望山的改变刘秀不知道,他紧赶慢赶,从青柳镇出发,三个多小时就来到生死崖下了。

    来到这里,让刘秀意外的是,他在这里居然遇到了十来个林边村的村民,最熟悉的洛桑赫然就在其中。

    当刘秀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也看到了刘秀,毕竟刘秀到来的动静未免太大了点。

    “恩公,你这是从外面回来?”洛桑立即上前微微躬身问。

    刘秀放下东西,点点头道:“出去办了点事情,对了,你们这么跑这儿来了?”

    “恩公怎么不去村里坐坐呢?哦对了,我们来此原本是想绑上一根白布条有事情找恩公的”洛桑挠挠头道。

    “我的事情有点急,就没去打扰你们了,你们找我什么事儿?”刘秀随意瞎扯,把问题又丢了回去。

    那边洛桑憨厚的笑道:“是这么回事儿恩公,这不快深秋了嘛,不久后就要大雪封山了,恩公一个人住在山里不方便,村长就让我们来找你,看看你有什么需要购买的东西没有,村里今年蚊香赚了些钱,其中一半都给恩公留着呢,大家伙知道恩公不需要钱,就合计着给你添点东西,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儿”

    洛桑不善言辞,磕磕绊绊总算是把意思表达清楚了。

    听了这番话,刘秀心有感触,这帮村民还真是淳朴得可爱,从自己这里得到了好处,不但没有得寸进尺,反而是想方设法的想要报答,原本刘秀还怕出现那种升米恩斗米仇的蛋疼戏码呢,如今看来自己是想多了,至少目前并没有发生那样的情况。

    拍了拍自己带来的一堆东西,刘秀笑道:“你们的心意我领啦,该买的东西我都买好了,嗯,现在天色不早,我还得赶回去呢,况且这深山老林的也不安全,你们也早点回去吧”

    没有能帮到刘秀,一帮村民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纠结片刻,其中相对精明一点的洛山说:“刘先生,要不你看这样如何,我们大雪封山前的这段时间,半个月来这里看一次,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就写下来放在这里,到时候我们直接拿着你的吩咐去办怎么样?”

    尽管估计觉得自己没什么好麻烦他们的,可刘秀也不好拒绝他们的好意,于是迟疑道:“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不麻烦,反正大雪封山之前这段时间我们也没什么事情做,进山来也能顺便打点野味回去”洛山见刘秀没有拒绝,顿时笑道。

    刘秀一琢磨也是,于是点头说:“行,那就这样吧,山里不安全,你们出去的时候小心一点,我也回去了……”

    一番告别,刘秀在村民们目瞪口呆中,带着小山一样的东西快速上了生死崖消失在山那边……

    (求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