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秋雨夜读书

作品:《南山隐

    秋意凉,落叶忙,百草枯黄,鹿鸣啾啾,红霞半天意苍茫……

    落日余晖下,刘秀带着一大堆东西走出丛林,站在山下平原边,看着那山,那树,那草,那水,恍惚间他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很长时间了。

    来时春荣之际万物勃发,那时一无所有夜风微凉,经历了盛夏,走过了硕果累累的金秋,不久后,他将引来天地苍茫的凛冬。

    如今他有了一个遮风避雨的家,不必为了食物而担忧,也不在为安全而担惊受怕。

    思绪飘远,刘秀方仿佛历了一个轮回,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经历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可是,这么久了,曾经的那些记忆不但没有因此而变淡,反而在他脑海越发清晰。

    独在异乡为异客,一无所有又如何,凭借自己的双手,只要不放弃,生活总是充满了希望,日子必定会越来越好……

    走在枯黄的草地上,脚下沙沙作响,偶尔惊起野兔锦鸡四下逃窜,在刘秀看来,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

    他毕竟不属于这个世界,或许百年后,他也不过只是这世间一个微不足道过客,此地与世隔绝,外界纷扰影响不到这里,也唯有在这里刘秀才能感受到那一份宁静。

    或许,孤独的心,唯有在孤独的地方才能得到寄托吧……

    心有所感,刘秀看向远处的湖泊中心之处笑着点了点头,那里,微微涟漪扩散,渐渐归于平静。

    此地虽然看似平静,却不是任何人都能踏足的。

    逐渐接近自己的竹屋,哪怕只是出去了几天时间,刘秀却一如上次出去归来一样,有一种游子归家的感触。

    只是,这里没有人会因为他的到来而出门迎接罢了。

    心头微叹,刘秀正要拾级而上进入竹楼,却猛然愣住。

    竹楼内,一道银色身影飞出,很快来到他的身边,围绕着他盘旋几圈,然后落于他的肩膀轻蹭他的脖子。

    是刘秀取名为小白的银色大蜂子,它出来迎接刘秀了。

    不但如此,就在小白出现的时候,房前屋后,草丛中,一只又一只拳头大的黑色蜂子飞出,它们嗡嗡嗡盘旋,宛如一片黑云以刘秀为中心飞舞。

    数不清到底有多少只让常人见了心惊胆战的大蜂子,它们环绕着刘秀,却没有攻击他,反而像是在翩翩起舞迎接刘秀归来。

    如此情况刘秀微微一愣,想到了当然小白吐在自己手上的那一滴水滴,或许正是因为那东西的原因,周围的蜂群才没有攻击自己。

    轻抚肩上似乎又长个了的小白,刘秀心头暖洋洋的,心中那一份寂寥一扫而空,笑道:“小白,你有心了,谢谢你,谢谢你们”

    小白不会说话,却似乎听懂了刘秀的意思,展翅绕着他飞了两圈,亲昵的去碰刘秀的脸颊。

    有小白相伴,刘秀不再孤独,甚至周围嗡嗡嗡的蜂群飞舞他都不觉得吵闹了,反而无比亲切。

    “让你看家你却把手下招来,去吧去吧,这么多天不在家,恐怕都落灰了,我得整理一下”和小白亲昵片刻刘秀笑道,他只是心有感触而已,并没有那么脆弱,还不至于落到让小白来安慰的程度。

    小白展翅飞起,又绕着他飞了两圈,然后向山那边飞去,黑压压的蜂群跟随。

    不一会儿,竹楼这里再次变得安静下来。

    走进竹屋,先把带回来的东西分门别类的放好,躺在自己的竹床上,心道还是家里舒服啊。

    出去几天,家里难免落灰,尽管夜幕降临,刘秀却也起身去打水来把里里外外都擦拭了一遍,如此这般,倒是稍微恢复了一点人气。

    踏着夜色,刘秀有出门去逮了一只肥硕的傻兔子,抓了一条肥鱼回来,不疾不徐的给自己做了一顿不是很丰盛的晚餐犒劳自己,算是自己给自己接风洗尘了。

    把一记药放在火塘上煨好,躺在床上,刘秀的心彻底平静了下来,接下来的日子,又将归于平静了。

    清晨,天刚亮的时候刘秀就醒来,出门看了看天色,昨天还艳阳高照,今天却是天气阴沉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一场秋雨一场寒,秋风吹来,刘秀不禁感到一阵凉意,这是深秋了呢。

    好在他体质过人,寒风吹拂他并不觉得冷。

    尽管下雨,他依旧风雨无阻的出门练习养身功,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秋雨淅淅沥沥,吃饭洗漱后,刘秀也乐得清闲,在竹楼二楼给自己泡上一壶茶,拿出一本字典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真观看。

    字典是一整套,几十本呢,绕是刘秀记忆力过人且翻阅速度快,当他将几十本字典中的字全部学完也足足花了五天时间,秋雨也整整下了五天时间……

    看完字典,这个世界十多万个字尽皆装在他的脑海,接下来他总算是可以去读书,从书中初步了解这个世界了,几乎不太担心遇到生僻字不认识的情况。

    清茶一杯,秋风相伴,翻书的声音不时响起,刘秀的心神沉寂于研读的第一本书之中,他读得不快,怕接下来整个冬天还没过完就把书看完而无聊。

    没有红袖添香,但刘秀自己却也乐在其中。

    他读书,不是走马观花的看,而是在边上摊开纸张,不时把书中的要点记录下来。

    第一本书看完,刘秀将其放好,看着自己做的记录不禁微微沉思。

    一直以来他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里毕竟不是地球,很多东西是有很大区别的,比如四时节气的划分。

    通过这本书刘秀了解到,这个世界也有春夏秋冬之分的,区别是时间问题。

    这个世界的一年时间足有二十个月,每个节气差不多五个月时间,而每一个月的时间足有三十六天!

    让刘秀有些搞不懂的是,这个世界一天的时长和地球那边差不多,大致也是二十四个小时左右,难不成这个‘世界’的体积以及自转和地球一样?

    想不明白,刘秀只能希望在其他书里能找答案了。

    啧,这里的一年时间差不多是地球的两年呢……

    除了这些之外,从这本书中刘秀还了解到,自己曾经熟悉的节日在这个世界都是没有的,重要的节日一共有五个,分别处在四个节气的某一天,似乎就是为了四个季节而出现的,其中年末的那一天又是单独的一个节日,类似于地球华夏的过年,对普天之下的人们有着独特的意义。

    这本书中重要的也就这些了,至于时间的划分以及节日的来历是何人制定这个倒是没有提及。

    摇摇头,把笔记放好,刘秀又随意拿起另外一本书看,这本书居然整理的是一些出名的诗词歌赋,看完后刘秀不得不感叹,一些诗词真的让人拍案叫绝,其精彩之处完全不下于地球那边华夏古代某些大文豪的名篇。

    “虽然世界不同,人也不同,可人们对天地天地自然的美好却有着独特的感悟……”

    从这本书中刘秀不只是感受到了那些文人风骚,也从中了解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沧澜江,浩浩荡荡三万里,这到底是文人的夸大还是的确有那么雄壮?避空寺,神神秘秘的,多篇诗句都有提及,却也只是只言片语,一剑峡,那真的是武道高手一剑斩出来的?到底是一副何等景象?望月峰,那里真的是最为接近天上明月的地方吗?还有枯骨山,真的是由枯骨堆积而成?无尽海,千里花海醉花荫,迷失森林……”

    喃喃自语,看了那本诗词书籍,刘秀知道了有这么些地方,可总结后内心却忍不住震撼,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其浩瀚波澜的程度几乎超乎了刘秀的想象!

    越是读书刘秀就越发的感觉到这个世界的神秘,自己了解的恐怕也就沧海一粟罢了。

    做好笔记,把重点记好,刘秀觉得,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那些地方看看,亲身体验一下这个世界的波澜壮阔。

    其中某个诗篇中也提过生死崖这个名字,一笔带过而已,刘秀无法确认上面写的到底是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生死崖。

    又翻出一本新书,这本却是介绍一些寻常草药的,看完后刘秀再度陷入了沉思。

    其中介绍的草药,有些他认识,有些他不认识,只是名字不同罢了,让他诧异的是,这本介绍常见草药的书里面,他居然没有看到有关银线草的介绍!

    难不成银线草已经脱离了寻常草药的范畴?

    “读书识字烦恼生,知道得越多心头的疑惑就越多啊,明白了一些东西后,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多的困惑……”

    摇摇头,放下这本书,刘秀又拿起了另外一本书。

    翻开看了几眼,刘秀轻咦一声,这本书不厚,只有寥寥二十多页而已,不知道是谁写的,上面居然简单的介绍了有关于武者的信息。

    写这本书的人明显不是武者,说得并不详细,作者在其中并未阐述武者该如何修炼或者境界划分之类,只说了一些诸如武者是如何的超然物外,常人在他们眼中只是蝼蚁之类的,说白了大概就是写这本书的人在感叹命运的不公。

    将这本书总结一番,刘秀隐隐约约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所谓的武者,似乎和这个天地间的某种特殊东西有关。

    “那种特殊东西,在武者修炼的时候能潜移默化的改变他们的体质,嗯,翻译成我能理解的意思,能量?灵气?”

    想到这里,刘秀心头一动,自己在地球那边只能用来强身健体的养身功,在这里却有着不可思议的妙用,是不是也和这个东西有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