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阳春三月去踏青

作品:《南山隐

    目睹了邻居蜕皮,刘秀觉得自己的出行计划得稍作改变了。

    在他的计划中,这次原本是要出去趁着春暖花开踏青一个月时间的,这个世界的一个月时间,为此连路线都规划好了,可邻居蜕皮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很容易招来天敌,所以刘秀决定留下来观察几天。

    毕竟自己能安然的在这里活到现在很大意义上是邻居照顾的因素,或许能威胁到邻居的天敌到来自己帮不上什么忙,但刘秀依旧决定留下来,欠了人家的因果就要还,哪怕它并不知道,自己心安即可,反正几天时间也耽误不了什么事儿。

    刘秀估计五天时间就足够它读过虚弱期了,虚弱期之后的邻居加上蜕皮,恐怕会迎来又一轮的成长……

    啧,纠结啊。

    心头郁闷,纠结什么只有刘秀自己知道了。

    之前的整个冬天刘秀差不多把当初买回来的书都看完了,醉花荫是他这次出去的目标,从书中大概了解到那个地方距离临江城得有一万五千里左右,刘秀的计划是用二十五天时间到达那里,沿途领略一下各处风土人情,然后在醉花荫逗留两天看看那个所谓的情节就回来。

    现在计划有变,他不得不把预计旅途中的两个地点划掉,时间有点赶,不过问题不大,毕竟以他的速度全速赶往醉花荫的话估计也要不了一天时间,了不起动静大点……

    五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断,在刘秀强迫症的一遍又一遍规划路线中时间悄悄溜走,期间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邻居也没有露头,估计是隐藏起来去度虚弱期了。

    这天一早,刘秀练习完养身功吃了东西洗漱后,就背上早已经准备好的背篓决定出发了。

    ‘阳春三月’去踏青,他很是期待接下来的旅途,会遇到什么故事?会看到什么样的美景?

    又检查了一遍背篓,几本书,笔墨纸砚,最重要的还是三十副每天必备的药,然后就是一些调料和一把二胡,这些东西把背篓装得满满当当。

    认真嘱咐小白自己不再的时间帮忙清理一下田地里的杂草,回来后熬药犒劳它,又告诫大老虎看家,别欺负平原上的鹿群,然后刘秀再看了平静的湖面一眼就出发了。

    背着背篓腾身而起,整个人轻飘飘的往山外而去,不像当初出行那样搞出那么大的动静,这次他走得无声无息且速度不慢。

    来到生死崖的时候,刘秀突然停下了脚步,挠挠头看向家的方向。

    “我出门的时候关门了没有?关还是没关呢?万一老虎趁我不在跑屋子里给我弄乱七八糟怎么办?就它那体型恐怕得直接给我把屋子拆了吧!”

    纠结片刻,强迫症患者刘秀转身往回走……

    重新回到竹屋,刘秀发现门其实是关了的,尽管没有人看到自己神经质的举动,他还是尴尬一笑。

    又告诫大老虎不准靠近自己的屋子,刘秀真心转身准备出发了。

    而就在这时,湖泊那边传来了动静,刘秀好奇转身看去,却是邻居出现在了水面此时正看着他呢。

    从它那神采奕奕的样子刘秀就知道邻居完全度过了虚弱期,心道自己踏青回来它恐怕个头又有所增长了吧。

    “我出去旅游啦,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没,我帮你捎回来”看着邻居,刘秀冲着对方挥挥手道,尽管对方或许压根听不懂,可刘秀依旧将其当做了可以交流的一个人。

    巨蟒歪了歪脑袋,然后轰隆一声一头扎近了水里。

    “……”刘秀无语,自己这是出远门诶,难道你就不能稍微假意的送一下吗?

    摇摇头,太让人伤心了,好歹做了差不多一年邻居不是,刘秀决定立即就走。

    还不等他迈步,进入水中的邻居又哗啦一声出现了,冲着刘秀方向一甩脑袋,然后一块黑漆漆的物体就冲着刘秀飞了过去。

    下意识接住巨蟒丢来的东西,刘秀一看,却是一片巴掌大的鳞片,通体漆黑,得有两厘米厚,而且很沉,那分量刘秀估计比同体积的黄金还沉。

    “送我一片鳞片是什么意思?”刘秀纳闷,再抬头一看,邻居又一头扎近水里去了。

    这次刘秀等了一会儿,邻居再没有冒头。

    这是害羞了?

    摇摇头,刘秀觉得自己想多了,看了看手中的鳞片,心道这是它哪个部位的鳞片呢?背上的?不像,没有这么小,唔,难不成是它曾经还小的时候留下的?

    不想那么多,这是邻居的第一份礼物呢,刘秀贴身放好,这次是真的走了。

    从森林出来,刘秀宛如御风而行,不久后就来到了林边村外,稍微观察了一下周围,他看到田地里有很多村民都在忙碌。

    “今年没有洪涝,他们应该有一个良好的收成”

    心中这样想着,刘秀也没有去村子里面叨扰的打算,转身就欲往青柳镇去,然后看是乘车还是找商队搭伙花接下来的一天时间到达临江城。

    他这次是出来踏青旅游,可不是专门为了赶路,自然是怎么轻松怎么来,若是全速赶去醉花荫就为看一眼花海而错过沿途的美景和故事那得多遗憾?

    “刘先生?刘先生等等……”

    就在此时,刘秀身后传来了一个焦急的呼唤。

    转身一看,却是洛山火急火燎的向着刘秀跑来,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嘛,刘秀也不可能装着没看到,于是停下脚步。

    “刘先生,总算是看到你了”洛山来到刘秀几米外气喘吁吁的说道。

    刘秀等洛山差不多喘匀了才开口道:“洛山大哥找我有什么事儿吗?你似乎是专门在找我的样子?”

    “刘先生,我的确找你有事儿,为此开春以来整个村子都在留意你呢,刚才有人看到你就第一时间告诉我了”洛山点点头道。

    刘秀好奇问:“找我什么事儿?”

    问话的时候,刘秀心说如果是什么耽误自己行程的事情能推就推了……

    “是这样的刘先生,这儿有两封你的信,都放我这儿很久了,我们没法给你送到山里去,只能在这里等你出来”洛山掏出两封信递给刘秀说道,并非刘秀预料中那样有什么事情麻烦他。

    刘秀意外的接过两封信一看,落款却是柳青青,于是点头道:“信我收到了,多谢洛山大哥,额,那个不好意思,还有什么事儿吗?没事儿的话我有事儿得先走了,赶时间呢”

    洛山挠挠头道:“没其他什么事儿了,刘先生你忙”

    “那好,我就告辞了”刘秀笑了笑道,然后转身离去。

    其实洛山还想问问今年他们村继续做蚊香关于刘秀的意见的,不过听刘秀似乎有事情赶时间就没说出来,毕竟距离夏天还有一段时间,不急,还有就是去年他们村做蚊香不是挣了钱了嘛,还和镇上柳家搭上了点关系,日子好过了,村里很多单身男子都订婚了,想问问刘秀有没有时间过来喝喜酒……

    这边刘秀离去,边往青柳镇赶边拆开柳青青的信看,当初柳青青知道刘秀和林边村的村民一起的,信寄到这里刘秀也不奇怪。

    两封信,其实内容都不是很多,加起来也就五六百个字的事情。

    第一封信看日期是去年柳青青去了临江城不久寄来的,信上说她已经顺利加入铁甲军预备役,而且也学到了真正的练体功法,其中特意说明功法不能外传就不告诉刘秀具体了,然后其他人也挺好相处的云云,都是一些琐事。

    字里行间刘秀感受得到柳青青的那种喜悦,也是,她柳家不再受田家威胁了,而且她也完成了想要成为武者的梦想,尽管这个梦想才刚刚起步,高兴也是难免的。

    第二封信是差不多一个月前寄来的,内容却是柳青青在抱怨,说修炼功法太苦了,而且考核也很严格,一旦考核不达标就有被逐出预备役的危险,还说尽管同期的人相处虽然都很融洽,可竞争压力也很大,那种紧张的气氛让她是多么提心吊胆云云。

    信上柳青青还‘顺带’提了一下,她说她在同期近万预备役中每次考核成绩都挺靠前的,具体多靠前她没说,只说了不止一次有人夸她练武天赋好,以后有很大的机会成为铁甲军真正的一员,至于标准是什么她就没提了。

    看完第二封信,刘秀笑了笑,那姑娘,前面说有多苦其实是在铺垫呢,真正想说的是自己如何优秀吧。

    小姑娘嘛,有了点成绩就想和人分享,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那种我和身边的人低调其实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的心态刘秀完全理解。

    年轻人不都这样嘛。

    尽管刘秀看似闲庭散步般赶路,却在两封信看完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青柳镇外。

    站在石桥上,下方水流哗哗,两岸绿柳吐新芽,远处田间农民劳作,尽管刘秀没有看到‘断桥残雪’的景色,但这春日里何时何地又不是值得每个人细细品味的美景呢?哪怕只是一棵草发芽那也是春天生命力的表现不是。

    石桥,绿柳,田野,小溪,田农,可惜没有照相机,要不然刘秀真想把这幅画面给定格下来。

    在石桥上驻留片刻,刘秀踏足青柳镇。

    来到镇上,目中所见,刘秀轻轻抿了抿嘴。

    常言道初春时节青黄不接这是有道理的……

    (求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