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有点失望

作品:《南山隐

    难得遇到真正的武者战斗画面,尤其是林江河这种颇有名气的天才人物,刘秀哪儿有错过的道理,站在岸边山崖上饶有兴致的看。

    至于夏海棠的告诫他压根就没想过这个问题。

    “当初林江河就斩杀过一条三十丈长的巨蟒,现在这条蟒蛇似乎还要大一点,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搞定,唔,都过去这么久了,林江河实力应该有所提升吧?再加上夏海棠,问题估计不大”

    刘秀心头嘀咕的时候,那边波涛汹涌的河道中心处,林江河已经与巨蟒厮杀了起来,夏海棠还在赶去的‘路上’……

    这一系列变故虽然说来话长,其实也不过是刘秀感觉到水底有东西之后短短十多个呼吸的事情,事实是当刘秀和夏海棠短暂对话之时那边就打起来了。

    林江河冲出河道,胸腹受伤持剑冷视百米外的花斑巨蟒,那巨蟒可没有和林江河放嘴炮的习惯,身躯一扭就冲了过去,湍急的江水丝毫无法阻挡它前进的身形。

    双眼一眯,林江河身躯紧绷,一踩脚下的巨石正面向着袭来的巨蟒杀了过去。

    那块不知道被江水冲刷了多少年月的巨石,在他一脚之下居然崩出了一个尺许的小坑!

    他身影腾空速度极快,常人的视线估计跟不上他的节奏只能看到幻影,不过岸边的刘秀却是看得真切,林江河冲出去的速度恐怕接近了百米每秒。

    “额,这么慢……”刘秀眨了眨眼心头愕然,似乎这小剑君林江河那么大的名气有点名不复其实哈。

    那边的林江河可不知道刘秀心中的想法,身影腾空之后,手中长剑递出,如电光激射,撕裂空气发出刺耳的剑鸣,涛涛江水澎湃的声音都无法掩盖。

    巨蟒与林江河飞速接近,待到双方不足三十米的时候,巨蟒血盆大口张开俯冲而下,似乎要将林江河一头吞掉。

    面对巨蟒的血盆大口,林江河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在空中无法改变方向,总之他依旧径直冲了过去,似乎有一种主动落入巨蟒口中的样子。

    “哦,他是想直接冲近巨蟒口中从软弱的地方下手,可是他就不怕真的被一口吞掉了吗?估计他自己有把我能逃出来吧”看大这一幕的刘秀继续在心中猜测。

    夏海棠依旧在赶过去的‘路上’,距离那边不足三百米了……

    眼看林江河就要落如巨蟒口中,可就在此时,那张着血盆大口的花斑巨蟒猛然喉咙一鼓,呼的一声喷出一股水柱。

    这也来的太突然了,林江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就被那鼓水柱给冲到了汹涌的河道中去,一点水花溅起,他整个人都不知道被汹涌的江水冲哪儿去了……

    “这蟒蛇玩阴的啊,那水柱应该不是它的天赋能力,估摸着是灌了一口江水在肚子里突然喷出的,嗯,似乎蛇类都有把东西吞肚子里,然后无法消化的再吐出来,如此也说得过去了,只是那林江河不知道抗不扛得住……”岸边的刘秀嘴里嘀咕道,巨蟒喷出的水柱应该还不至于杀死他。

    手持两把小刀的夏海棠依旧在赶过去的路上,距离巨蟒还有不到两百米了……

    轰!

    一口口水冲飞林江河的花斑巨蟒身躯一扭就扎进了江水之中,水面翻腾眨眼消失不见。

    砰~!

    距离那块巨石百米外的河道中,水面炸开,林江河狼狈的身影冲了出来,脚下急踩水面向着巨石激射而去。

    从他出水的地方,紧随其后的是一张恐怖的血盆大口开合,发出哐的一声巨响,如果林江河慢那么零点一秒的话,他就要葬身蛇口了。

    重新回到巨石之上,林江河分外狼狈,持剑警惕周围奔涌的江水,那条花斑巨蟒一击不中后再度潜入了水中。

    蛇性阴冷喜欢玩偷袭,宛如暗中的刺客一样随时准备给予致命一击,这种习性被花斑巨蟒玩得溜熟。

    这会儿夏海棠总算是赶到了巨石之上,双手握着小刀面色凝重警惕周围问:“林大哥,你怎么样?”

    “之前在水底修炼被那条巨蟒偷袭,我受伤了,实力发挥不出七成,而且这条巨蟒比去年我杀的那条更强大更阴险,这次恐怕麻烦了!”林江河神情凝重道。

    夏海棠点点头皱眉说:“既然这样的话,不易恋战,我们干脆暂时离去,等你养好伤后再来将其斩杀如何?”

    对于林江河的实力夏海棠是知道的,常人都只看到了去年林江河杀死了一条三十丈长的巨蟒壮举,却忽视了他的付出,实际上去年的那一战林江河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在床上躺了两个月才恢复过来。

    如今他受伤了,面对的还是比去年更可怕的巨蟒,再打下去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

    然而听到夏海棠的建议,林江河却是摇头道:“此时我们在河道中心,巨蟒潜伏在水中,你觉得它会给我们离去的机会吗?还有,它既然出现在了这里,就随时都会威胁到上游的码头……”

    “林大哥,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乃长河剑宗的得意弟子,纵然生命受到威胁了也要想办法将这条巨蟒斩杀让其不威胁到上游的码头?拜托好吧,你能不能别老是这种个人英雄主意,你忘了还有铁甲军?我们离去之后立即调集铁甲军战船下来,难不成数十张巨弩还杀不了这条蟒蛇?”夏海棠无语的打断林江河道。

    他俩在这里说话,巨蟒一直潜伏在水中,谁也不知道巨蟒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冲出发起袭击。

    林江河听了这番话有点尴尬,说实话,他此时真忘了还有军队这回事儿,一心只想着杀掉巨蟒解除威胁呢,他是‘侠客’,思维方式和夏海棠有些不一样……

    他俩在嘀咕啥啊?还有那条巨蟒,冒个泡就跑水里不出来是几个意思?

    岸边的刘秀看着这边无语道,你们倒是打啊。

    实际上见了林江河与巨蟒短暂的厮杀刘秀心头是有点失望的,他原本以为能看到‘激光枪’一样的剑气四射呢,如今看来,那林江河也还只是凭借单纯的强悍身体素质加上技巧在搏杀,还没有彻底脱离正常人的范畴。

    所以我自己对武者的误会很深啊,天底下哪儿有那么多如诗词里面描述的那种动不动就斩出百里峡谷的牛人……

    这边刘秀失望的同时,那边战斗再起。

    就在林江河被说得尴尬的那一刹那,巨石边上的水面轰然炸开,一条宛如钢鞭似的蟒蛇尾巴抽出,撕裂空气发出恐怖嗡鸣向着巨石上的两人扫了过去。

    “小心!”

    林江河与夏海棠几乎同时提醒对方。

    这一刻就能明显看出他们两人的差距了,林江河不闪不避,直接用手中的利剑去斩蟒蛇尾巴,反观夏海棠,火红的身躯如火焰精灵般跳动进行闪避而不是硬抗。

    常人眼中的话,夏海棠的动作只会在视网膜上留下火红的残影,而在刘秀这里,无论怎么看都有一种她在空中腾挪尬舞的感觉……

    砰~!

    因为事发突然,尽管林江河持剑硬抗巨蟒尾巴且几乎就要斩下十米长的一节了,然而在那股巨力碰撞之下,他整个人依旧被抽飞出去,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嘴角溢血,手中的长剑都差点脱手而出。

    “林大哥!”躲开巨蟒一击的夏海棠惊呼,见一击之后从水中冒头的巨蟒张口去咬人在空中无处借力的林江河,她一咬牙一跺脚,在巨石上借力冲了过去,手中两把小刀直指巨蟒脑后。

    “她那牙签一样的小刀子真的能对那么大的巨蟒产生威胁吗?”目睹这一切的刘秀心下好奇。

    老实说,林江河有小剑君的名头,当初听茶楼说书先生几乎都快吹上天了,夏海棠也和他同一个层次,可这战斗画面咋就那么让人失望呢?

    你们倒是咻咻咻的放剑气啊,跟四十米极光剑一样砍死蟒蛇才是正确姿势吧?

    这个得记在游记中,武者练脏层次还不能放剑气之类的手段……

    那边林江河眼看就要被巨蟒追上,夏海棠毕竟是在巨石上借力,比在水中受奔腾河水阻力游弋的巨蟒更快。

    她直接来到巨蟒的脑袋后方,两把小刀噗嗤一声插了进去,身躯微微一蹲向下一拉。

    嘶嘶~!

    两声皮肉撕裂的声音被淹没在江水咆哮的声音之中,夏海棠硬是凭着两把小刀在巨蟒脑后撕开了两道三米长的伤口。

    可尽管如此,那点伤口对于巨蟒庞大的体型来说依旧无伤大雅。

    巨蟒吃痛被激怒,放弃追杀林江河,脑袋一转冰冷的目光看向在自己身上借力飞跃的夏海棠,喉咙一鼓,又一道水柱喷出,瞬间就轰在了夏海棠的身上。

    这应该是它潜入水中后喝的水……

    砰~!

    被水柱一冲,连林江河都扛不住夏海棠更是不堪,身上传来撕裂般的剧痛,手中刀子都被冲飞一把,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着江水中跌落下去。

    “完了!”

    夏海棠心头绝望,她可没有林江河的本事,一旦落入涛涛江水中根本无法抵抗汹涌的江水,一旦被卷入水底就是九死一生的局面。

    那边看到这一幕的林江河神情焦急,可本身就受伤严重,这会儿还被蟒蛇尾巴抽飞控制不住身形呢,自身难保哪儿有那个力气去救夏海棠?

    “该死,怎么会变成这样!”林江河心头愤恨无比,此时他自己逃命的话应该还有机会,可夏海棠却要眼睁睁的死在这里了。

    “武者初始练体,其后练经,再后练脏,到了这一步也只是这样了吗?有点失望……”

    岸边目睹了全部过程的刘秀喃喃道。

    然后,他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以差不多音速却又没有弄出太大动静的速度无声无息间出现在眼看就要落水的夏海棠身后,一把拎住她的衣领轻飘飘的站在了汹涌的江面上,身影随着江水起伏而起伏。

    因为衣领从后面被刘秀拎着,夏海棠的大胸都被勒得变形了……

    对面远处,好不容易稳定身形踏水而行的林江河瞬间瞪大眼睛,突如其来的变化他险些忘了自己还在江中差点一头载倒下去。

    这边刘秀刚刚拎着夏海棠的衣领,那花斑巨蟒就张开血盆大口扑了过来。

    是你高估了自己还是低估了巨蟒?亦或者是觉得和林江河联手就能搞定巨蟒了?

    刘秀心头腹诽被他拎在手中的夏海棠,身影轻飘飘的一闪躲开巨蟒扑咬,来到巨蟒脑袋顶上方,一巴掌按在巨蟒脑袋上向着不远处的巨石落去。

    巨蟒那庞大的身躯被刘秀按着简直就跟被火车推着走没区别,反抗不能,然后直接被刘秀将其脑袋给按在了巨石上……

    将惊恐茫然的夏海棠放一遍,刘秀看着被按头的巨蟒,任由其庞大的身躯如何挣扎都没用,心道应该不是体型的差距,这条巨蟒估摸着体型再大一百倍也不能给我邻居那种压迫感,到底区别在哪里呢……

    (求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