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走啦

作品:《南山隐

    先一步来到岸边,刘秀举了举手中大蟒蛇尸体问赶上来的夏海棠:“把它放哪儿?需不需要帮忙弄城里去?不过先说好,都下午了,我得赶着去还租的小船,要不然押金就退不了了”

    夏海棠看着刘秀,莫名心头堵得慌,不过并未表现出来,翻了个妩媚的白眼说:“就丢地上吧,等下有人会来弄走”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在刘秀‘神奇’的目光中,手一翻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个竹管,上面连着一根小绳子,轻轻一拉,休的一声一道火光冲天而起。

    把花斑巨蟒的尸体丢地上,看到这一幕的刘秀心说这是信号弹吧,可问题是她从哪儿掏出来的?还有之前的刀子也不知道藏哪儿去了,这女人还真是神奇……

    后面林江河也赶上来了,冲着刘秀微微拱手道:“刘公子,我恐怕得先行一步了,有时间一定找你喝一杯”

    刘秀见他脸色苍白,尤其是胸腹血糊糊的,顿时明白,点头道:“无妨,伤势要紧,喝酒的事情不急”

    林江河勉强笑了笑,转身快步离去,他的伤真的挺严重的,若是不及时医治恐怕会落下病根不说,更有可能影响到武道之路那就严重了。

    林江河走后,刘秀看向夏海棠说:“我也得走啦,说好下午之前要还小船的,至于钱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让人帮我送来,你应该知道如何找到我,实在不行的话你说个地址我去取也行”

    “走吧走吧,你的钱少不了你一个铜板”夏海棠无语的挥手道,此时此刻经历生死危机的她已经没有心情和刘秀斗嘴了。

    刘秀也不以为意,丢下一句记得陪小船和船资的话,见夏海棠都在咬牙了于是转身就走……

    白坐我的船不给钱天底下哪儿有那么好的事情?再说,那小船也不是自己的,你给踢坏了也不能让我陪吧?

    离去的时候刘秀心头嘀咕。

    看着刘秀的背影,夏海棠微微皱起了眉头,表情有点纠结。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实力深不可测却不承认自己是武者,明明有那样的实力吧,心态却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若换做他人有他那样的实力,估计鼻孔都早翘上天了,一点都不懂得让着女人,且死钻钱眼,真是让人搞不懂”

    心头自语,夏海棠摇摇头,这一天过得还真是神奇,遇到刘秀这么个看不懂的人不说,还经历了一番生死刺激……

    这边刘秀离开后径直往上游停船的地方而去,他还得去还船呢。

    临江城来过了,也没什么好看的,柳青青没拜访得到,也见识了怒涛江真正的样子,刘秀决定明天一早就出发前往下一个地方,前提是要先拿到钱,这可关系到他接下来的旅游能不能过的舒心。

    当然,刘秀也不怕夏海棠赖账,而且对方也不至于赖账吧?毕竟一看就是富婆的样子。

    向着上游走了几公里,前方传来一阵轰鸣声,那是有大队人马赶来了,联想到之前夏海棠发的信号弹,刘秀站在路边好奇观望。

    不一会儿就有数百人从他跟前经过,这些人一看就是虎狼之师,一个个目光杀气腾腾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他们装备精良,穿着统一的漆黑铁甲,行走之间哗啦啦作响,腰间挂着长刀,背上背着铁胎弓,靴子上还有匕首,更是人手一杆寒光闪闪的长枪,可谓武装到了牙齿。

    “他们想来就是真正的铁甲军了吧?单就个人气息上判断,虽然不如青柳镇的赵望山,但也差不了多远了,全都是武者啊,有那么三五个配合的话,赵望山恐怕都不是对手,尤其是那一身装备,寻常人家恐怕几辈子都置办不起!”

    目送那一群人离去刘秀心头惊叹,就那数百人,若是面对林边村洛桑那种体格健壮的普通人,恐怕来几万也是一面倒屠杀的份!

    铁甲军,全部都由武者组成,如今刘秀算是见识到了,难怪临江城周边治安这么好,几乎没有听说哪儿有大股强盗的,有他们在,大股强盗除非活够了才敢跑这片地界找不自在。

    没去纠结夏海棠到底什么身份居然能招来铁甲军,刘秀来到停船的地方驾船逆流而上,回到码头后把小船还给了船夫,因为小船被夏海棠踢坏了一块,为此刘秀还陪了人家五十个铜板,他先垫着,过后找夏海棠讨要。

    然后刘秀辗转回到临江城,没去望月楼,找了个离城门口近的酒楼住下,方便第二天赶路,忙完这些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候了。

    找店家借来熬药的工具,把第二天要服用的药剂煨好,刘秀坐在房间点燃烛台的桌子上摊开白纸开始记游记,把这一天的经历都写下来。

    完了整理书稿放进背篓里,看着烛台刘秀莫名笑了下,摇摇头自语道:“外面果然不比山里,身在人间就难免与人接触,受此影响,连我淡然的心都变得活泼了很多……”

    总结一番,刘秀准备吹灯睡觉。

    这人呐,身在红尘哪儿能真正做到超然物外,悠居深山那是没法与人接触而已,真正处于人群之中,也不过只是芸芸众生的一份子罢了,有自己的情绪,有自己说话做事的方式,总之就是没法脱离人这个范畴。

    正在此时,两个沉重的脚步声来到了门口,且房门还被敲响。

    刘秀开门一看,却是两个身穿漆黑铁甲的人带着一口小箱子站在门外,从装扮和气息上判断,刘秀猜测他们应该是铁甲军无疑了。

    “敢问可是刘秀刘公子当面?”其中一人见到刘秀开口问。

    刘秀点头道:“是我,你们是……?”

    “刘公子,我家小姐命我们送这口箱子过来,说是与你约定好了的,请你过目”那人确认了刘秀的身份后把箱子放下说道。

    这是夏海棠给自己送钱来了,刘秀心如明镜,对方能指使铁甲军如仆人般办事人,应该不至于缺斤少两,刘秀也没真个去清点数目,点头道:“东西我收到了,你们去回复你家小姐,多谢”

    “如此的话我们就告辞了”那两人也干脆,放下东西就走。

    关上门,刘秀打开箱子一看,里面是一枚枚码好的金币,拿起一个掂量一下又放了回去,然后把整个箱子放到桌子上。

    “啧,至少五千金,当面不提救命之恩,看出自己需要钱就用这种方式回报,又很有度的没有多给,倒是心灵通透……”

    那小船才值多少钱啊,刘秀可不认为多出来的钱是夏海棠用来赔偿的。

    上床睡觉,这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

    隔天一早,刘秀起床服药练习养身功,在客栈吃了早餐就往城门口去,他的旅途才刚刚开始,路线都是规划好了的,得赶往下一个地方了。

    就在刘秀离开后不久,经过一夜彻底平复心情的夏海棠来到了客栈,她昨天看到刘秀喝酒,所以决定来找刘秀喝酒,她嘴上没有提救命之恩的事情,想要用这种无声的方式告诉刘秀自己并非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可她来到客栈一打听,却得知刘秀已经走了,这里不是望月楼,店家不敢得罪她,直接告诉了她刘秀往城门口的方向去了。

    “他要走?”夏海棠得到这个消息微微一愣,旋即立即出门骑马往城外追了过去。

    刘秀已经出了临江城大门,踏着晨露沿着大道南下,他的目的地醉花荫处于临江城南方很远之处。

    装钱的箱子不大,被他放背篓里了,几千金那可是实打实的,背篓很是有些分量,不过对他来说微不足道。

    他没急着赶路,嘴里叼着一根青草欣赏沿途风景。

    身后传来马蹄轰鸣声,刘秀随意往边上让了一下以免挡道,他可不是那种老子天下第一,道路中间我走了别人要么绕边上要么只能跟在后面的人。

    奔马来到他前方停了下来,因为没有危机感,刘秀之前也没注意身后是什么人,此时一看,却是一身火红的夏海棠。

    “咦?夏姑娘,你这是……?”刘秀看着她好奇问。

    翻身下马,夏海棠打量刘秀问:“你这是要走了?”

    “是啊,趁着春暖花开出来游玩,临江城已经看过了,我当然是要去下一个地方的”刘秀点头道。

    夏海棠笑靥如花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然后很随意的问:“原来如此,那你接下来准备去哪儿?”

    “不确定哦,四处走走看看吧,去不同的城镇村庄,会遇到不同的人,经历不同的故事,看不同的风景,未知才充满期待嘛,咦,你这是专门来找我的吗?什么事儿?”刘秀笑道,然后有好奇问。

    他虽然有规划旅游路线,却是只有一个很模糊的大致方向,所以这番话也不是骗夏海棠的。

    “这样啊,那祝你旅途愉快,找你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听说你走了来送送你”夏海棠抿了抿嘴笑道,然后牵马让开了道路。

    刘秀随意挥挥手说:“好意收到,那我走啦,也祝你武道之路更上一层楼,希望有一朝能听到你名满天下的事迹”

    这句话刘秀真的是很随意说出来的,一如当初用这句话送别柳青青一样……

    目送刘秀大步离去,夏海棠驻留片刻回城。

    “去不同的地方,见不同的城镇村庄,经历不同的故事和风景,临江城,也不过是你旅途中一处微不足道的短暂驻留地吧,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人生竟洒脱得让人羡慕……”

    (求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