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馋这口很久了

作品:《南山隐

    慢步于山水之间,走走停停,夕阳西下的时候,刘秀已经远离那处‘桃园’上百里,途中倒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却也没有再看到比那处桃林更美的景致。

    站在一处小山包上,刘秀看着夕阳晚霞,心头思索如何过夜的问题。

    前方倒是能依稀看到一个小村庄,不过据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如果自己这个陌生人贸然跑去的话,虽然不至于被赶出来,可也不会有人搭理自己,毕竟非亲非故不是,此间的底层村民大多都很淳朴,但该有的排外和警惕还是有的。

    “算了,今晚干脆找个地方露营……”

    琢磨片刻刘秀也不纠结了,了不起燃起一堆篝火就是,初春时节也不用担心蚊虫烦恼,而且这里不是山里,也不用太担心什么时候就跑出一头猛兽来,稍微注意一下周围就好了。

    有了决断,刘秀寻觅起露营地点来。

    巡视周围,猛一刻刘秀目光一定,然后视线转移至上一秒看的方向,紧接着,他眼中闪过一丝极度惊喜和难以置信!

    来这个世界这么久,没有多少东西能引起他内心太大波动的,可现在这样的事情却发生了。

    “到底是不是呢?”

    喃喃自语,刘秀带着期待和激动,立即下了小山往前方几百米外的一块田地而去。

    因为心中太过激动,刘秀动作不免快了一点,几百米距离可谓转瞬即至。

    这块田地里杂乱的生长着一些植物幼苗,幼苗最大的也不过十来厘米高,明显是人工种植的。

    让刘秀激动的正是这些植物幼苗,之前在远处看得不是很清楚,这会儿蹲在田地里看,刘秀是越看越激动。

    “是了,真的是这东西,居然有这种东西……”

    仔细打量跟前的植物幼苗,刘秀喃喃自语,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居然有这种东西,而且是人工种植的!

    可是,来这个世界这么久了,也没见过有人把这种东西的真正用途开发出来啊,那么有人种植这东西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心念闪烁,此时此刻,刘秀觉得,自己这次出山最大的收获就是眼前的作物幼苗无疑了,即使后面的风景再让他失望都不虚此行!

    刘秀曾经是个农村娃,虽然谈不上认识所有作物,却也不至于像一些城里人那样觉得大米是树上长出来的。

    眼前的植物幼苗他认识,甚至小时候家里还种植过,一段时间还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呢。

    “烟苗,这个世界居然有烟苗,而且还是人工种植的……”

    刘秀轻轻拨弄眼前的烟苗,内心被惊喜和激动取代。

    此时呈现在他眼前的居然是烟苗,认真观察过后确认无疑!

    看到烟苗,刘秀就想到了香烟,下意识吞了口口水,这是多久没抽过了?刘秀都快忘了烟的味道。

    刘秀曾经虽然烟瘾不大,但每天都抽已经成为习惯,然而来这个世界之后他就被迫戒烟了,如今看到烟苗,他心底的馋虫就被勾了起来。

    有了烟苗,以后就有烟抽了,虽然没有曾经抽的精致香烟来的舒服,可弄成烟丝卷个大喇叭怀旧一下也是不错的嘛。

    想到烟的味道,刘秀就喉咙发痒,然而眼前的烟苗并不能抽,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

    轻轻呼出一口气平静心情,刘秀心说烟苗都出现了,‘来一根’的事情还会远吗?

    强迫自己不去想烟的味道,打量眼前的烟苗地刘秀若有所思。

    他小时候家里可是种植过烟叶的,还亲自参与过,这东西也是需要育苗移栽,待到成熟后采集烟叶进行烘烤,似乎有好几个烘烤等级标准,标准不一样卖的价格也不同。

    烘烤之后的烟叶才会被加工成成品香烟,其中涉及到缇香等工艺,那就不是刘秀知道的了。

    不过他眼前的烟苗却并不是记忆中的种植方式,更多的像是直接将种子撒在地里任由其自然生长,杂乱无章还有很多杂草,收获问题让人堪忧。

    打量烟苗地不久,刘秀心念一动,抬头看向不远处。

    那边田坎上,一个老农脚步匆匆的过来,手中还拎着一把叉子,待来到近前,他警惕的看着刘秀质问:“这个后生,你鬼鬼祟祟的跑我田地里干啥呢?”

    这是这片田地的主人找来了……

    将心比心,田地里的作物很大意义上都是农民的命根子,换做自己发现有人在自己的田地里刘秀也会跑去质问一番。

    起身,刘秀看向对方微微拱手道:“老人家,晚辈并无恶意,途径此地见此作物心下好奇多看了一眼而已”

    “这样啊,那你看也看了,赶紧走”老农迟疑片刻稍微放缓语气说道,不过依旧不放心的看着刘秀,估计不走他是不会放心的。

    这种心态刘秀理解,并未离去,而是指着田地里的烟苗问:“老人家,请问这是何物?有何用途?”

    听了这话,老人看刘秀的打扮,心说应该是城里人吧,连这都不认识,却也耐心的解释道:“此乃一种药材,听医者说过,似乎有治疗头疼舒缓精神的功效,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老汉我种得也不多,卖给药材商勉强能贴补一些家用”

    听完刘秀点点头又道:“这样啊,老人家,请问你有它成熟之后的东西吗?”

    如果有的话,刘秀无论如何都要卖点,然后……不急不急,一想馋虫就往外钻……。

    若是老农没有的话,他说这是一种药材,想来去药铺能找到吧。

    “有一些”老农想了想说。

    眼睛一亮,刘秀立即问:“可否卖我一点?”

    “这……”老农打量刘秀迟疑没有说话。

    刘秀心如明镜,从怀里掏出十多个铜板说:“不知老人家怎么卖?”

    看到刘秀手中的钱,老人家一咬牙,把价格提高了三分之一说:“十五个铜板一斤!你别嫌贵,此物晒干之后一斤也是很多的”

    听到这个价格,刘秀心说真心不贵,毕竟这个世界的粮食平均下来也就一两个铜板一斤,他敏锐的注意到了老人眼中一闪即逝的狡黠,并未在意,在这青黄不接的季节他想挣点钱也是能理解的,而且也并没有将自己当猪宰把价格提高到离谱的程度。

    其实吧,如果老农把价格再提升一百倍刘秀也会毫不犹豫的花钱买的,馋这一口都多久了啊,闻闻烟叶的味也值得了……

    “那行,不知东西在什么地方?”刘秀迫不及待的问。

    见有钱赚,老农也不那么排斥刘秀了,放下手中的叉子说:“在我家里呢,要不你跟我去取?”

    说着,他看了看刘秀手中的铜板,像是怕‘到手’的钱飞了似的。

    刘秀点头道:“也好……”,说道这里,他指了指田地里的烟苗问:“老人家,这些幼苗我能不能也买一些?”

    “你买幼苗做什么?”老人又警惕起来。

    刘秀哭笑不得,说:“我准备弄回去种植,不过老人家你放心,我家离这里很远,而且也只是自己种着玩,不会抢你生意的”

    “这样啊,那行,给两个铜板吧,要多少随你采,我得提醒你啊,幼苗两天内就得种下去,还不能被晒,要不然种不活可别怪我……”有钱赚老农并未在意刘秀的怪嗜好。

    这些当然不用老农提醒,刘秀给了他两个铜板,然后蹲下开始采集幼苗,虽然老人说随便采多少都行,但他并没有贪得无厌,只采了一百棵左右的幼苗就适可而止了。

    把幼苗放背篓里,接下来刘秀和老农一起走,去他家卖成熟的晒干烟叶。

    两人在田间走了千多米后来到了一个小村庄,放眼望去这里也不过百十来户人家而已,比林边村要小很多,一个穷字贯穿一切。

    这个世界两极分化堪称变态,富的如同夏海棠那样的,几千金估计也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数字,穷的底层村民吃饭都成问题。

    这没办法,底层农民生产力不高,一辈子只会地里刨食能富起来才怪了。

    夕阳下的村庄有袅袅炊烟升腾,鸡鸣狗吠孩童嬉戏,宁静而祥和。

    跟着老农走在村子的路上,刘秀发现一些村民都三五一群兴致勃勃的讨论着什么,哪怕是他这个陌生的外乡人到来最多也只是稍微看了一眼而已。

    侧耳倾听,刘秀依稀听到了什么铁甲军匪徒之类的字眼。

    于是刘秀好奇问带路的老农:“老人家,他们似乎都很高兴的样子,难不成最近村子里有什么好事儿发生?”

    “那可不,就在昨天,铁甲军出动剿灭了离我们这里几十里外一处山中盘踞的匪徒,他们有上百人呢,那帮家伙每年都要在周围劫掠两次,如今被铁甲军剿灭,当然大快人心了,不过可惜的是,好像那伙盗匪的首领给跑了,不过问题不大,他一个人也成不了什么气候,铁甲军不会放过他的,以后这日子也能好过一点了”老人面带笑意的回答道。

    刘秀心道原来是这样,匪徒可恶,被剿灭当然大快人心,话说刘秀是知道这个世界匪徒其实很多的,可他并未见过。

    接着他转念一想,上百人的匪徒规模还不至于出动铁甲军吧?

    想到自己昨天见过的铁甲军,刘秀心道那股钢铁洪流去对付上百人的匪徒是去虐菜么?简直欺负人好吧?

    然后他想到了柳青青,预备役的人说他们出去‘修炼’了,难不成就是去剿匪去了?

    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就是真正的实战训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