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雨夜

作品:《南山隐

    月色下的果林里,刘秀挥舞锄头将一粒粒花生种下去,他带回来的两把花生最多也就种几分地而已,花不了多少时间。

    他尽管才出去几天,但姹紫嫣红的花却谢了大部分,取而代之的是嫩叶和初出花蕾的果实。

    地面落英缤纷布满了一层,不久后这些花瓣将成为大地的一部分,化作养分滋养万物。

    刘秀把带回来的花生种完,又去打水来挨个浇水。

    夜下看着自己的劳动成功,想到秋收的喜悦,刘秀是期待感满满。

    然后他顺便去看了看其他作物,在没有肥料的前提下,长势其实并不太让人满意,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好在它们胜在天然,想来收获之后口感不错。

    值得一提的是,刘秀种植作物的田间几乎没有杂草,作物不会被杂草吸收养分而影响生长,这一定是蜂群的功劳,它们在刘秀离开后忠实的执行除草任务。

    “咦,奇怪了,按道理来说这会儿周围应该有很多蜂群才对,可却一只都没有,大老虎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说好了给我看家呢……”

    之前忙着还不觉得,这会儿刘秀总算是发现什么地方不对了。

    不过他也并未太过纠结这个问题,这里位于深山,不远处还有邻居在,而且还没有任何异常情况,自然也就没必要去深思这些小问题。

    确认一切都好,回来耽误了点时间,刘秀得返回放金币的地方继续旅行了。

    回屋放锄头,想到自己带去的猴儿酒不多了,他决定再带一筒去。

    出门准备离开的时候,刘秀站在门口挠挠头,他觉得自己书架上放的书位置好像有点不对,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绕是他记忆力再好也不会去专门记下平常的生活琐事不是。

    虽然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但他就是说不上来,反正也没什么事儿,也就不纠结了,带着猴儿酒离去继续接下来的旅途。

    在刘秀离去后好一伙儿,远处平静的湖泊中心泛起丝丝涟漪,庞大的巨蟒脑袋缓缓出现在水面,双目看了一眼山外方向,似乎翻了个白眼缓缓沉入水底消失。

    这里恢复了往西的平静……

    重回放背篓的地方,黑灯瞎火的,刘秀穿好衣服后摸黑去找柴火来生火,初春时节的夜晚还是有点寒冷的,他尽管不畏这点寒冷,但温暖总是能让人舒服一些不是。

    生火主要不是为了取暖,而是为了熬药,这里是荒郊野外,没有专门的工具,刘秀只能把上次带出来装猴儿酒竹筒里面剩下的一点酒喝完,将竹筒当做熬药工具,问题不大,只要注意竹筒别被火烧成木炭就好。

    “每天服药练习养身功我体质在稳步增长不假,可这么久过去了,庞大的基数对比下,其实每一天的进步相对而言已经微乎其微,想要感受一开始那种可怕的进步已经不可能了,接下来是天长日久的积累,不过无所谓了,每天都有进步是真的,聚沙成塔,有进步就药不能停……”

    喃喃自语,刘秀心情很平静,他没有去过于执着的追求强大,每天服药练习养身功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哪怕是如今每天的进步几乎都感觉不到了他也不打算停下。

    就着火堆烤了一些花生果吃,在竹筒中的药剂沸腾后,他将其移开一点,能够依旧受热却不至于被火烧坏,于是躺火堆边睡觉。

    被虫鸣鸟叫声吵醒,刘秀揉了揉眼睛起身,身上露气很重,毛发都挂着水珠,哈出一口雾气,火堆已经熄灭,不过药剂还是温的。

    活动了一下身体,刘秀开始服药练习养身功,完了迎着朝霞去不远处的小溪洗漱,顺便抓了一条肥鱼过来当早餐。

    重新生火烤鱼,刘秀只抹了一点盐当调料,鱼肚子里塞了两块野姜去腥,味道清淡但也香甜,早餐不宜口味过重,清淡点好。

    接下来灭掉篝火继续旅途,由于这一天没有看到什么值得流连的景色,刘秀下午时分走了两百多里地,已经靠近临江城管辖范围的边缘了。

    春日的天气说变就变,中午还艳阳高照,下午却是天气阴沉快要下雨了,如此便不适合露营,刘秀得赶紧寻找避雨的地方过夜。

    虽说这个世界生态相对原始,很多大树完全可以避雨,但刘秀可不想冒着被春雷劈的风险去大树下,体质再怎么非人刘秀自问也扛不住天雷。

    寻觅避雨地方一个多小时后,刘秀总算是冒着淅淅沥沥的春雨,在一处位于大路边不远小山头上找到了一栋废弃的建筑,避雨的地方有着落了。

    稍微打量,刘秀发现这里居然是一个不小的院落,一看就年久失修且无人居住,围墙倒塌了大半,杂草丛生,斑驳而富有历史痕迹。

    其实这一路走来,刘秀见过不少类似的情况,这个世界实际上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太平,有土匪山贼强盗,更有武者一怒杀人,所以总会遇到因为这样那样原因而荒废的建筑,甚至刘秀之前途中还见过一个废弃的庄园,里面枯骨满地,也不知道招惹了什么样的仇家。

    “我虽然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可天下这么大,每天那种堪称屠杀一样的情况却时有发生,就按每个月发生一起,长年累月下来荒废的地方也是一个及其惊人的数字”

    心中这么想着,刘秀冒雨推开了这栋荒废建筑的房屋大门,灰尘应声而下,被他控制气流吹到别处。

    入眼所见,这个不小的大厅屋顶还算完好,地面干燥,只是蜘蛛网密布,临近夜幕,是以这里显得有些阴森,尤其是……

    “这里曾经似乎是一座庙宇?”刘秀意外的看着大厅前方惊讶自语。

    那里有一座高台,上面伫立着一座三米高的泥胎塑像,表皮脱落漆彩已经无从分辨,但刘秀敢肯定的是,那高台上供奉的塑像绝对不是一个人,倒是有点像妖魔。

    “下半身像是某种动物,有蹄子,居然有四只手,不,准确的说其中两只手是爪子,曾经应该抓着兵器,不过不知道去哪儿了,头上有角,断了,供奉的不是人也不是佛,居然是一尊妖魔……”

    这一打量刘秀思绪万千,按道理来说,这种类似庙宇一样的地方,供奉的东西都能追述的原型的,凭空捏造会有但绝对很少,难不成这个世界真有长着动物身躯四只手的人形生物?

    稍微沉吟,刘秀觉得,自己连几十丈长的蟒蛇都拍死一条了,即使这个世界有这种奇形怪状的生物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而且,能被供奉在庙宇中的,绝非普通意义上的生物吧,必定有超凡之处!

    这些都只是想象而已,没有见到实物之前刘秀不敢妄下结论,稍微打量后,就去找来木材生火驱寒。

    这里荒废了不知道多久,有用的东西都被搬得差不多了,但柴火并不难找,门窗都是可以用来烧的,甚至刘秀还在这里看到了多处人为活动的痕迹,考虑到这里位于大路边不远,想来曾经也有人如同他这般前来遮风避雨。

    春雨越下越大了,漆黑的天穹猛然亮如白昼,闪电穿空,雷声轰鸣,整个天地似乎都在颤抖。

    忽明忽暗的电光照耀在这个大厅内,那供台上的塑像显得分为狰狞。

    无聊正要拉一段二胡的刘秀猛然抬头,门外出现了一个人。

    此人身高近两米,身材魁梧,衣衫已经被雨水湿透,满脸大胡子给人凶恶之感,他腰间挂着一把两尺长的三角形阔刀,一看就不是易与之辈。

    他脚步匆匆而来,看到内中的刘秀稍微愣了一下,然后站在门口甩了甩身上的雨水瓮声瓮气道:“那边的小子,此地就你一个人?我来搭个伙儿避雨你不介意吧?”

    话是这么说,似乎在商量,可此人却蛮横的直接来到了刘秀的篝火边坐下,身上的雨水很快浸湿了地面。

    他声音很洪亮,借着火光刘秀看清,春寒的季节他只穿着一件汗衫,魁梧的身上皮肤黝黑,很多地方都有伤痕,长相凶恶不说话都能吓哭小孩那种。

    见他都直接坐下了,刘秀只能嘴角抽搐道:“不介意”

    出门在外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是以刘秀真的不介意他来烤火,尽管对方似乎不那么让人讨喜。

    对面凶恶大汉自顾自的脱下汗衫拧,头也不抬的说:“你这个小娃娃没事儿瞎乱跑什么,这片地方已经是临江城管辖边缘,可乱得很,若是遇到坏人的话,嘿嘿……”

    刘秀心说你看上去就是坏人啊,笑道:“应该没那么多坏人吧?我这一路走来挺太平的”

    “小孩子家家知道个屁,大爷我吃的猪肉比你见的猪跑还多,坏人脸上会写着坏人两个字吗?”壮汉抬头咧嘴看向刘秀笑道,露出一口大白牙,加之外面正好一道闪电划过忽明忽暗,他给人分外狰狞之感。

    刘秀正要说什么,视线划过壮汉看向门口,那里前后又出现了两个人。

    一男一女,应该不是一起的,都被雨水打湿看上去分外狼狈,女的柔柔弱弱身穿布衣,男的看上去弱不禁风拄着一根木棍。

    他俩站在门口张望,显得很紧张,似乎在害怕里面的壮汉而不敢进来。

    “你俩磨磨蹭蹭什么呢,这鬼天气还不赶紧进来烤火?难不成要我把你们拎进来?”壮汉也发现了刘秀的目光,转身瞪眼看着门口的两人凶巴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