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都是戏精

作品:《南山隐

    屋外风雨交加,屋内篝火噼啪,气氛有些微妙。

    刘秀将金币捏面团一样搓园捏扁,大胡子顿时觉得那是假的,认为刘秀是招摇撞骗的骗子,之前还相谈胜欢呢,这会儿一脸鄙夷的都不待打理了,性格直爽得让人无语。

    他把被雨水打湿的鞋子放篝火边烤,大大咧咧的抠脚丫子,甚至还闻了闻,一脸香得一匹的表情,完全不在意其他人的感受……

    那个瘦弱男子,在看到刘秀的金币后,目光一闪,然而看到刘秀捏金币的动作却是眉毛一抖平静下来没有再看。

    至于那个女子,在看到金币后先是双眼一瞪显得极为不可思议,然后又看到金币被刘秀捏成各种形成变得将信将疑。

    没有人说话,因为金币的出现几人之间变得沉默下来,也不知道心头在想些什么。

    刘秀满心惆怅,看来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每个人的状态他都看在眼中,大胡子一脸嫌弃似乎认定了金币是假的,从而把自己当场了招摇撞骗的骗子,可谁能保证他就不是演的呢?

    瘦弱男子眼中的贪婪刘秀注意到了,他必定是认出了金币其实是真的,可看到自己随意揉捏金币就不为所动了,似乎是在害怕,可天知道他心底到底是怎么想的。

    要说三个人里面,最让刘秀看不懂的是那个柔柔弱弱的女子,她的表现太过于普通了,看到大胡子的惊恐不安,看到金币后的将信将疑,这些原本没什么不对,可正是因为太正常了反而显得不正常!

    最为关键的是,她一个弱女子,孤身一人赶路才是最不对劲的,她说她是去四方镇找丈夫的,难道她就不知道路途吗?非要晚上才来到这里?

    刘秀也不记得是谁说过,出门在外女人小孩和老人是最危险的,因为敢孤身出行必定有所依仗。

    所以啊,这几个人里面,要说最不正常的就是那个弱女子了。

    “都在飚演技么……”

    刘秀心头若有所思,不过吧,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和刘秀无关,只要没有对自己表现出恶意他也不会去搭理。

    财不露白的道理刘秀还是懂的,既然已经‘不小心’露出来了,他们虽然表现得很平静,可心中该有的警惕还是有的。

    他可不认为自己体质非人就真的能为所欲为了,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万一人家玩阴的自己真防得住?

    财动人心,有人直接爆起杀人夺财其实是最不保险的做法,那样只会把自己陷入你死我活的局面,高明一点的会玩阴的,暗杀下毒之类的,确保自身安全的同时也能得到想要的财富。

    然而真正高明的搞钱手法其实是骗,骗到了钱财不说,被骗的人还帮你数钱,那才是真正的高明之处!

    刘秀作为曾经在商场上打滚的人,太多背地里的手段见多了,如果真当别人只是那种拎着刀子乱砍的莽夫的话,自己才是最大的傻子。

    猫有猫道狗有狗道,天底下聪明人多着呢。

    大胡子真的是‘不小心’踢倒了自己的背篓?说到底几千个金币虽然不是很重,但压在背篓地下,‘一不小心’还真不容易踢到!

    屠夫,弱女子,读书人……

    心念闪烁,刘秀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这才是真正的体验生活嘛,那种拎着刀子乱砍的画面他才没兴趣呢。

    莽夫玩武力,智者玩计谋,说白了,实力并非一个人最大的依仗,天底下没有无敌的人,如果真仗着自己有点实力就觉得可以为所欲为的话,那么那个人距离死亡就不远了,而且是会死得很惨那种!

    “一个个都闷着干啥呢?整得老子心头怪不舒服,还有啊,你们不饿吗?话说你们有啥吃的没有?我饿了,分点来,放心,花钱卖”

    众人沉默中大胡子瓮声瓮气的开口了,说话的时候主要是看向瘦弱男子和女人,依旧不待见刘秀。

    一把铜板掏出拍在地上,真心想买点东西吃的样子。

    刘秀心说忍不住要开始了吗?心中提高警惕的同时也想看看他们到底能玩什么花样,钱不钱的其实刘秀无所谓,他真心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手段。

    五千金呢,在粮食不过一两个铜板一斤的世界,这真心是一笔巨款,足以让人铤而走险了!

    “我……我没吃的,原本是想着和相公汇合后再吃东西……”那边女子听到大胡子的话之后胆战心惊道,似乎生怕大胡子发怒找她麻烦似的。

    瘦弱男子一脸忐忑的同时,此时表现出了作为读书人的那种无私,迟疑片刻说:“我这里倒是有些干粮,你们若不嫌弃的话……”

    “罗里吧嗦个什么,都有什么吃的?拿出来看看,还怕少了你钱?”大胡子蛮横的打断瘦弱男子道。

    灿灿一笑,男子去翻自己的背篓,然后拿出一个小包裹,打开后呈现出了十多个白馒头,‘有些害怕’的看着大胡子说:“只有……只有这个”

    “馒头啊,我还以为有肉呢,诺,二十个铜板买你十个馒头行吗?我饭量大”大胡子看到后撇了撇嘴,划拉出二十个铜板推过去说。

    “够了够了”男子一脸被迫的样子收起铜板递了十个馒头过去,把不想收钱又怕大胡子发怒的姿态演了个十足。

    大胡子一把接过馒头搂在怀里,用之前抠脚的大手抓起一个,一口下去半个馒头就消失在了嘴里,那种豁达和豪迈一般人真心装不出来,毕竟啊,陌生人递的东西,尤其是在这荒郊野外的,有几个人敢直接下嘴?

    那边女子看大胡子吧唧嘴吃得香甜,下意识咽了口口水,恰好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

    瘦弱男子看了看还剩下的一些馒头,迟疑片刻分别拿起一个递给刘秀和女子说:“出门在外都不容易,相逢是缘,若是你们不嫌弃的话,也来一个垫垫肚子?”

    “这……不好吧?”女子迟疑道,想吃又不好意思的样子。

    男子笑道:“一个馒头而已,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那多谢了”女子笑了笑接过,一点点撕开小口小口的低头吃。

    然后,男子看向刘秀,递馒头的手没收回,问:“兄弟你也来一个?”

    “别给他,他就是个骗子”那边大胡子突然瞪眼道,似乎真的认定了刘秀的金币是假的,将其当做了骗子。

    男子尴尬一笑道:“小兄弟一看就面善,怎么能是骗子呢,况且他都承认金币是假的了,而且也不是故意要显露出来的,也没有骗我们不是”

    大胡子冷哼一声,似乎在说你喜欢被人骗就去吧,别说老子没提醒你的样子。

    刘秀在那边‘尴尬’一笑说:“误会,都是误会,正好肚子饿了,既然如此,我怎能辜负兄台一番好意”

    说着,刘秀接过了馒头,心说这玩意不会有毒吧?说不定哦。

    吃是肯定要吃的,但怎么吃才能保证自己安全这个得注意,毕竟是陌生人给的东西,刘秀可不认为若是人家下毒自己就能看出来,如果真是那么拙劣的下毒本事也不用拿出来丢人了。

    不能说刘秀以小人之心度君子支腹,出门在外小心一点总不会有错。

    没有第一时间吃馒头,刘秀将馒头放在火堆边烤。

    那边男子脸上闪过一丝恼怒,正常人被怀疑那种,似乎很随意的说:“兄弟这有什么讲究吗?”

    “没啊,我只是觉得烤热了吃好吃点,不怕你们笑话,我肚子不争气,冷的东西吃了容易闹肚子,而且啊,这馒头烤焦了吃着别有一番滋味呢”刘秀笑道。

    男子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也学着刘秀烤馒头。

    那边大胡子已经吞下五个馒头了,看到他俩的动作冷哼一声嘟囔道:“出门在外还这么娇气,有本事别出远门啊……”

    刘秀和男子对视一眼笑了笑,没接话,那种‘不能招惹大胡子’的意思双方都懂。

    就在此时,那边大胡子眼睛一瞪脸色一变沉声道:“不好!”

    这两个字一出,刘秀等人下意识看向他,女子忘了吃馒头,瘦弱青年目光一闪,刘秀平静中带着好奇。

    大胡子翻了个白眼,起身捂着肚子走向门口说:“看什么看,老子肚子不舒服而已”,说着他已经走出了房门,不一会儿风雨中依稀传来稀里哗啦的声音以及大胡子舒爽的声音。

    刘秀脸上一丝玩味一闪即逝。

    这大胡子到底是什么人?借着闹肚子的借口这是去招呼手下去了!感官敏锐的刘秀已经感觉到了庙宇周围有十多个人在接近!

    难道他是那个跑掉的匪徒首领?

    很有可能。

    之所以有这样的判断,是刘秀此时想到了从青柳镇前往临江城路上和老车夫的一段对话,老车夫说过,所谓的山贼土匪大多都是一些因为各种原因过不下去的普通人而已。

    谁说山贼首领就一定得是武者的?有本事的人还会去从事山贼这份没有前途的职业?

    当然,这也只是刘秀现在的猜测,不到最后当不得真。

    大胡子说过,坏人会在脸上写着坏人吗这句话,可他偏偏表现出坏人的姿态中透露着善意,让人实在是不好判断。

    “他喵的,如果真是山贼首领,都这么聪明了吗,戏演得自己差点都信了,不过话说回来也是,如果没点头脑的话,岂能从铁甲军预备役的围剿中逃脱?可是,既然他有这样的头脑,为什么还要冒着暴露的危险着急手下动手呢?难道是是几千金的诱惑真心很大忍不住了?亦或者是他认为凭借十多个手下就吃定自己?”

    关键是他到底是不是山贼首领?

    都是戏精啊,让人真心不好判断。

    刘秀心头若有所思,眼角余光看向瘦弱男子和女子,他们呢,又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