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全都记住了!

作品:《南山隐

    要记住一种药材对刘秀来说并不难,名字,颜色,气味,形状……,以他如今的记忆力,只需稍微观察就能印入脑海,虽然没有达到匆匆一瞥就过目不忘的地步却也差不多了。

    一个个装有药材的抽屉被他打开,不时拿起其中的药材观察,将其记住后放好关上抽屉,然后下一个,快速浏览并且记住一种种药材,如此往复……

    另一边,赵志宏在处理好手头的事情后,稍微向着刘秀方向看了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并未有什么表示,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显然每天前来怀仁堂寻医问药的人很多,数十个抓药取药的学徒在一排排药柜之间穿梭,忙得不可开交,没有人有闲工夫搭理刘秀这个新来的‘同事’。

    尽管因为要避免妨碍他人导致刘秀分辨药材的进度有些许影响,但他也在中午时分就差不多记住了一半,他估摸着今天太阳下山之前就能把几千种药材全部记住。

    要知道,寻常学徒想要记住所有药材至少得三个月时间!

    中午稍微清闲一些的时候,刘秀也抽空去了‘食堂’吃了一顿还算丰盛的午餐,期间并未遇到赵志宏和商松年,估计都在忙碌吧,随后他又一头扎进了一排排药柜之间。

    下午时分,赶在太阳下山之前,刘秀关上了最后一个放置药材的抽屉,稍微迟疑,他迈步走向了赵志宏。

    尽管一个白天时间不到就记住近五千种药材有些骇人听闻,但他并不准备拖几天再去找赵志宏,并非是要故意显摆,而是他的时间真的不多,想抓紧时间尽量多学一些东西。

    此时赵志宏坐在房间角落的一个柜台之后,稍微清闲下来的他,快速浏览了一下从连接外面问诊大堂窗口递来的一张药方,随手递给一个抓药的学徒吩咐一句,抬头看向刘秀笑道:“有何疑问找我?”

    刘秀心中微微诧异,尽管赵志宏的态度依旧随和,可他却敏锐的感觉都对方冷淡了很多,心说我并未得罪他吧?

    他哪儿知道,自己闲庭散步走马观花一样的观察一种种药材,在赵志宏看来分明就是得过且过抱着游玩的态度,哪儿有一个好不容易得到进入怀仁堂成为学徒机会的样子?不应该欣喜若狂中又带着小心翼翼吗?

    赵志宏毕竟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心头不喜刘秀的态度却没有表现出来,不过他已经想好了,就刘秀这种态度,真的不适合成为医者,他不管刘秀和商松年是什么关系,得找个时间和商松年说一下,刘秀真的不适合成为极具耐心的医者,说白了就是让商松年把刘秀领走……

    毕竟就这样的态度,以后成为医者的话,别说救死扶伤了,别草菅人命才好!

    刘秀可不知道这些,此时面对赵志宏的询问平静道:“赵老,你今早吩咐我去分辨四千八百六十四种药材,我现在已经全部记下,特来告知您一声,询问一下接下来的安排”

    听到这话,赵志宏一愣,旋即眉头微皱,心中冷哼一声,暗道果然烂泥扶不上墙,白瞎了这幅长相,一个白天不到记住那么多东西,闹着玩呢?

    虽然心头不喜,他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态度更加冷淡了几分,说:“是么,那你给我说是‘白林’吧”

    赵志宏都想好了,随便问几种药材考考刘秀,答不上来的话,就得找个借口打发他明天别来了。

    这边刘秀稍微回忆,几乎张口就来说:“白林,存放于第三排第六层第四个抽屉,一种草本药材,青绿色,有微弱刺鼻味,一寸长……嗯,我就知道这么多”

    听到刘秀这番回答,赵志宏心头诧异,这到底是巧合还是真的记住了?尽管刘秀说的只是白林这种药材最简单的特性,却也分毫不差,对于一个刚接触药材的学徒来说,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然而他还是不相信刘秀真的能记住,并未表现在脸上,再度开口问:“说说‘草干’”

    “草干,存放于第十四排第一层第三个抽屉,是一种树皮,褐色小块,木香味清淡……”刘秀依旧张口就来。

    眉毛一挑,赵志宏又道:“银参”

    “存放于第三十二排第三层第十一个抽屉,根茎药材,土黄色,味不显,有银色斑点……”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刘秀心头一动,银参这种东西,和当初自己在山里杀死了毒蜈蚣之后采集到的那颗人参分明就是一样的,原来就叫银参么?

    这会儿刘秀才意识到,之前自己浏览的整个第三十二排药柜,抽屉里面的药材都很少,想来那里存放的都是珍贵的药材。

    面对刘秀的回答,赵志宏虽然心头一跳,却还是没有表现在脸上,然后又连续一口气问了刘秀数十种药材,刘秀也能如数家珍的说出起外在特性和存放地点,丝毫不差。

    最后,赵志宏不再询问了,而是微微沉默,知道自己之前错怪刘秀了,于是坦然承认道:“之前我留意过你,以为你只是得过且过的想混日子,没想到你记忆力这么好……”

    这哪儿是记忆力好那么简单,简直就是恐怖!

    刘秀没有打断他,静待下文。

    迟疑片刻,赵志宏又说:“既然你已经全部记住了所有药材,那么今天你就到此为止吧,我没想过你这么快就记住,并未想好接下来的安排,这样,今天就先到此为止,你先回去,明天再来,我再安排你接下来的事宜”

    这在刘秀的预料之中,点头道:“也好,不过我这就走了合适吗?其他的不需要帮忙?”

    “呵呵,去吧,商老哥恐怕也要忙完了,嗯,你的天赋不能浪费了,我得好好计划一下接下来如何安顿你”赵志宏慈祥的笑道。

    知道了错怪刘秀,他很坦然的承认,同时也起了爱才之心,得好好规划一下接下来的安排,以免浪费刘秀的天赋。

    “如此的话,晚辈就告辞了,若有什么吩咐,赵老尽管知会一声即可”刘秀不卑不亢的拱手道,旋即离去。

    看着刘秀的背影,赵志宏久久出神,人才啊……

    这边刘秀离开后,把学徒衣服换下放在规定的地方,穿上自己的衣服去外面大堂找商松年。

    此时商松年也忙得差不多了,收拾一番背上药箱和刘秀一起离开怀仁堂。

    夕阳下,一老一少走在回家的路上,商松年开口问:“小刘,今天怎么样?”

    “收获颇多,赵老让我去分辨药材,我已经将怀仁堂拥有的四千八百六十四种药材全部都记住了,以后哪怕是在别处看到也能认得”刘秀如实回答道。

    商松年眉毛一挑,内心是不信的,不过他并未直说,寻思着明天暗中问一下赵志宏到底是不是这样,如果不是的话就严厉一些,尽管刘秀只学半个月,说了要指点刘秀医学入门就不能敷衍了事。

    “嗯,那很好,机会难得,你且行且珍惜”商松年意有所指道。

    两人回到住处后就各自分开了,约定明天一早再去怀仁堂。

    刘秀回到住处后,先把这一天的经历回味了一下,某些重点记在纸上,天黑之后出去寻摸了几种万花城的特色小吃填饱肚子,这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

    隔天他和商松年再度来到怀仁堂,商松年先是避开刘秀和赵志宏嘀嘀咕咕一番,期间两人都不时看向刘秀。

    最后,商松年一脸开怀的来到刘秀这边说:“接下来你依旧听从赵先生的安排,嗯,好好学”

    刘秀点头应是,在商松年走后,赵志宏过来说:“小刘,昨天你已经记住了所有药材,今天就不用再去药柜了,接下来你跟我来”

    刘秀好奇跟上,不知今天他安排自己做什么。

    不一会儿,赵志宏就带着刘秀来到了一间单独的屋子,这里数十个书柜摆放着很多书籍和纸张,墨香味很浓。

    在刘秀诧异中,赵志宏说道:“你虽然记住且认得我们怀仁堂的所有药材了,但那些都只是基础中的基础,而且那些药材也都只是炮制好了的,接下来你应当深入了解了,这里放的都是关于药材的书籍,书中详细介绍了每一种药材,它们的野外生长环境,炮制过程,药用价值等等,这些都是你要了解的,其次,这里还有很多我们怀仁堂曾经开的药方,你也可以从其中的搭配进一步了解各种药材特性……总之,接下来你什么都不用管了,只管泡在这里了解这些即可”

    “全凭先生安排”刘秀目视这件屋子说道,眼睛发亮,这才是他想要的基础,绝非什么高深的医术,只有这些基础打牢了,他才能慢慢将白云尊者刘秀的医术学以致用,当然,那一步还早。

    “呵呵,好好看吧,我先去忙了”赵志宏捋了捋胡须笑道,旋即迈步离去。

    他是真的不想埋没了刘秀的天赋,否则的话,这会儿就不是叫刘秀来看这些药材的具体介绍了,而是去和其他学徒学习抓药。

    毕竟想要真正的成为一个优秀的医者,了解每一种药材的特性是基础,若是连这些都不知道何谈给人治病开方?

    赵志宏走后,刘秀轻轻呼出一口气,每一种药材的详细资料啊,这可不是单纯的记住几千种炮制好药材那么简单,也不知道半个月时间能不能全部看完这里的资料。

    不论如何,慢慢来吧,医学这种东西,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