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天王续命丹!

作品:《南山隐

    一滴蓝色水滴在刘秀指尖快速凝聚,周围有氤氲雾气环绕,这一幕,绕是沈风这个没有练过武的常人都能清晰感受到那种勃勃生机,轻轻吸一口气,他只觉身上的疲惫都在快速消除,甚至受伤的部位疼痛感都减弱了一些。

    眼睛一亮,这样的情况给了他很大的信心,或许蓝月有救了!

    但他不敢表露出来,很多时候,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不过短短几秒钟时间,刘秀指尖的水滴就凝聚成型,漂浮在他指尖,蓝盈盈宛如一枚珍珠。

    看着蓝色水滴,刘秀迟疑道:“我只在快要枯萎的植物上做过实验,不知道能不能对人体有效果,不过它却是无毒的,再不济应该也不会让蓝月姑娘的情况恶化”

    “刘兄,我相信你,情况再坏还能坏道那里去?”沈风认真看着刘秀道。

    刘秀点点头说:“麻烦你把她嘴巴稍微捏开”

    沈风照做,轻轻捏开蓝月苍因为中毒而显得乌黑的嘴巴,下一刻,刘秀指尖的蓝色水滴就进入她口中消失不见。

    在两人紧张的注视中,肉眼可见,蓝月身上的伤口也快速愈合,效果立竿见影,那蓝色水滴,简直如同疗伤圣药!

    “月儿,月儿……”沈风松了口气,轻声呼唤。

    和沈风的乐观不同,刘秀认真观察蓝月的情况,脸色一变说:“不好!”

    “刘兄你别吓我,月儿哪里不好了?她明明已经快要彻底恢复了”沈风心头一个咯噔赫然抬头道。

    刘秀摇摇头说:“沈兄,你只看到了表面,她的伤势的确完全恢复了,但生命气息却并未有好转……,是了,蓝色水滴虽然能恢复她的伤势,却无法解除她中的剧毒,现在她依旧剧毒缠身!”

    恢复伤势和解毒是两码事,蓝月服下蓝色水滴虽然伤势恢复,可却依旧没有脱离危险!

    此时的蓝月,依旧生死一线!

    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沈风心头一颤,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皱眉道:“不管是我家那边的人还是月儿她家那边的人,若是到来都还有希望,可却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来,这可如何是好!”

    刘秀目光闪烁,当即转身来到那几个黑衣人身前沉声道:“解药拿来!”

    “没有,她中的乃是夺命断魂散的毒,无药可救!”一黑衣人强忍痛处狞笑道。

    断魂散?

    刘秀心念急转,毒娘子身上那本书上并无这种剧毒的记载,反倒是白云尊者行医药剂中的解毒篇有过描述,这种剧毒中者几乎十死无生,区别只在于时间长短而已,强大的武者中毒之后能稍微坚持久一点,蓝月能加持到现在还没有死去,应该和她本身的武道修为有关。

    然而,这种剧毒真的没有与之匹配的解药!

    但是,虽然没有真正的解药,但并不是说不能解,甚至能解这种毒的办法不止一种!

    生命泉水,天王续命丹,毒皇母虫,九转混元经……

    瞬息之间,刘秀脑海中出现了白云尊者解毒篇上的四种解除断魂散方法的名字。

    生命泉水,传说中一种叫做翼族的族群拥有的无上宝物,它不但能解天底下近乎所有的剧毒,甚至传言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可惜,别说生命泉水,就连翼族都已经成为了历史传说,根本无法找到。

    天王续命丹,书上说哪怕是将死之人也能续命百年,但它却无法真正解除夺命断魂散,只能压制这种剧毒让人变得好似正常人一样,只需后续努力提升修为就能慢慢将断魂散的毒排除体外了,然而这种丹药也近乎传说,白云尊者的丹药篇也只记载了一个名字没有真正的丹方和炼制方法。

    毒皇母虫倒是能彻底解除断魂散的毒,因为它本身就是以剧毒为食物的一种生物,然而这种生物不说举世罕见,哪怕出现了又如何?它本身就是一种堪称灾难级的生物,捕捉它根本就是找死的区别,它本身蕴含的剧毒几乎可以说没有人能承受得住!

    九转混元经,这是一种修炼功法,修炼之后能一次次的改善体质,增长修为的同时中的毒也就自然而然的解开了,但是,这种修炼功法早已失传……

    喃喃自语,这些信息在刘秀脑海快速闪过,可惜的是,对眼下蓝月的情况一点帮助都没有。

    稍微思索,刘秀不死心,用几个黑衣人的刀把他们身上衣衫尽数毁去,却依旧没有找到任何解毒的东西。

    “刘兄,你刚才说天王续命丹?”几米外抱着蓝月的沈风突然开口道。

    刘秀转身点头说:“不错,我从一本医书上看到过,这种丹药应该能压制蓝月中的断魂散剧毒,虽然无法立竿见影的解毒,却能保她不死!”

    “我家就有”沈风沉声道。

    刘秀并未怀疑沈风这句话的真实性,却是皱眉道:“什么时候能送来?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

    显然沈风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先去医馆,若是能拖到你家的人把天王续命丹送来蓝月或许有救,事不宜迟,你抱好她,我们走”刘兄当机立断沉声道,蓝月的情况刻不容缓,此时无疑是与天争命。

    旋即刘秀一把抓住沈风的肩膀飞速向着万花城方向而去,至于那几个已经残了的黑衣人,刘秀并未理会,之前沈风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他后续亲自会有行动的!

    带着沈风和蓝月,刘秀飞速来到万花城,然后直奔怀仁堂。

    纵然是情节这样的盛大节日,怀仁堂依旧在照常营业,刘秀一眼就看到了商松年,立即带着沈风他们上前道:“商老,这里有一个深中剧毒的病人,请你务必尽力救治!”

    商松年赫然抬头,立即放下手中的事情,都没时间和刘秀打招呼,皱眉查看蓝月的情况。

    “大夫,情况怎么样?”沈风紧张问。

    商松年检查一番,立即开口道:“快,带到静室去,赵志宏,把那半株千年金参拿来!”

    他前半句是对沈风说的,后半句却是对窗口那边药堂的赵志宏说的。

    千年金参,光听名字都知道是了不得的珍贵物品,可商松年却一点迟疑都没有就让人拿来,不得不说,他真的把医者父母心这点做到了极致。

    静室内,商松年用一把干净的小刀将迅速送来的金灿灿人参切下一片,在沈风的帮助下放入了蓝月嘴里。

    做完这些,他抬头叹息道:“该做的我都做了,哎……”

    “商老,到底怎么样?”刘秀替沈风问出了这个问题。

    商松年看着蓝月摇摇头说:“她中的毒老夫闻所未闻,已经侵入四肢百骸,老夫无能为力,只能用千年金参吊住她的性命,可惜,她中毒太深,千年金参也作用不大,最多吊命三个时辰,而且这段时间中随时都会咽下最后一口气……”

    刘秀能听出商松年话语间的复杂情绪,作为一个医者,看着一条生命眼睁睁溜走,这是作为医者最大的无奈。

    “三个时辰么……”沈风深吸口气喃喃到,下意识握拳,指甲都潜入皮肉仿若未觉。

    此时边上的刘秀眉毛一挑,微微转头看向门口方向,那里出现了一个身穿灰衣的老者,他是武者无疑,在刘秀的记忆中,除了那个看不出深浅的大胡子之外他无疑是最厉害的了。

    “参见姑爷,小姐她……”老人来到这里,当即冲着沈风单膝跪地道,然后一脸紧张的看着躺病床上近乎死去的蓝月。

    在他说话的时候,怀仁堂外传来了大量沉重的脚步声,不用出去看刘秀都知道,这里已经被牢牢封锁了!

    沈风转身,曾经作为贵公子的玩世不恭彻底消失在了脸上,他看向老人平静道:“万花城十里外有几个重伤的人,抓住他们,不管用什么方法,从他们嘴里撬出所有信息汇报给我,其他的就不用管了,至于月儿,她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有事!”

    “属下这就去”老人点头,担忧的看了蓝月一眼迅速转身离去。

    接下来沈风什么都没说,来到病床前握着蓝月的手一言不发,房间内安静得落针可闻。

    时间一点点流逝,蓝月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生命气息越来越微弱,如风中灯火随时都会熄灭。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秀猛然眼皮一跳,这个房间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第五个人,他仿佛凭空出现,连刘秀敏锐的感官都没有发现。

    来人是一个面容慈祥的老人,他来到沈风身边第一时间掏出一个精致的玉盒说道:“风儿,你要的天王续命丹我带来了”

    “多谢三爷爷”沈风猛然一颤回头说道,接过玉盒,迫不及待的打开,里面呈现出一颗龙眼大小绽放金光的丹丸。

    当那丹丸出现的一瞬间,金光笼罩整个房间,将一切仿佛都度上了一层黄金。

    这还不止,在金色光芒中,一尊看不清面容的金色身影凌空而立,他宛如镇压世间的帝王,似乎一切在他面前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尘埃!

    看到那模糊的金色身影,刘秀深吸一口气。

    天王续命丹!

    沈风手中拿着的是天王续命丹无疑了,这种神丹妙药本身就自带异象,那宛如帝王般的身影就是最好的证明。

    天王续命丹或许没法解蓝月身上的毒,但她却不会死了,至少百年之内不会死了!

    让刘秀心头微微奇怪的是,自己一直都和沈风在一起,他什么时候把需要天王续命丹的消息传递回去让人这么快带来的?

    (今天只要一更了,和老婆去医院做胎检,情况有些糟糕,哎,心情复杂,望各位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