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活成讨厌的样子

作品:《南山隐

    沈风小心翼翼的捻起盒子内的天王续命丹给蓝月服下,异象顿时消失。

    众人紧张的注视下,蓝月乌黑的嘴唇慢慢变得红润,就连微弱的呼吸都变得有力起来,这一幕让众人都松了口气。

    “月儿,月儿……”沈风拉起蓝月的一只手轻声呼唤,此时的蓝月,像是正常的睡着了一样。

    然而,让众人的心一点点下沉的是,随着沈风的一声声呼唤,蓝月根本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

    那无声无息送来天王续命丹的老人眉头微皱,立即上前两步查看蓝月情况,旋即沉默不语。

    沈风紧张问:“三爷爷,月儿她怎么了?伤势已经恢复,中的毒也被天王续命丹压制了,为什么还不醒来?”

    “她命是保住了,但是……哎……”那老人想要说什么,但却无从开口。

    沈风急切追问:“但是什么啊,三爷爷,从小你最疼我了,告诉我,月儿到底怎么了?”

    “天王续命丹虽然能压制她身上的毒,但这并非专门解毒的丹药,月儿身上的毒已经深入五脏六腑甚至脑髓,这些毒在天王续命丹的压制下和她保持这一个微妙的平衡,能活下去,但能不能醒来就难说了,或许下一刻就能醒来,或许永远都醒不来,若是她能醒来的话,后天经过修行或许有机会彻底解毒,若是醒不来的话,只能维持这种状态直到天王续命丹的药效结束……”老人语气复杂道。

    植物人……刘秀在边上听到这番话,大概知道了蓝月处于什么状态。

    都说人生无常,谁能想到,去年见到的蓝月,那个风华正茂,那个武道修为高深,那个痴情而温柔的女孩子居然会落到如此下场。

    “不应该的,不应该这样的……”沈风似乎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喃喃自语一番,赫然看向边上不语的商松年,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急切问:“商老是吧?你是医者,帮我看看月儿她到底这么了”

    商松年作为一个医者,病人家属所求他当然不会拒绝,上前查看一番,叹息道:“这位公子,情况正如这位老哥所说的那样,病人身上的毒深入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命是保住,能否醒来就看她的造化了”

    沈风浑身一颤,低头看向宛如沉睡般的蓝月不语。

    此时刘秀心头一动,抬眼一看,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无息间这个屋子又来人了,而且还不止一个,整整八个,包括之前送天王续命丹在内的老人,这些人刘秀都感觉不出深浅,他们比之当初遇到的大胡子有过之而无不急。

    他们应该都是沈风蓝月的家人,沈风蓝月的身份不简单,关乎他们的事情,一个个超乎刘秀想象的高手都冒出来了。

    在刘秀打量那些人的时候,沈风开口道:“刘兄,接下来我有点事情要处理,还望见谅,待我处理好之后就去找你”

    接下来已经是沈风的家事,刘秀不便参与,点头道:“无妨,沈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刘秀冲着那些神色复杂的人点点头转身离开房间。

    来到外面怀仁堂大厅,这里虽然依旧人不少,可气氛却无比压抑安静,甚至外面的整个街道都清净了下来!

    在怀仁堂外面,不知何时来了很多人,他们已经将怀仁堂封锁,每个人身上的气息都不差于临江城的小剑君林江河,这样的人起码上百个,甚至刘秀还感觉到了几股和‘大胡子’差不多气息的人。

    沈风和蓝月的来历太过惊人,如今蓝月的遭遇,恐怕要掀起无尽风浪了。

    整条街道都近乎安静下来的气氛中,远处传来了轰隆隆的脚步声,一支支身穿金属铠甲的军队奔赴这里,然而却在一声不知道那里传来的冷哼响起后,那些军队像是遇到猫的耗子,当即放缓脚步。

    “里面那位年轻公子是你的朋友?”商松年也离开了那间静室来到刘秀身后问。

    刘秀点头道:“嗯,商老,那女子的情况真的如此危险吗?”

    “我不知道,因为这已经超过我能力的范畴,甚至之前我对你朋友说的话也是那个老哥暗中让我说的”商老苦涩道,身为医者,却连病人的情况都看不懂,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尤其是对商松年这种行医一辈子的人来说。

    刘秀心头明了,或许商松年治疗一些常见的疑难杂症是一把好手,但关于武者就有些捉襟见肘了,夺命断魂散的毒连天王续命丹这种宝药都无法解除,哪里是他能理解的。

    “你那朋友不简单啊,万花城的城主都带着军队来了,却连进门的资格都没有,希望不要因此牵连无辜吧”商松年看着门外神色复杂道。

    “应该不会,他们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刘秀摇摇头道。

    这里已经不是刘秀能插手的了,想了想,他和商松年告辞一番离去,出门的时候,那些封锁医馆的人像是认识刘秀,都没有阻拦,甚至还礼貌的点头打招呼。

    离开医馆,刘秀慢步在街道上,不知不觉又来到了万花广场边缘,这里气氛很热闹,丝毫没有受到医馆那边的影响,花魁的评选已经到了一个很关键的地步了。

    无心在去看花魁大赛,刘秀随便找了一家酒楼走了进去,来到顶楼一个靠窗的位置叫了一些酒菜。

    沈风像是有话要对自己说,刘秀在这里等。

    这一等便是三个时辰,沈风来了,只有他一人,其他那些刘秀都感觉不到深浅的武道高手并未跟来,来时无声无息,去时无踪无迹,他们像是从未出现过。

    沈风能找到自己刘秀一点都不奇怪,他来到这里,径直坐在了刘秀对面一言不发。

    刘秀也没有打破沉默,给他倒了一杯酒,沈风近乎机械般的端起一饮而下,刘秀也陪着他喝了一杯。

    一杯一杯又一杯,两人沉默的喝着,谁都没有开口打破沉默。

    待到酒至微醺,沈风看着窗外热闹的广场说:“刘兄,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能否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刘秀动作一顿开口道。

    沈风看向刘秀,扯出一个笑容说:“我还以为你会先打听我的来历呢”

    “你我是一见如故的朋友,其他的重要吗?”刘秀喝了一杯酒说。

    沈风一笑,眉宇间轻松了很多,又看向窗外淡淡道:“事情很简单,我准备去醉花荫看看花海,见到有人用毒掳掠年轻女子,实在看不下去,就让蓝鹰杀了作恶之人解救那些女子,谁知惹怒了背后之人遭到追杀,月儿及时出现,他们是打不过月儿的,谁知暗中下毒,月儿大意之下……,后面的事情你大概都知道了”

    “用毒掳掠年轻女子?类似情况我也遇到过,知道背后到底什么情况吗?”刘秀眼睛一眯问。

    当初的毒娘子不就这样?如今又发生,刘秀意识到事情有些复杂了。

    “查清楚了!”沈风沉声道,眼神中蕴含无尽杀意和愤怒。

    刘秀没有打断他,静待下文,同时,对于沈风背后的能量更是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短短几个时辰就查到了真相,这种手段让刘秀都有些心惊,哪怕是有活口的前提下。

    “他们来着一个邪道组织,近半年来才开始活跃,以用毒为根本手段,让人防不胜防,不查不知道,近半年来,这个组织掳掠了近十万年轻女子!”沈风再度开口,有些咬牙切齿。

    刘秀心头一凝,皱眉道:“他们抓年轻女子做什么?”

    “用来培养,进而利用这些女子控制武者,这个组织,在下一盘大棋啊”沈风喃喃道。

    刘秀点点头问:“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若是需要帮忙尽管开口”

    “我要铲除这个组织,就我一个人,这是我欠月儿的”沈风淡淡道。

    刘秀听得出沈风的意思,他应该是知道那个组织一些底细的,为了给蓝月报仇,他甚至都不依靠背后的势力!

    可是,沈风并未练过武,他如何报仇?

    此时沈风转移话题道:“月儿已经回家了,待我彻底铲除那个组织后,就回去和她成婚,到时刘兄一定要来喝一杯喜剧”

    “我一定会去”刘秀点头说,没问之前走后他们两家是如何交涉的,但他知道,蓝月依旧没有能醒来。

    沈风点点头,看向窗外却是沉默下来。

    不一会儿,他叹息说:“刘兄,是不是天底下每个人都这样,最后都要活成自己原本讨厌的样子?穷人讨厌有钱人,但却拼命的想要拥有财富,普通人惧怕武者,却又想方设法的成为武者,我讨厌练武,可如今却不得不拿起那把人人都期待我要拿起的剑!”

    “人生在世,除非不与人接触,否则谁有逃得过这个宿命?”刘秀摇摇头道。

    沈风点点头,然后起身看着刘秀说:“刘兄,借我一个金币吧”

    刘秀将一个金币放在沈风身前,并未问什么。

    沈风拿着那个金币,转身迈步离去道:“刘兄,告辞了,我要去买一把剑,然后,活成自己讨厌的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