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不会是你吧?

作品:《南山隐

    拿着从刘秀那里借来的一个金币,沈风离开酒楼后来到一处铁匠铺,花了两个银币买了一把铁剑,一把最普通的铁剑。

    铁剑材质普通,锻造技术普通,剑鞘是最普通的木头做的。

    因为从小身边就无数人期盼着沈风练剑,叛逆心作祟下,在这之前他从未碰过剑器。

    如今,第一次接触到剑器,当摸到剑器的那一瞬间,沈风只觉整个灵魂都在颤抖,那种仿佛生命缺失了一部分突然回归的感觉让他内心无端升起无尽的喜悦。

    看着手中的铁剑,他却茫然了。

    逃避了这么多年,绕了一大圈,自己居然回到了原点。

    沈风紧握铁剑转身就走。

    他的思绪很冷静,但整个身心却处于一种莫名的亢奋状态,灵魂似乎在欢呼呐喊,握剑的那一瞬间,他的血液都像似沸腾了一样,心底有一种呼唤,拔剑,拔出手中剑,只要你拔出,命运就在你手中!

    ‘剑在手,我便不再是自己了,但,或许这才是自己吧?’

    沈风的心苦涩而茫然,心情很矛盾。

    在他转身之际,那个他称为三爷爷的老人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老人没说什么,身边有一个一人高的箱子,他打开,箱子内露出一本本剑道秘籍,有纸质的,有皮革的,有玉石的,也有金属的。

    似乎早就料到沈风会有握剑的一天,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风儿,挑一本吧”老人看着沈风语气复杂道。

    沈风看了箱子里的各种秘籍一眼,摇摇头转身离去,说道:“不需要,那些,不是我想要的!”

    箱子里的秘籍,可以说单纯的拿一本出来都会引发一场血雨腥风,可沈风却连多看一眼都没有。

    他不知道是自己在抗拒别人的安排还是本能的排斥那些秘籍,总之,沈风的心告诉自己,那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老人不再强求,关上箱子,目视沈风离去。

    “这一天,无数人都等太久了,不算晚,剑骨天生,试剑石总会出现的……”老人低声呢喃,无声无息间,他人已经消失无踪。

    沈风拒绝剑道秘籍后,拿着铁剑漫无目的的走着,本能的来到一家书店中,花了九十多个银币买下了一本剑法秘籍,一本基础剑法秘籍,一本大众货色都算不上的基础剑法秘籍……

    酒楼中,沈风离去后刘秀久久出神。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人生不是一成不变的,正如当初刘秀心头所想那样,沈风总有一天会拿起那把剑,他自己一直都知道,只是他或许没想过会因为这样的原因拿起那把剑。

    人嘛,总是要经历之后才会成长,沈风依旧向往自由,只是未来会换一种方式得到自己向往的那种自由罢了。

    一辈子很长也很短,每个人都要经历很多,岂能尽皆如愿?

    关于沈风接下来的路会走到哪一步刘秀不知道,沈风没说,刘秀没问,他会如何对付那些黑衣人组织,刘秀也没主动问也没有主动要参与,却是留心下来,若是再遇到,该如何处理就如何处理。

    时至正午,不远处的万花广场上传来了欢呼雀跃的声音,声浪如潮。

    花魁出现了。

    那是一朵青色的莲花,片片花瓣宛如利剑,有青色剑形光影闪烁,它在众目睽睽之下绽放,清风吹拂,花瓣竟发出锵锵的金鸣交击之声,凌厉气息让普通人无法直视。

    “一朵青色莲花”

    “居然是一朵剑莲,若练剑之人得到,将能极大的提升对剑道的领悟能力,甚至它本身就是一种剑道的粗浅表现”

    “这是一部独特的剑道秘籍……”

    花魁出现后,人们欢呼,竞相传颂。

    闭上眼睛,刘秀轻轻呼出一口气,旋即睁眼看向万花城某个方向轻语道:“好凌厉的气息,虽淡,却有势不可挡之势!”

    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呼应?谁知道呢……

    中毒昏迷不醒的蓝月应该被带走了,后续如何刘秀不知道,他一个外人也不好去过问,沈风也走了,背影很落寞无奈,未来或许会听到他的故事传唱。

    此间事了,刘秀起身结账离去,接下来他要去醉花荫看看,百花榜揭晓他并未在意,曾经各种各样的选美选秀刘秀听过见过得多了,提不起太大兴趣,况且天下才貌出众的女子何其之多,岂能尽收榜上?

    醉花荫距离万花城两百多里,这里是天下闻名的美景,每一天都有无数人慕名而来,刘秀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千里花海醉花荫,这里是花的世界,因为气候环境原因,这里的花近乎四时不谢,永远都是那么美丽。

    这里游人多不胜数,每个看到醉花荫美景的人都无不沉醉于这里的美丽。

    站在一处山巅之上,看着那连绵无尽的花海,刘秀亦是觉得不虚此行。

    可是,世间越美丽的东西就越危险,这千里花海醉花荫,看似美丽的外表小却蕴含无尽杀机!

    游人最多在外面数十里区域游玩,很少有人敢去深入醉花荫的。

    不说隐藏在花海之间的毒虫猛兽,这里很多看似漂亮的花朵本身就蕴含杀机,致幻的,蕴含剧毒的,甚至吃人的花朵都数不胜数!

    夕阳下的醉花荫是那么的美丽,七彩云霞笼罩,越往深处那七彩云霞就越是浓郁,然而那美丽的七彩霞光,却又给人致命的威胁,绕是刘秀远远看去都感到胆战心惊。

    那七彩云霞分明就是瘴气毒气!

    直到现在刘秀才明白为何醉花荫这样美丽的地方千百年来却没有人把它圈起来了,如此危险的地方谁敢?

    “万花城的花不算花,真正的花开在山野烂漫处……”

    目睹醉花荫的美景刘秀喃喃自语道。

    五彩缤纷的蝴蝶在花海飞舞,游人嬉戏,很多青年男女羞红着脸慢步在花海许下一生的诺言,一切都是那般的美好。

    这里是刘秀此行旅途的终点,回忆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他心头感触良多。

    年幼尚且知道养育之恩的小孩,精明的面摊老板,只想平淡过日子的车夫,一次次对极限发起挑战的武者,外表火热却内心极度自爱表里不一的妖娆女子,玩世不恭的屠夫,渡人渡己的和尚,恪守本心的医者,粗中有细的‘莽夫’,黑暗冰冷的邪道,不自由的人,美丽的风景……

    一幕幕呈现在脑海,这是刘秀的旅途,是别人的人生,他只是一个过客,走过,看过,经历过……

    人世间的纷纷扰扰,当时间过后,一切的一切,最终也要归于平静。

    夕阳落入地平线,最后一丝光辉消失在天边,夜幕逐渐笼罩大地,刘秀深深的看了一眼归于平静的醉花荫,然后转身,腾空而起,消失在了天边。

    姑且归去,待来年,是否尘世依旧?

    刘秀回山了,他并未在醉花荫过多驻留,尽管这里是他此行的目的地,看过便罢了……

    来时的路,刘秀走了差不多一个月,归途他却只花了半晚上。

    明月高悬,生死崖那边的山间依旧,只是在那深山密林中,谁知演绎着多少生命的轮回?

    竹楼静静的伫立在小山坡上,雪山如故,远处的湖泊依旧宁静,薄雾升腾如梦似幻,一切都是那么安宁。

    落于平原边上,刘秀一步一步走向竹楼,心也一点点平静下来,外界的纷纷扰扰并不能打扰到这里。

    平原上的鹿群比去年壮大了,离去时种下的果树已经花谢,枝繁叶茂在月下投下婆娑阴影,庄稼也生长良好。

    去时无多,归来已是几经风雨。

    “大老虎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小白也应该在山间,居然连一个迎接的都没有……”刘秀撇撇嘴,推开了竹楼的门。

    正要踏足竹楼的时候,他脚步一顿看向湖泊方向。

    那里,平静的湖面荡起丝丝涟漪,月光像是打碎的银盘洒满了整个湖泊。

    邻居那庞大的身影渐渐出现在湖面,朝着刘秀方向看了一眼,然后静静的对月吞吐。

    “看一眼什么意思,好歹也是邻居那么久了,招呼也不打,没礼貌……”

    心头嘀咕,刘秀冲着那边挥挥手,然后踏足竹楼。

    点燃一根蜡烛,看着离去无多的家,刘秀挠挠头,总觉得哪里不对,心头古怪,旋即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一遍,却并未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头的。

    “到底哪里不对劲呢?”

    刘秀皱眉纠结,目光一寸寸扫视竹楼,猛然心头一惊,一股寒气从脚底板升起直冲脑门。

    我这屋子太干净了点吧?出去近一个月了居然没有落灰?

    总算是明白什么地方不对劲的刘秀心头发毛,见鬼了,谁帮自己整理的屋子?

    一时之间各种惊悚的念头出现在刘秀脑海……

    心头毛毛的,刘秀放下背篓出门来到湖泊边,看着伸出半个庞大身躯对月安静吞吐的邻居问:“问你个事儿,最近这山里是不是有外人来啊,而且还近过我的屋子,这个事情不搞清楚我心里不踏实”

    巨蟒脑袋微微低下看了刘秀一眼,猛然间尾巴突然伸出水面轻轻一抽,一股水流被抽得向刘秀方向席卷而来。

    “好好好,不打扰你行了吧,真是,至于生气么,我不过就问问而已,话说不会是你吧?应该不可能,你那么大体型我的小屋可装不下……”

    面对那激射而来的水流刘秀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跑,既然邻居没有异常反应那应该算是没事了。

    难道自己的屋子是小白带着蜜蜂收拾的?嗯,完全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