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水车

作品:《南山隐

    在刘秀的一再追问下,洛桑父子这才吞吞吐吐的说出了实情。

    他们身上的伤势是因为参与了和隔壁村争水引发的一次群体械斗造成的。

    在林边村那条小河上游十几里外有一处不大的水库,那水库的水干系着近几十里沿河两岸的田地灌溉,沿岸的田地泾渭分明,以小河为界限,左边的田地属于林边村,右边的田地属于上林村。

    这不农忙时节嘛,两个村子的田地都需要水流灌溉,可水库只有一个,且水位摆在那里,若是水库的水往林边村这边流的话,上林村绝大部分的田地就没法灌溉了,反之毅然,如果往两边流的话,下游近半田地都用不上水……

    于是乎,为了争夺水库的流水问题,两个村扯皮一段时间后,在几天前引发了一场数百人的混乱械斗,洛桑父子身上的伤就是这么来的。

    直到现在水流问题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搞不好什么时候为了这个事情两个村还得干一架。

    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刘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那水库不属于某个村子,追述起来的话还是多年前两个村子共同修建的呢。

    因为争水而引发的械斗,对错问题就没法划分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刘秀也不可能为了这个而跑去把上林村的人揍一顿。

    刘秀小时候就生活在农村,这种事情也经历过,两个村子为了争水大打出手的情况时有发生,农村人火气一上来就没个轻重,打死人的事情都不再少数,连官家都不好管。

    “总之这个事情刘先生你就别管了,村长会想办法解决的”最后洛桑老爹无奈道,为了争水,两个村子几乎每年都要干上两驾,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沉吟片刻,刘秀纠结道:“你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总不可能每年都干一架吧?打伤谁都不是好事儿不说,耽误了地里的事情也得不偿失”

    “一直都是这样,还能怎么办?恩公别操心,等我把伤养好了再去捶他们一顿,打服了就没事儿了”洛桑抬头瓮声瓮气道。

    刘秀无语,你这都快缺胳膊断腿了还打?别把小命给整没了。

    其实想想,这才是大多数人的真实生活,家长里短,鸡毛蒜皮,那些什么关乎苍生的大事儿啊武者之类的距离他们太遥远了,纠结邻里干一架就是了不得的大事儿。

    心念闪烁,刘秀疑惑问:“我看村子外面那条小溪虽然不大,却也常年水流不断,按道理来说灌溉田地完全足够了,没必要再去争水库里的水吧?”

    洛桑父亲说:“事实的确是这样,可田地比溪水高啊,溪流里的水也流不到田里去,一桶一桶的去提一天下来都浇灌不了多少旱地作物不说,水稻田里需要大量用水,那得提到什么时候去?唯有处于上游水库中的水沿着沟渠流下来才能满足田地灌溉”

    嘴角抽搐,刘秀无语道“你们就没想过就地把溪水的水位提高灌溉田地?”

    “刘先生的意思是说再修一个水库吧?那不现实,田地就在溪边,水位升高后会淹没很多田地的,再说,溪流常年不断,也没法修水库啊”洛桑老爹摇摇头道。

    刘秀有点头疼,道:“用不着修水库,在岸边弄几个水车不就得了?”

    “水车?水车是什么?”洛桑和他老爹面面相窥一脸茫然。

    得,刘秀估摸着自己又得冒充一次发明家了,大致解释了一下水车的用途,他们父子顿时惊为天人,居然还有这种东西?

    刘秀心说水车不止能用来抬高水位灌溉庄稼呢,再加几个简单装置搞个磨坊出来磨面粉春米的事情都解决了。

    琢磨片刻,刘秀见天色还早,说:“要不这样,去把村长找来,召集村里的木匠铁匠,大家齐心协力今天就搞一个水车出来,后面你们再跟着弄几个,一劳永逸解决田地灌溉问题,这样以后也不用为了争水和隔壁村大打出手了”

    水车这种东西结构简单,人手和材料够的话半天就可以做出来,虽然刘秀不是什么烂好人,却也不想看到村民们为了争水每年都打得你死我活,顺手而为的事情,没必要藏着掖着。

    如果真能解决这个问题,那可是关乎整个村子的大事儿,祖祖辈辈都受益,洛桑父子坐不住了。

    “刘先生你稍等片刻,我这就去找村长”洛桑老爹拄着拐杖站起来道。

    刘秀立即拦着他说:“大叔,你身上有伤不方便,还是我去吧,多走几步路的事情”

    “那怎么行,刘先生你坐着就好,小溪,小溪,死哪儿去了,快去把你村长爷爷找来……”

    不久后,得到消息的老村长来了,一听刘秀能弄出什么水车解决田地灌溉问题,顿时风风火火的离去召集木匠铁匠,哪儿还有老态龙钟的样子?

    然后,林边村热闹了,一大群人来到河边,搬来木头在刘秀的指点下开始造水车,有了去年蚊香的前车之鉴,没有人怀疑刘秀所说的水车的真实性,一个个干劲十足。

    这边叮叮当当的忙活中,河对面慢慢的聚集了一群上林村的村民隔岸观望,一个个手拿刀叉棍棒,大有你林边村聚集那么多人是想干架还是咋地的意思,然而这边压根就不待理会的。

    水车又不是什么高科技,甚至是刘秀只提了一个大概,林边村的木匠就懂了,人多力量大,一通忙活下来,中午时分就弄出了一个十米高的水车。

    当水车被安装在小河中,河水冲刷水车旋转把水带到高处后,整个林边村轰动了,人们欢呼雀跃,祖祖辈辈都困扰的问题居然就如此解决了,怎能不激动?

    激动过后却是悲伤,很多人甚至跪地痛哭,若是早点有水车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村民因为争水引发的械斗而落下残疾甚至死去了。

    “上林村的,水库的水我们林边村不争了,你们自己玩去吧,最好淹死你们”

    “看到了吧?这叫水车,刘先生说它不但能用来浇地,还能磨面粉舂米呢,去年你们学我们村做蚊香,这水车你们也会不要脸的学去吧?滚滚滚,不想再看到你们……”

    水车弄出来后,效果立竿见影,本身就和上林村不对付的村民们,当即就冲着对面上林村村民叫嚣起来,对面上林村的村民看着水车震惊茫然,面面相窥愣是接不上嘴。

    “刘先生,你这又一次帮了我们大忙啊,都不知道如何感谢你了”老村长老泪纵横的看了水车一眼,说话的时候当即就冲着刘秀跪了下去。

    刘秀吓了一跳,赶紧将其搀扶起来道:“使不得使不得,这样会让晚辈折寿的,举手之劳的事情,而且我只是出了个点子,动手的还是大家,担不起这样的大礼”

    “使得使得,刘先生,你都不知道,有了水车之后得减少多少为了争水械斗而造成的死伤,对于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可对我们来说却是活人无数的大事儿,务必受我一跪”老村长老泪纵横道,坚持要给刘秀下跪。

    “感谢刘先生,请受我们一跪……”

    这边刘秀还没打消老村长固执的一跪,其他村民反应过来后,也不知道是谁咋呼一声,于是呼啦啦一群人就冲着刘秀跪下了。

    将心比心,想到小时候老家村里也是因为争水械斗打死打伤的事情,刘秀完全理解这些村民的心情,眼圈也有点发红。

    面对跪了一地的村民,刘秀沉声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都起来,我不过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你们若再这样的话,以后我都不再踏足你们林边村一步了,我说到做到,若是你们不立即起来的话,我转身就走!”

    村民们见此,生恐刘秀真的生气转身就走,不得不起来,可一个个看着刘秀的眼神,那种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见村民们都起来了,刘秀暗中松了口气,这帮村民动不动就下跪磕头,这也是刘秀不怎么踏足村子的原因。

    接下来打铁趁热,老村长安排村民加紧多弄几个水车出来一劳永逸的解决灌溉问题。

    后续的事情刘秀就没管了,只是告诫了一些经常给水车轴承之处上油减少摩擦损伤的注意事项,把磨坊的构想也解释了一遍,随后回到了洛桑家。

    已是下午时分,洛桑母亲已经张罗了一桌饭菜,在他家热情挽留下,刘秀留下来吃饭。

    不过在吃饭的时候却是发生了一场闹剧,却是老村长带着几个村民用拐杖把洛桑的大嫂给撵到刘秀跟前要她赔罪。

    一问之下刘秀哭笑不得,却是洛桑大嫂以为他那些医书是什么值钱玩意,偷了几本去问村子能不能卖钱,结果被村子几句话就套出了医书的出处,这才有了这一出。

    于是,洛桑一家羞愧难当,医书归还后各种陪不是。

    这事儿整得,刘秀好气又好笑,固然刘英这种人有点恶心人,刘秀也不能真把她怎么样,待下去只会给这个家添乱,干脆眼不见为净,饭后就立即把那些医书整理打包离去回山。

    商松年一辈子收集的大部分医书和行医心得都送给刘秀了,镖局用了两辆马车才送来,本来老村长是想让一些村民帮刘秀运回山里的,结果刘秀一只手就拎着小山般的一大捆书籍抗在肩上挥挥手就走了。

    看到这一幕的刘英差点吓尿,万分庆幸刘秀没和她计较,否则的话还不一巴掌把她拍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