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摊上事儿了

作品:《南山隐

    对于要不要把稻谷脱粒机推广出去这个问题,刘秀内心还是有些举棋不定的。

    倒不是说他舍不得,那玩意又不能用来吃,没必要藏着掖着,而且他也没想过靠这玩意捞钱,目前的生活已经够可以了。

    不可否认的是,稻谷脱粒机一旦推广的话,绝对是一件惠民无数的事情,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功德一件。

    毕竟脱粒机不但可以帮助稻谷脱粒,还能用在麦子上面,一旦到了秋收季节,不但能减轻无数农民的劳动力,更是抢收的利器!

    农民都是一群看天吃饭的劳苦大众,并不是说庄稼种植下去就一定能收获了,君不见无数农民累死累活一年下来,结果一场暴雨之后一年的辛苦劳作就白忙活了。

    而他们一旦拥有了脱粒机,不敢说完全,至少很大程度上能够减少天灾的危害,再不济也能将地里可以收获的庄稼快速抢回去一部分。

    从内心来说,刘秀是很想将脱粒机这种技术分享出去的,毕竟他自己就是农村家庭出生,亲自经历过一年辛苦劳作却颗粒无收的心酸。

    甚至若是可以的话,他还想把耕犁技术,作物的育苗移栽技术和脱粒机这些关于农业生产的东西都推广到全天下,让天下农民增产增收减少饥饿。

    作为从农村走出来的人,刘秀太知道农民的不容易了。

    可是吧,推广这些东西可不是说说而已,其中牵扯太大了,稍不注意对自己或者对他人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他的这些技术是能让农作物增产增收的,这种增加并非一家一户,涉及到全天下,那得是多么可怕的影响力?

    尤其是在这个没有国家概念的世界,各方实力把持一方,若是被他们知道了这些技术,谁不眼红?一旦眼红之后就想要把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毕竟人心都是见不得别人好的,如此一来,最先掌握这些技术的人是什么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这种情况是可以预料的,一旦操作不好别说惠及万民,搞不好还会引发波及无数地方的大混乱!

    细思极恐,这个世界的农民为什么安分守己?因为他们还挣扎在温饱线上,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那么多,一旦他们吃饱了,就该那些所谓的上位者和武者心慌了,因为那个时候的农民不再为肚子发愁之后,就会想要得到更多,如此一来,无数农民和上位者的冲突将是不可避免的。

    牵一发而动全身,看似小小惠民技术,深入去想的话后果不是刘秀想看到的,他是有心想要普通劳苦大众过得好点,却不是想要给他们带去灾难。

    “这件事情急不得,必须得慢慢来,要么是润物细无声的进行,一点一点把技术普及出去,让这个世界有一个接受的过程,必须要稳,不能出现大的动乱,直到最后人人受益之时,那时已成定局,也就无伤大雅了,除此之外,想要快速普及的话,除非是和一个或者多个能镇得住场子的势力合作推广……”

    皱眉沉思,很快刘秀就打消了第二个想法,人心是最不能揣摩了,一旦那样的势力知道了这些技术他们还会合作吗?再说,他刘秀凭什么去和人家合作,一旦表露出目的的话,迎接他的估计不是合作推广而是控制!

    “哎,目前看来,这些东西只能暂时藏拙在山中了……”思索之后刘秀轻轻一叹。

    很多时候就是这么无奈,明明是一件大好的事情,因为各方面的原因而无法公之于众。

    这个事情刘秀压在心底,他知道急不得,有句叫步子迈大了容易扯到蛋的话绝非说说而已。

    当然,他也并未放弃把这些技术推广出去的想法,如何稳妥的操作他已经有了打算。

    说白了就是花时间润物无声的一点点把技术推广出去,让这个世界一点点接受,不至于一下子就推翻以往的模式造成动乱。

    “或许我想多了吧,这个世界大体还是农耕社会,我也没有深入去了解这些农业技术,说不定人们的耕作方式比我掌握的更先进呢,今年就算了,明年吧,先观察一下在做打算……”最后刘秀摇摇头自嘲一笑。

    他都想好了,明天初春先暗中观察一下人们是如何耕作的,如果人们的技术比自己的好他就不准备显眼了,若是还停留在相当落后的阶段,他也不会吝啬手中这些技术。

    窥一斑而见全豹,其实从林边村的情况刘秀就大致能猜出这个世界的农耕水平处于什么状态了。

    “如果,如果这个世界的耕作技术还很落后的话,那么从明年开始,就把自己掌握的技术一点点推广出去,就以林边村为试点,先让他们学会给庄稼施肥,过个两三年,他们适应了,看到好处了,其他地方差不多也学会了,自然而然的就把施肥这种技术辐射出去了,下一步再教他们作物育苗移栽技术,如此过个两三年后,再推广耕犁技术,又几年后脱粒技术这些……,如此一来让这个世界有一个接受过程,不显得突兀,又不至于把我推向风口浪尖……”

    心念急转,刘秀很快就有了一个完整计划,实施起来不难,最多就是花费的时间长了点而已,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

    甚至刘秀还有另一个想法,不管怎么样,他总是会死的,这个他从来都不否认,而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他只是一个外来者,时间长河过后,这些东西就当做是他存在过的证明吧。

    抛开烦恼不去想那么多,刘秀的日子又悠闲了下来。

    地里的庄稼日渐成熟,却还没有到完全能收获的时候,为了避免一场天灾让自己的庄稼竹篮打水一场空,刘秀也没法出远门,得看着才行。

    清闲的日子刘秀也不是什么都没做,又去了一趟青柳镇买回来几个坛子,种的辣椒慢慢的在红了,他先摘了几十斤,混合姜蒜切碎,放上食盐搅拌均匀,最后放坛子内密封好,等它自然发酵,这样一来个把月时间他就能吃到糟辣椒炒的菜了。

    小时候刘秀的母亲每年都会做几坛糟辣椒,无论是炒菜还是炒肉,放一些进去都异常下饭,如今他有点怀恋那种味道,趁着没事儿就做了一些。

    “再过十来天,庄稼就可以陆续收获了,看来因为这个世界一年时长的关系,庄稼完全没必要等到秋天再收获……”这天晚上,刘秀在水榭露台上一边拨番薯皮一边看向平原上的庄稼嘀咕。

    番薯是刘秀在自己种植的地里刨的,个头没有记忆中动不动就几斤一个那么大,却也不小,小碗大的个头比去年沈风捎来的要大很多,刘秀提前刨了一些尝尝鲜。

    此时刘秀手中的番薯是烤的,他烤番薯的技术不怎么样,很多地方都烤糊了,但这并不影响烤番薯的味道,轻轻拨开外皮,内中金黄的番薯热气升腾香味扑鼻。

    “也不知道沈风最近如何了……”

    看到番薯刘秀就想到了沈风,刘秀看着远方的夜色嘴里嘀咕。

    正在猜测踏上武者这条路的沈风如今到了什么层次,拿着烤番薯的刘秀表情定格,浑身汗毛直竖看着前方吞了口口水道:“有事儿吗?”

    这会儿刘秀浑身紧绷,大有见事不对拔腿开溜的架势。

    此时原本在湖泊中心安静对月吞吐的巨蟒居然摇曳庞大的身躯来到了刘秀水榭不远处,庞大的头颅伸了过来距离刘秀不到十米,冰冷的眸子注视着他。

    如此近距离的和邻居对视,这是刘秀第一次,心里的压力可想而知有多大,他问的话当然是对着这个邻居说的。

    好端端的它跑我这边来干啥?刘秀心头忐忑的猜测。

    然而此时巨蟒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刘秀,也没有多余动作。

    你到底想做什么倒是吱个声啊,这样整得我压力很大……

    心头无语嘀咕,刘秀看着巨蟒也不敢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迟疑中,他看向手中拨好的番薯,小心翼翼的举起说:“你想吃这个?”

    巨蟒点点头,直勾勾的看着刘秀手中的烤番薯,甚至还伸舌头舔了舔嘴唇,这画面看上去无论如何都有点诡异。

    刘秀当场就差点翻白眼,你想吃番薯多大个事儿啊,给我整这么惊悚,还以为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呢。

    心头悄悄松了口气,刘秀把拨好的番薯丢了过去说道:“接好”

    面对飞过来的番薯,巨蟒都不待张嘴的,舌头一卷番薯就消失在了它嘴里,然后继续看着刘秀。

    额头黑线划过,刘秀只能继续拨烤好的番薯。

    看到没,我烤的番薯连隔壁邻居都馋得主动上门求投食了……

    结果就是,刘秀烤的番薯全都进了巨蟒的嘴巴,他自己还一点没吃上,看着一桌子的番薯皮他差点欲哭无泪。

    相对于巨蟒的体型来说,刘秀烤的那点番薯连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它吃完之后也没为难刘秀,最后舌头舔了舔嘴唇慢慢游走了。

    “它最后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似乎尝到了味道还想有下次?额,话说回来,我这邻居估计之前从来没吃过熟食吧?这次是番薯,下次会不会继续跑来蹭吃蹭喝?”看着邻居离去的身影刘秀一脸我是不是摊上大事儿了的表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