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预感

作品:《南山隐

    从山外回来后,刘秀就全心全意的开始捣鼓酿酒事宜,压根没有想过路上随手锤死的居然是邪道组织一个片区的小头目。

    哪怕知道他恐怕也不会太在意……

    大山深处,雪山半山腰,距离温泉小屋百多米外,刘秀又搭建了一个棚子,这是他专门用来酿酒的地方。

    之所以选择在这里酿酒,他有自己的用意。

    酿酒的最后一道工序是蒸馏,发酵好的原材料加热之后,酒会化为水汽升腾,冷却后流出就是酒了,选择在雪山上,这里温度很低,便于水汽冷却。

    在刘秀的一些记忆中,酿酒蒸馏这道工序会有专门的冷却装置,甚至还会淋水加速冷却,他选择这个地方能够省却不少功夫。

    “快三个月了,从工具的打造,材料的选取,一次次失败,浪费了那么多粮食,马上就要成了……”

    棚子内火烧得很旺,暖烘烘的,棚子外却是寒风刺骨。

    灶台上,一个类似蒸笼的全封闭装置正在被加热,内中是发酵好的酒糟,顶部有一根竹管延伸出来,竹管下方放了一个坛子。

    随着不断加热,‘蒸笼’内热气上涌,热气来到顶部后遇到低温的盖子冷却凝结成水珠,水珠多了开始汇聚往下流淌,然后顺着小口流出。

    竹管出口,一滴水滴出现,落入坛子内。

    “成了!”刘秀眼睛一亮。

    那一滴水滴就是酒,随着它的出现酒香味开始弥漫,闻着酒香味,刘秀感觉到自己这几个月的努力都值得了。

    纯粮食酒,自己总算是捣鼓出来了。

    当竹管中最开始的一滴酒出现后,越来越多,后续连成一线流入坛子内,酒香味也越来越浓。

    “酿酒师傅说,实际上这头道酒并不适合喝,虽然不知道什么原理,但是听专业的应该没错……”

    嘴里嘀咕,待到坛子内接了半坛头道酒之后,刘秀将其移开换上了新的坛子,接下来的酒才能正常饮用。

    后续继续接酒的时候,刘秀看了看半坛头道酒,想了想他决定尝尝,了解一下为什么这头道酒不适合饮用。

    用竹筒做的酒勺盛了一些,喝了一小口,然后刘秀全都给吐了。

    “酒味很淡,度数估摸着和啤酒差不多,难怪不适合饮用,有点刮喉咙不说,这酒喝多了容易打头”

    摇摇头,刘秀算是彻底认可了酿酒师傅的说法。

    又尝了尝第二个坛子内的酒,尽管酒味还是有点淡,不过却没有了那种刮喉咙的感觉。

    “自己酿的酒,感觉就是不一样”看着源源不断流出的酒液,刘秀回味了一下味道喃喃道。

    这酒肯定比不上猴儿酒的,但却包含了刘秀的努力和心血,味道能一样么?

    酒味淡没关系,后续再蒸馏两次就可以了,酒精的沸点比水高,很容易就能提纯出来,到时候二锅头三锅头的还不是随便刘秀怎么搞。

    蒸笼内的酒液在源源不断的流出,不过到了后面酒味就越来越淡了,待到差不多之后刘秀扯火停下,一锅酒糟,最终得到了五坛酒,每一坛大概也就四斤的样子,他这一锅毕竟不是很多,虽然不知道别人酿酒的产量问题,但刘秀自己还是满意的。

    然后,他又马不停蹄的清理工具,把得到的酒进行二次三次蒸馏。

    三次之后,一二十斤酒就只剩下不到十斤了,度数的话估摸着有四十多度,品尝之后刘秀总算是找到了曾经的味道,更难能可贵的是,这是纯粮食酒,没有经过香精勾兑的,味道很纯。

    “不知不觉已经秋天了,时间过得真快,不久后要入冬,干脆整个冬天都用来酿酒好了,到时候雪山上的冰雪中窖藏一些,果树下也可以埋一些,湖泊中也放一点,不知道时间过后分别窖藏的味道有没有什么区别”

    看着外面满山秋叶刘秀心中已经有了打算,看书拉二胡之余又给自己找到了事情做。

    不过要一个冬天都酿酒的话,自己的粮食怕是不够用,不过没关系,去山外买就是了,反正这个世界的粮食也不是化肥催生起来的,用起来安全放心。

    不过在此之前,自己把酒酿好了嘛,刘秀得找个人分享一下。

    山里人是没有了,所以他看向了湖泊方向,于是抱着十来斤酒腾身来到了湖泊中的水榭露台上。

    这会儿还没到饭点,邻居并未出现,刘秀招手,一块拳头大的石块落入手中,他直接朝着湖泊中心丢了过去。

    然后,巨蟒的脑袋出现在了水面,那眼神,看着刘秀似乎在问你是不是想打架。

    以往都是巨蟒自己出现的,刘秀这主动招惹还是第一次。

    面对那眼神,刘秀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转而一想不对啊,我是拿好东西来分享的,怕啥?

    “别那么看着我,你看这是啥?我自己酿的酒,很不错的,来来来,品尝一下,就这两坛,我分你一坛怎么样?”举起手中的酒坛,刘秀转而冲着对方理直气壮道。

    巨蟒看向刘秀,丢给它一个你是不是想把我灌醉的嫌弃眼神,都不待搭理的,沉入水底消失不见。

    如此一来,刘秀傻眼了,挠挠头喃喃道:“我做的饭菜你吃,这酒你咋就不喝呢……”

    摇摇头,搞不懂是不是邻居属于那种滴酒不沾的,刘秀一琢磨,得,既然你不喝,那我去找‘别人’。

    于是乎,刘秀先去山里找到了小白。

    这段时间刘秀时不时的给它一副药剂,小白又长个了,如今都快足球大小的体型,身躯也彻底变成了白色,甚至有点朝着玉质方向发展,这样的小白若是趴哪儿不动的话,根本就是件艺术品,完全让人感受不到它具有什么样的威胁。

    小白的身躯坚韧程度如今远超普通钢铁,翅膀锋利无比,它还有一群小弟啊,若是全部出动的话,铺天盖地宛如乌云席卷,火力全开的话刘秀都有点怕,好在蜂群并不敌视他。

    找到小白,它和刘秀亲昵片刻,刘秀给它自己酿的酒喝,小白是来者不拒,只要是刘秀给的,然后它喝了半斤的样子,结果飞都飞不起来了……

    “酒量真差”

    将小白放回山洞中,刘秀又去找到了大老虎,这家伙也长个了,体长差不多十一米,不过看到刘秀之后温顺得和猫咪没什么两样。

    然后吧,刘秀的蒸馏酒,它两斤下去就开始迈八字步,发疯似得咆哮,然后一头冲近丛林里去找对手干架去了。

    “白长这么大个头了,喝点酒就开始发疯”

    撇撇嘴,刘秀也没搭理它,如今的大老虎,就它那体型,寻常猛兽遇到它完全是送菜。

    最后,刘秀拎着剩下的酒去了猴群找猴王喝酒。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最开始刘秀来这里抢猴儿酒双方还结下了梁子呢,后续刘秀给它药剂,几次之后双方关系直线上升,如今可谓到了勾肩搭背的程度。

    剩下的高度蒸馏酒刘秀和猴王喝光,猴王不愧是经常喝酒的,压根就是个酒桶,加上它那体型,屁事儿没有,完了还拿出猴儿酒招待刘秀,最后更是拍着胸膛,似乎在说你都想着我我也不能吝啬,于是在刘秀走的时候它送了刘秀很多猴儿酒。

    “唔,秋天了呢,你这是要腾地方酿新的猴儿酒了吧”

    撇撇嘴,虽然看穿了猴王的意图,不过对方送的猴儿酒刘秀还是笑纳了,猴王也是真心大方,不知道哪儿来的掏空树干,给刘秀装了一两百斤猴儿酒……

    回到竹屋之后,第二天刘秀开始了新一轮的酿酒大业,之前几个月积累了成功经验,接下来只管造就好了。

    邻居居然不喝酒,这倒是刘秀始料未及的,不过这样也好,如果对方喝酒的话,以它那体型,一旦喝顺嘴了,自己酿再多都不够它喝的。

    去镇上买粮食,买坛子,回来酿酒,日子一一天天过去。

    从盛夏开始酿酒,秋天才真正成功,后续源源不断的把酒酿出来,秋天过了,天气开始寒冷,寒风呼啸,冬天来了,大雪封山。

    刘秀的酒也越来越多,果树下,雪山上的冰雪中,甚至湖泊中莲花湖低他都窖藏了不少,闲着也是闲着,他就当打发时间了。

    尽管这段时间刘秀多次去过青柳镇,不过那边的格局他并未留意,每次都是买完东西就走。

    值得一提的是,冬天来临后,刘秀难得的清闲了很多,原因是小白还是邻居都冬眠了,尤其是邻居的冬眠,他也不用每天赶着点的做饭。

    当然,邻居是不是真的冬眠他也不知道,反正没去湖里看过。

    日子悄然飞逝,寒冬过后,天气回暖,冰雪开始融化,很快又要到万物复苏的季节。

    “再过几个月,我来到这个世界就两年了……”

    雪山上,温泉小屋内,刘秀给自己温一壶酒慢慢品尝看着窗外喃喃道。

    旋即他又皱了皱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有一种预感,似乎自己身上即将要发生什么变化,可具体是什么他又不知道。

    没有感觉到危险,不是坏事儿,顺其自然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