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作品:《南山隐

    将水榭‘清扫’干净,刘秀看向了两千多米外小山头上的竹楼,旋即微微闭眼,用思维去感受,顿时,竹楼内的一切都印入脑海,他‘看到了’自己存放的粮食,书籍,药材,刀等等事物。

    心念一动,原本挂在竹楼墙壁上的长刀动弹了一下。

    “有些模糊,两千多米,是因为距离太远了……”

    皱眉沉思,转而刘秀又选择隔空控制竹楼内一个竹制的杯子,没有任何意外,杯子飞起,跨越两千多米距离落入他的手中。

    把玩了一下手中的杯子,刘秀若有所思,然后靠近竹楼一点点调整距离实验。

    待到千米之后,心之所起,竹楼内的长刀锵一声出鞘,咻一声划破长空落入他手中。

    持刀站在虚空中,轻抚刀身,他又将其丢了出去。

    咻咻咻……

    下一刻,长刀穿空,以刘秀为中心,在半径千米内的天地肆意飞舞,破空之声不绝于耳。

    “千米距离,以意念驱动,能隔空控制长刀肆意飞舞劈砍,不过,我的意念不是很强,这样的控制远远无法和手握长刀劈砍相比,倒是胜在方便,其次,距离越远意念辐射范围越弱,两千米左右印入脑海的景象就开始模糊了,控制物品的重量还不足一斤,后续随着自身成长这个范围会越来越大……”

    最后,刘秀召回长刀心头进行总结。

    一朝蜕变,他自身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御空飞行,隔空控物,意念观看天地,诸般种种妙法自生。

    随后,刘秀来到竹楼,将这里‘清扫’一遍恢复清洁。

    站在竹楼露台上,他看向不远处土地中的庄稼幼苗微微皱眉。

    “百日筑基,三个月过去,这一季庄稼浪费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三个月时间,那么多幼苗挤在小小的苗圃中生长,得不到养分滋养,长得无比纤细不说,很多都已经枯萎死去。

    指尖凝聚出一滴蓝色水滴,滂湃生机弥漫,此时刘秀能够感觉到,只要自己愿意的话,完全能让这样的水滴在一小片区域内形成小雨规模,足以催生那些作物,但想了想还是放弃,庄稼已经过了生长季节,强行改变生长规律的意义不大。

    “如今已经不用再服用药剂,吸收天地间无处不在的能量就能继续滋补我的身躯,百日筑基之后已经是另一个天地,那么接下来该如何?”

    此时刘秀不禁开始思索起接下来的路。

    养身功练习到如今,帮他百日筑基,这套功法的作用似乎已经到了一种程度,效果依旧有,却已经开始微乎其微了。

    “算了,纠结这么多做什么,修行本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养身功既然还有用,那就继续练习吧,至于未来……,修行之路在天地自然,在滚滚红尘,只要用心去感悟,总能找到未来的路的,如今筑基已成,成就宝体,打下了无与伦比的根基,任何修行都能事半功倍!”

    摇摇头,抛开这些,刘秀心情归于平静。

    对于力量,他其实并不过于执着,当然,生命的进化肯定是身心愉悦的,顺其自然吧。

    实际上他内心已经有了隐隐约约的想法,天有三宝日月星,人有三宝精气神,人身是一个整体,蕴含无尽宝藏,如今筑基已成,接下来应该就是开发人体宝藏的时候了。

    这个开发过程必定是缓慢而漫长的,需要持之以恒,不必刻意去追逐,顺其自然去积累自身,到了一定程度,精气神提高,种种神通妙法也就自然而然的出现了。

    “修行之路,目前来说,大概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筑基,铸造无上根基宝体,如今我已经达到,下一阶段应该是识藏阶段,认识自身宝藏,将其开发出来,还没有什么头绪,只能慢慢来了,最后应该是神魂方面,那一步距离我还很遥远,神魂无比脆弱,精神意志的增长无从入手,只能是积累自身的时候任由它自行缓慢增长,人是一个整体,体魄强大自身宝藏也就更加强大,精神意志也是宝藏的一部分,反过来,精神意志强大了,也能让我更清楚的认识自身,各方面相辅相成,是一个整体,每一个方面的提升都能促进其他方面增长,如此循环,缺一不可……”

    心灵通透,这些东西只在刘秀脑海快速闪过,然后,他看向湖泊方向。

    墨灵,她应该就是处于修炼神魂的层次,种种神通妙法真心无法揣测。

    如今刘秀已经能够清晰的认识到自己和对方的差距,他倒是一点都不沮丧,毕竟墨灵都修行了多少年?他才修行多久?完全没法比。

    抛开这些,刘秀的生活再度归于平静,不疾不徐的做了一顿丰盛饭菜,就当是给自己庆贺了。

    然而当刘秀把饭菜拿到水榭中去的时候,墨灵却是没有出现与他一同用餐。

    “这是在纠结以何种形态来面对我么?若是以本体的话,我毕竟都见过她人形状态了,若是以人形状态的话,人家女孩子家家的估计不好意思吧……”

    心头自语,刘秀也没太纠结,时间久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自然而然就好。

    邻居居然能变成一个女孩子,虽然有点意外但刘秀却并未太过吃惊,这样也好,一个人在山里,多个朋友也不会显得太无聊,尽管这个朋友是妖。

    妖啊,这种事情都能被自己遇到,人生境遇尽如此奇妙。

    吃完东西,墨灵始终没有出现,刘秀也没在意,自顾自的收拾,天色晚了,安然入睡。

    隔天一早,刘秀惯例起来练习养身功。

    这次练习他又有了不同的感受,在没有服药的前提下,随着养身功的练习,天地间无处不在的能量汇聚而来融入他的身躯,他能感觉到,在这些能量的滋养下,自己的身躯在一点点改变。

    这种改变不再体现在力量的增长上,反倒是一种沉淀,以一种刘秀不太懂的方式潜伏,或许到了某种程度,这些沉淀必定回带来惊人效果。

    除此之外,再度练习养身功让刘秀惊讶的是,他亲眼看到了天边有紫气横跨无尽虚空而来,融入己身,最终消失无踪。

    “紫气东来,应该是在滋养我的神魂,只是神魂本身就是脆弱的东西,我如今还无法切身感受,如今看来,养身功的作用不止是帮我铸造宝体那么简单,持之以恒的练习,识藏甚至后面的神魂阶段都还有用!”

    这一发现,让刘秀心头欢喜,效果慢没关系,就怕没效果,这样一来,他就不用再为以后的路该怎么走而纠结了,继续练习养身功就是。

    尽管感觉自己能一直这样练下去,但刘秀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过犹不及,十来遍之后他停下,开始一天的生活。

    没有了庄稼需要照看,教山外村民给庄稼施肥的日期也已经错过,买花种来布置这片地方也过了季节,没有了这些琐事,刘秀的另一个想法可以实施了。

    墨灵还是没有出现,刘秀也不在意,吃了东西,换上一套干净衣服,带上些许钱财,然后离开山间去了外界。

    刘秀走后,墨灵小心翼翼的出现在了水榭中,看到桌子上有饭菜,顿时开心的笑了笑,于是坐下开始享受刘秀给她留下的食物。

    吃到好吃的,她开心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心满意足的吃了东西,她纠结片刻,然后主动去洗碗……

    完了她看着山外自言自语道:“昨天我说的话他到底听到没有呢?应该是没听到吧,还算有心,知道给我留吃的”

    说到这里,她看了看自己的小拳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睫毛弯弯笑了笑。

    哼,我超凶的~!

    “他去山外做什么呢?”紧接着她又开始想这个问题,想去看看吧又有些纠结,想了想,并未跟去看个究竟,回到湖中去了……

    时隔大半年,刘秀再一次来到了青柳镇上,依旧没有出门远游的打算,这个世界很危险,当初说过要站在和邻居一样的高度再出去可不是说说而已。

    此番来到青柳镇上,眼中所见,这里再度回复了往昔繁华,去岁那种压抑的气氛倒是没有了。

    “看来柳青青她们已经解决问题了,不过还有铁甲军预备役活动的痕迹,应该是在防范于未然吧”

    稍微观察后,刘秀也没理会这些,而是沿街开始寻觅起来。

    商松年给的医书已经全部看完,且深深的印在脑海,再有白云行医纪要,这些东西刘秀决定将其学以致用,反正没事儿,就当给自己找点事儿做打发时间了。

    他决定开一家小医馆。

    如今他虽然称得上是经验丰富,但也仅限于理论,小病应该没问题,大病就治不了了,没关系,经验都是一点点积累起来的。

    开医馆的话,需要一个场地,要装修,还要去准备各种药材,接下来有得忙了。

    只是医馆的名字该取什么他目前还没有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