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咸鱼生活

作品:《南山隐

    看了看放桌子上的钱,李长安一下子愣住了,旋即缓缓抬头怔怔的看着刘秀,嘴唇抿得死死的,也不说话。

    “愣着干啥啊,赶紧的,你看看你,头发跟个鸡窝似得,身上还有味,咱这是医馆,就你这样子杵这儿谁敢进来?”刘秀没好气道。

    眼圈有点发红,李长安深吸口气,上前一把将钱撰在手里,无比认真的看着刘秀说:“我会努力干活儿的!”

    说完,他拿着钱转身离去。

    刘秀撇撇嘴,视线重新放在了医书上,也没管他接下来如何收拾自己。

    不过却心说好好的一个娃,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落到这一步,造孽啊……

    人世间有太多的不如意,有些人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变得落魄,这李长安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刘秀不是烂好人,不会见一个帮一个,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在不给自己添麻烦的前提下也不介意顺手拉别人一下,并非因为李长安可怜才同情他收留他,主要是自己这里真的差一个打下手的,恰好对方做事也勤快,还读过书,符合自己的招工标准,问他愿不愿意,愿意就留下,不愿意就走,也不强求,真心没有其他太多想法。

    个把小时后,李长安回来了,瘦弱的身躯扛着一大堆东西,压得满脸通红额头冒汗,固执的一声不吭。

    他身上有一床被褥,有锅碗瓢盆,还有一些米油之类的,看上去百十来斤的东西愣是被他抗回来了。

    同时他也把自己清理了一下,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虽然依旧鼻青脸肿,还是那么瘦弱,但看上去顺眼多了。

    “我真的可以住这儿吗?”扛着一大堆东西回来,李长安有些忐忑的问刘秀。

    就不能多跑两趟?

    刘秀心中无语,压根没帮忙的想法,自己傻怪不得别人,点点头道:“骗你干啥,楼上,自己去收拾一间屋子住”

    “哦”李长安点点头,扛着一堆东西吭哧吭哧上楼去了。

    也没管他,刘秀自顾自的看书打发时间。

    不久后,李长安下来了,看着刘秀欲言又止。

    “有什么说什么,甚至你对我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都可以提出来,采纳不采纳那是我的事情,但却不会生气,别吞吞吐吐的,看着难受”刘秀看了他一眼说。

    李长安愣了愣,然后迟疑道:“我刚才发现楼上的房间都是空着……”

    “哦,你说这个啊,我晚上不住这儿,正好,你来了,以后看家”一听这个刘秀秒懂,随意回答道。

    张了张嘴,李长安有些茫然道:“你就这么信任我?”

    “你还能给我把这儿搬走不成?”刘秀奇怪的看着他说。

    李长安赶紧摇头。

    “那不就得了,对了,你叫小名叫石头对吧?我以后就叫你石头了,这样不显得生分,你也别你你你的称呼我,叫我刘先生或者刘大夫都行”刘秀说道,说这句话的时候心说尽管我还没有看过一个病人,当初的洛桑不算……

    “好的刘先生”李长安略微拘谨的点头道。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刘秀放下书本说:“好了,今天就这样吧,你自己做东西吃,这么大个人了应该能行吧?我就不管你了,嗯,我先走了,明天再来”

    说着,刘秀伸了个懒腰往外走。

    李长安再一次愣住了,他从未见过刘秀这么好说话的人,今天自己才认识他啊,就这么放心自己?

    在他愣神的时候,刘秀已经走了,拐了个弯,避开李长安视线冲天而起回山去了。

    看着空空荡荡的医馆,李长安一时之间有些恍惚,不久前自己还流落街头朝不保夕,这一转眼不但有了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我一定努力干活”他深吸口气,然后去做吃的,天色暗下来也没休息,居然再次打水来把医馆上上下下都擦拭了一遍又一遍,他能做的目前只有这些,尽量想做到最好,对得起刘秀的这份知遇之恩。

    这边刘秀回到山里,尽管一天一个病人都没看,但还是辛苦自己了,做了两道菜犒劳自己。

    夜幕下,明月高悬,刘秀在水榭竹楼中看着显露本体对月吞吐的墨灵自说自话道:“今天我在镇上遇到一个有趣的小家伙,读过书,人也勤快,就把他招医馆打杂了,那小家伙应该也是个有故事的,不过我没去打听,看得出来,他吃过苦受过罪,否则那么点年纪不会比同龄人成熟那么多”

    刘秀没发现当墨灵听到他招了个打杂的之后目光闪了闪,依旧自顾自的说道“然后啊,医馆今天还是没开张,又枯坐一天,不过我倒是不在意,毕竟开医馆又不是为了挣钱,慢慢来吧,就当打发无聊的时间了”

    “你呢?整体除了修炼就窝在山里,我跟你说,你应该多出去走走,外面其实很有意思的……”

    自顾自的说了一通话,墨灵也没有搭理,刘秀自觉没趣,指了指桌子上留下的一条烤鹿腿,然后回去睡觉。

    在刘秀走后一伙儿,墨灵注意到他睡着了,然后化为人形来到水榭中美滋滋的享受烤鹿腿,完了还哼着走调的神话去洗碗。

    最后,她看向山外方向,又看了看刘秀那边,转而身影一闪消失在天边,不一会儿来到刘秀的医馆外,暗中看了一会儿辗转难眠的李长安,确定了什么,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到山里继续化作本体对月吞吐……

    隔天,日上枝头的时候刘秀才来到医馆,发现李长安早早的已经忙碌起来,跟个勤劳的小蜜蜂一样拿着块麻布忙上忙下。

    “刘先生早”看到刘秀的时候,李长安停下打招呼。

    刘秀点点头,随意问了句吃了吗,自顾自走向桌子后面准备开始咸鱼的又一天。

    那边李长安很认真的回答道:“吃过了,早上吃的是稀粥和咸菜,我没乱花钱”

    拿起书本的刘秀动作顿了一下,认真的看着他说:“别那么节俭,我说过给你生活补贴的,你看你瘦的,跟猴儿一样,吃点好的补补,这样才有力气干活儿”

    “嗯,我知道了”李长安笑了笑,擦了擦手,赶紧去后面,然后给刘秀端来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刘秀心中暗道,点点头,也不说什么。

    看得出来,李长安并不是在故意巴结讨好自己,给自己泡茶也不是那种阿谀奉承,而是真心想做点什么不想空闲下来无所事事。

    那边李长安见刘秀没什么表示,然后重新拿起麻布忙活去了。

    刘秀也没阻止,心说你这么擦下去我这儿都东西都要被你擦薄了……

    也不知道里里外外被李长安擦了多少次,纤尘不染后,李长安找到刘秀迟疑片刻问:“刘先生,我接下来该干点什么?”

    “随便”刘秀头也不抬道。

    李长安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心说我是来干活儿的你居然叫我随便?

    那边刘秀干咳一下,打量周围片刻说:“你说你读过书的对吧?没事儿的话,去认识一下那边柜子里的各种药材,以后说不定你还要帮忙给我抓药,嗯,前提是你要在这里做那么久”

    “好的”有事儿做了,李长安转身去辨识药材去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平静得让人闲出个鸟来。

    李长安还是很聪明的,用了十天时间就把几百种药材全部都认识了,实在找不到事儿做的他又问刘秀给他安排事情,然后刘秀丢了两本医书给他让他没事儿的时候自己看。

    一天天的,李长安眼神中出现了古怪的神色,直到他来医馆二十天的时候,总算是忍不住了,纠结的问刘秀:“刘先生,我发现,咱们这医馆似乎生意不太好啊”

    “什么叫生意不太好,这是根本就没生意好吧”刘秀头也不抬的回答道,一副稳得一比的样子。

    李长安微微瞪眼,古怪道:“没有生意的话,刘先生你就一点都不着急吗?”

    “我为什么要急?”刘秀好奇问。

    李长安用自己的思路回答说:“没生意就没收入啊,总不能坐吃山空吧”

    “没生意就没生意呗,每天清闲点还不好啊”刘秀不以为意道。

    李长安心说你说的好有道理,但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迟疑片刻,李长安觉得就这么闲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小心翼翼道:“要不这样,刘先生,我去外面看看,想办法给咱们医馆拉点病人来,你看如何?”

    “你高兴就好”刘秀无所谓道,丝毫没有打击他积极性的意思。

    又有事儿做了,李长安兴致勃勃的往外走,心说一定要让医馆的生意好起来,走着走着他就觉得不对味了。

    看了看身后稳坐钓鱼台的刘秀,挠挠头,心说到底我是老板还是刘先生是老板?真正的老板对生意压根不上心,反到是我自己干着急……

    摇摇头,这样的念头在脑海一闪即逝,李长安觉得尽量做好自己就行了,于是兴致勃勃的去拉客。

    在李长安走后,刘秀抬头看了看门外方向,心说有病人上门就治呗,开医馆的主动去拉客,这不搞事情嘛,咸鱼生活有什么不好?就问你有什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