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有钱都买不到

作品:《南山隐

    耸耸肩,刘秀也不反驳。

    柳青青也不再言语,只见她在漆黑铠甲的几个地方按了一下,咔咔的声音中,铠甲多个地方弹起,旋即她身上那贴身的漆黑铠甲顿时变得宽松起来。

    眉毛一挑,刘秀心道‘高科技’啊……

    铠甲宽松后,她脱下来也方便了,然而下面还有一件软皮甲,马甲样式的,皮甲下面则是白色的丝质衣服。

    “大热天的,又是铠甲又是皮甲,穿这么厚,还受伤了,也不怕闷出个好歹来”刘秀忍不住无语道。

    柳青青撇嘴说:“我毕竟是练武之人,体质远超常人,这没什么的,算了,说了你也不懂,对了,衣服也要脱掉吗?”

    她把皮甲脱掉之后迟疑道,虽然镇定,但微红的脸颊却是出卖了她。

    “总得把伤口露出来吧?我还能隔着衣服给你治伤啊,你自己看看,好好的衣服都被血迹渗透了,若不处理好的话,血痂粘着衣服疼不死你”刘秀指了指他受伤的地方说。

    顿了顿,柳青青微微低头说:“好好好,你是大夫,你说了算,说实话,我严重怀疑你会不会治伤,以前没听你说过会这一手啊”

    “这算什么,我会的东西多了去了,凭什么要全世界到处嚷嚷?”刘秀笑道。

    “就吹吧”

    说话中,柳青青把贴身的白色丝质衣衫拉开,处于女孩子的羞涩,她并未完全脱下,只露出左边受伤的半个肩膀。

    从她左肩顶部靠后一些位置开始,一道伤口斜着向下直奔心口,长接近一尺,伤口下端刚好在左胸上方一点,差点就深入肚兜伤到她未来孩子的食堂了。

    看着伤口,刘秀微微皱眉道:“被刀砍的吧?刚才你还能挥拳,看来没有伤到骨头和筋脉,原本问题是不大的,但处理得不好,伤口都微微化脓了,还好我坚持给你看一下,否则整个左臂搞不好都要废掉,别以为我是在吓你,溃烂之后有你好受的,破伤风的话小命都不保,你说你,都这么大个人了,咋就不知道爱惜自己呢?”

    “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我觉得问题不大啊,几天就好的样子,你可别故意吓我”柳青青赫然抬头道,明显不信。

    刘秀转身说:“我吃饱了撑着没事儿故意吓你,坐好别动,等我给你处理下,既然被我发现了就问题不大,放心吧,我估计最后连疤都不会留下”

    说话的时候,刘秀去边上做准备工作,还好的是他一开始就有开设外科的想法,这会儿一应工具能派上用场了。

    高度酒,手术刀,缝合针,羊肠线,纱布等等……

    “我现在更怀疑你的医术了,之前压根就没听过这样的伤连疤痕都不会留下的”柳青青摇摇头道,语气轻松,疤痕不疤痕的她根本没有在意,既然走上武者这条路了,身上没几条疤痕算什么武者?

    “那是你孤陋寡闻……”

    刘秀头也不回的说道,说话的时候,用高度酒认真的清洁双手,然后端着一个托盘来到柳青青身边放下。

    柳青青看了托盘一眼,微微瞪眼道:“你这又是刀又是针的,到底想干啥?缝衣服?有你这样处理伤口的?”

    “孤陋寡闻了不是”刘秀捻起三根银针笑道,也不多说什么,旋即用不快也不慢的速度将三根银针插在了柳青青伤口周围的几个位置。

    柳青青眨了眨眼问:“你这又是做什么?”

    “银针刺穴,物理麻醉,我从一本高明医书上学的,怎么样,不疼了吧?”刘秀在插好三根银针后,伸出一根手指头按了按她伤口边上问。

    柳青青只觉木木的,真心不疼,瞪眼问:“你还有这一手?话说这种方法若是用到战斗中去的话,岂不是不怕疼痛能悍不畏死的与敌人厮杀?”

    “我说了,我会的很多……你还想把这一手用战斗中去呢,可拉倒吧,人体几千个穴位你知道在哪儿吗?那些穴位又有什么作用你知道吗?银针刺的深度力度角度你也不知道吧,啥都不懂就想着运用到战斗中,别到时候敌人杀不了还把自己整死了”刘秀无语道。

    说这句话的时候,刘秀心说虽然是第一次,还好没出差错,白云尊者医书中记载的针法挺有用,这还只是粗浅的运用而已,高深的近乎起死回生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柳青青不说话了,被刘秀这一手给镇住。

    紧接着,在她目瞪口呆中,刘秀点燃高度酒,用火焰给手术刀消毒,将她伤口化脓的地方切掉,酒精消毒后拿起缝合针穿上羊肠线开始缝合。

    这一过程,她伤口只有丝丝血迹流出,压根不影响手术!

    这就是白云尊者留下的针法高明之处了,不但能局部物理麻醉,还能暂时止血,而这些都还只是那套针法的粗浅运用而已,高深的刘秀目前还不敢乱来……

    伤口缝合之后,刘秀用纱布给她包扎的时候,暗中凝聚了一滴蓝色水滴融入纱布中贴合在缝合的伤口之上,柳青青压根没发现。

    整个过程差不多半个小时,完了刘秀拔掉三根银针说:“差不多了,后续几天内尽量记得不要剧烈运动防止伤口崩裂,也别让生水沾染到伤口,半个月后自己拆掉纱布,我保管完好如初”

    柳青青低头看了看包扎好的地方惊讶道:“你给我用了什么药?清清凉凉的,伤口住处酥酥麻麻,感觉好多了的样子”

    “秘制伤药,有钱都买不到那种,换个人我还舍不得给他用呢”刘秀低头收拾东西随意敷衍道。

    蓝色水滴的功效远不止那么简单,柳青青那伤口最多一天就好了,刘秀故意骗她半个月再拆纱布。

    柳青青拉上衣服整理说:“现在我有点相信你的医术了,可你这儿的生意怎么这么差?要不要我给你介绍点声音来,我认识的都是镇上有钱人哦”

    “别,千万别,有人来我就治,没人的话,这样清闲一点也挺好,开医馆我也不是为了挣钱,何必把自己搞那么累”刘秀赶紧摇头道。

    “真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柳青青摇头道。

    收拾得差不多了,刘秀见她又要穿铠甲,皱眉道:“最近两天就别穿那几十斤重的铠甲了,否则的话,我医术再高明也治不好你的伤”

    柳青青迟疑了下,不再坚持,用右手拎着。

    见此,刘秀点点头,转身开门对外面李长安说:“小石头,没事儿把这边打扫一下”

    “好的”那边回答一声赶紧忙活起来。

    柳青青拎着铠甲跟着出来问:“多少钱?”

    “你埋汰我是吧?再提钱的话,好走不送”刘秀坐下喝了口茶水撇撇嘴道。

    柳青青把铠甲放下无语道:“不用这么认真吧?”

    没理会她这个问题,刘秀抬头好奇问:“你平时不是挺忙的吗?今天怎么有闲功夫来我这儿?因为受伤休息?”

    “差不多吧”柳青青坐下,然后又说:“昨天早上,与那帮潜伏在镇上的邪道组织厮杀了一场,对方头目被我打伤,我身上的伤也是被对方砍的,双方各有损伤,应该能安生一段时间了”

    刘秀心说你没中毒简直运气好,转而又问:“这都快一年了,那帮家伙还没完?”

    “哪儿那么简单,甚至形势越发严峻了,我们这片地方还算好的,你不知道,我得到消息,听说长河剑宗如今近乎倾巢而出,每天在各处厮杀不断……,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你安心当你的乡下大夫吧,打打杀杀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柳青青纠结道,最后又摇摇头笑了笑。

    “总之自己注意安全”刘秀点点头道,也不再多问,正如柳青青所说,天下大事儿还轮不到他刘秀来操心,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不错了。

    这边柳青青突然想道了什么,兴致勃勃的说:“我跟你说,也不知道是从去年的什么时候开始,突然出现了一个用剑高手针对那个规模庞大的邪道组织,具体我不清楚,传闻那人以一手基础剑法崛起,杀得那个组织人头滚滚,啧啧,太厉害了,真想见识一下那是什么样的人物”

    “有这样的人?对方和小剑君林江河比起来如何?”刘秀饶有兴致的问,心说不会是沈风吧?

    柳青青摇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管是传闻中的那个人还是小剑君林江河,距离我都太遥远啦”

    刘秀一想也是,柳青青虽然是武者,但层次太低了,所知所晓有限,也参合不到更高端的局面去。

    两人没事儿,天南海北的乱侃,时间不知不觉来到了下午,原本柳青青见刘秀这儿没什么生意决定请他吃饭的,但刘秀考虑到还得回去做饭就拒绝了。

    还想忽悠墨灵帮自己洗衣服呢,万一一顿饭不做对方闹脾气的话,这不前功尽弃了嘛。

    对此柳青青也不坚持,约定什么时间她伤彻底好了一起喝一杯感谢刘秀,然后就拎着铠甲离去了。

    “她一直都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又不好意思开口?”看着柳青青离去的背影刘秀若有所思。

    柳青青内心也纠结万分,刘秀这边全心全意的帮自己治伤,可之前自己却怀疑他的身份,这让她内心有一份罪恶感,但这种事情又不好说出来,最终她只得埋在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