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你这个想法很危险啊

作品:《南山隐

    这都一晚上过去了还琢磨呢?

    斜眼看了李长安一下,刘秀跟没骨头一样躺椅子上说:“小石头,你这个想法很危险啊”

    说话的时候,揉了揉左眼,有点酸……

    “怎么危险了?”李长安茫然问。

    刘秀随意道:“你想啊,治疗病人都还得承担摊责任的风险呢,更何况是治天下,你说危险不危险?对了,去给我煮个鸡蛋来”

    李长安面色一怔,知道刘秀有时候举动有些异于常人的古怪,以为刘秀让他煮鸡蛋是想给他阐述什么道理,于是立即行动起来。

    结果就是,刘秀握着热乎乎的煮鸡蛋放熊猫眼上笑着畅快道:“舒坦……”

    李长安等啊等,没然后了,于是又问:“刘先生,你还没说什么样的危险呢”

    “我不是说了吗”刘秀用热鸡蛋滚熊猫眼,心说这土办法似乎挺有用的。

    李长安挠挠头道:“刘先生你只说了治疗病人会有承担责任的风险,却没说治天下有什么危险”

    “啧,什么危险?会死人的,而且是死很多人,很多很多人!”刘秀动作一顿,用一种很随意的口吻说道。

    “为什么会死人呢?”李长安继续追问。

    刘秀指了指药柜方向:“让你称量药材都搞懂了吗?”

    小屁孩哪儿那么多为什么,果然是吃饱了就喜欢琢磨些乱七八糟的,说白了就是闲的,人都这通病……

    刘秀不想和他讨论这个问题,太复杂,复杂到刘秀自己都搞不明白的程度,于是直接转移话题。

    “我都弄懂了”李长安看了那边一眼点头道,然后继续盯着刘秀,求知欲极强,似乎不搞明白誓不罢休。

    点点头,刘秀说:“哦,那就去看书”

    “看书和治疗天下会死人有什么关系?”李长安又问。

    刘秀笑了,说:“你看书就知道了,别问,答案都在书中”

    看到李长安似懂非懂的去看书去了,刘秀心说现在的熊孩子怎么就这么烦呢,你都想‘治天下’了,这死人不很正常的事情嘛,哪儿那么多为什么,我自己都没整明白呢,勉强给你解释了你保管又一大堆为什么,有那闲工夫你睡觉放松放松不好吗?

    暖呼呼的鸡蛋凉了,刘秀将其放下,又拿起铜镜照了照自己的脸,点点头,心说果然有用,这熊猫眼都消了一些,再来几次估摸着就看不大出来了。

    躺椅子上,刘秀继续发呆琢磨事情。

    墨灵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揍自己呢?没招惹她好吧,是饭菜不合口味?不对啊,她都没吃,难道是女孩子的那几天?

    有可能,毕竟女孩子的那几天都是不讲道理的,可是话说回来,她只是一条巨蟒啊,是妖,也有那几天吗?

    “哎,女孩子本来就复杂难懂,更何况是种族都不同的女孩子……”暗自叹息。

    此时刘秀都在想,墨灵如果真的是女孩子的那几天的话,自己这又打不过,是不是应该躲她几天?否则自己又被揍了算谁的?

    嗯,今天不回山里去了!

    刘秀有了决断,今晚不回去了,免得又被莫名其妙的揍。

    哎,你说有个打不过且脾气极怪的邻居这可咋搞……

    想到这里,刘秀看向那边心思完全不在书本上的李长安说:“小石头,去买床被子,然后把楼上另外一间屋子收拾下,今晚我住这儿”

    “好的”

    李长安一听有事儿做,立即放下书本带上钱就去忙活了,不过依旧有点心不在焉的。

    邻居正在那几天,刘秀可不想再去触那个霉头,暂时回避,连做饭搞好关系忽悠墨灵给自己洗衣服都顾不上了。

    话说女孩子这种生物刘秀是真心不懂,更何况是墨灵那种妖,曾经的刘秀是农村娃,从小知道生活艰难,于是一心扑在读书上,没时间去琢磨女孩子,出了社会之后更加艰难,更没时间去琢磨女孩子,等他阔了,压根不用去琢磨了。

    然后吧,他也没想那么多,觉得等墨灵这几天过去也就好了。

    可惜的是,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融洽气氛啊,搞不好又得从头再来。

    安排李长安收拾屋子后,刘秀继续当咸鱼,琢磨着等下再用惹鸡蛋敷一下熊猫眼。

    “莫名其妙往眼睛上招呼,虽然不疼,整得我不自在”刘秀揉了揉右眼,感觉眼皮在跳……

    这边李长安按照刘秀的吩咐买来铺盖把房间整理好了,然后没什么事儿的他继续拿着书本心不在焉的看,哪怕刘秀又让他煮鸡蛋来都是魂不守舍的样子。

    用鸡蛋敷着眼圈,刘秀实在看不下去了,无语道:“还琢磨呢?”

    “刘先生,我在想你说的话,天下杀戮不断,这是‘生病了’,去治疗它,本来这是减少死人一件好事儿,可你却说去治疗的话会死更多的人,所以我一直想不明白”李长安挠挠头道。

    果然还在想这个问题,刘秀撇撇嘴。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刘秀决定和他瞎扯一番,沉吟片刻说道:“这治疗天下和治普通病人其实没什么两样,首先你的明白‘病情’是什么,然后才能对症下药,那么这里就关系到作为一个‘医生’的医术问题了”

    “人是一个整体,你也说过把天下比作一个人的,人会生千奇百怪的病症,天下纷乱也是同样的道理,甚至天下这个人会同时生无数中病症,其复杂程度就需要‘医者’拥有高明的医术去一点点分析,一点点对症下药的治疗,这其中又涉及到一个问题,天下这个人生的不同‘病症’很可能是相互关联的,其中某种病症处理不好的话,连锁反应下整体还会进一步恶化,如此一来的话,你觉得会不会死人?”

    说这些的时候,刘秀原本想用细胞理论去解释‘天下这个人的’,天地万物就是天下体内不同的细胞,每个细胞他还有‘自己的想法’,不同的细胞生不同的病何其复杂云云,想了想还是算了,他不懂这些。

    听到这里,李长安幼小的心灵似懂非懂,点头道:“也就是说,其实天下生病了也有的治?”

    “能!”刘秀嘴角抽搐,旋即有点咬牙切齿的点头道,居然又被他绕回来了!

    眼睛一亮,李长安激动道:“那要如何治?”

    刘秀想打人,心说果然还是被你绕回来话题的了。

    撇撇嘴,刘秀说:“我不是说了么,这需要医者拥有高明的‘医术’,高到无法想象的地步,如此才能抽丝剥茧的去治疗天下这个病人”

    那边李长安沉默了下来,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总算安静了,刘秀不去管他,心说我容易么我,自己都不明白的东西给人瞎解释,这不扯淡嘛。

    不一会儿,李长安猛然蹦出一番话差点让刘秀心脏病都吓出来了。

    只听给李长安看向刘秀兴致勃勃道:“刘先生,治疗天下这个病人的话,为什么一定要医者的医术高明呢,就好比你说过,再高明的医者也不可能治疗所有病症,如此一来的话,治疗同时生了无数病症的天下,其实只需要一个医者发现他生病了,然后集合无数‘医者’,大家群策群力,一点一点去治疗不就行了?”

    听到这里,刘秀目瞪口呆,心说少年你的想法咋越来越吓人呢?天下大乱必有妖孽,说的就是你吧?

    沉吟片刻,刘秀说:“你的思路是对的,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你觉得天下生病了,集合无数医者或许能治好,但是,其他医者为什么要听你的?”

    “对啊,他们为什么要听我的?”李长安点头道,这是在问刘秀。

    刘秀心说我不想讨论这个了。

    可是吧,他估摸着如果不让李长安整明白的话,他会用这个问题一直一直纠缠自己,心累……

    为了早点摆脱李长安的纠缠,刘秀沉吟道:“那就给他们一个听你的的理由!”

    “比如呢?”李长安追问。

    刘秀撇撇嘴说:“比如你够强,不听你的就打到他们听,比如你能给他们足够的好处,这样他们就心甘情愿听你的了,再比如你口才好,随便找个什么理由,哪怕是瞎扯的理由,总之就是能忽悠得说服他们听你的就可以了,明白了?”

    “我明白了”李长安听完后,若有所思的点头道。

    看着若有所思的李长安,刘秀内心考虑起另一个问题,这家伙想法这么危险,搞不好以后还会因为这些危险的念头打扰到自己平静的生活,那么是不是现在提前就给他赶走以绝后患?

    想是这么想,但刘秀却是说:“小石头,我不得不提醒你的是,想要治疗天下真的很危险,会死很多人,很多很多人,尤其是有这个想法的你,当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性命就已经堪忧了,稍不注意就会粉身碎骨,你明白吗?”

    “刘先生,我不是太懂,但是我有一个想法,既然天下生病了,那总得治疗吧,作为医者,不能因为怕担责任就眼睁睁看着病人死去不是,这是你说的”李长安茫然道。

    刘秀不想和他说话了,心道赶走,一定要把他赶走!

    于是开口道:“别给我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了,既然你有闲工夫想这些,那么我就给你找点事儿做,明天一早,天还没亮的时候在院子里等我,看你身子骨弱的,是时候锻炼一下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刘秀内心暗道‘玛德,内心居然有点隐隐约约的小兴奋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