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人神共愤!

作品:《南山隐

    吃吃喝喝,与大胡子瞎扯一番,待到天色渐晚之后,刘秀告辞起身上楼去了。

    “这大胡子也是可怜的,不知道单身多久了,如今娶个媳妇可劲的秀恩爱,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你大爷哦,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吗,简直辣眼睛……”

    心头嘀咕,刘秀绝对不会告诉对方是受不了他们秀恩爱才走开的。

    “奇怪……”看着刘秀上楼的背影,大胡子微微挑眉自语道。

    石莉听到了,好奇问:“相公你在奇怪什么?”

    大胡子笑了笑道:“这小家伙当初我见过,那时他身上有一股让我感到胆战心惊的气息,如今却是没有了,在我的感知中,他就是个普通人,身上丝毫没有练过武的痕迹,却能在落雷镇这个地方泰然自若,甚至之前我动手的画面他看了也面不改色,故而感觉好奇而已”

    石莉来了兴致,又问:“相公你也看不穿他?你不是给我说‘剑南道’这片大地能胜过你的不到一手之数吗?如今随便一个年轻人你都看不穿,不会是吹牛的吧?”

    “我怎么会吹牛!媳妇我告诉你,剑南道这片地方,你走出去报我名号,谁敢不给我三分面子?那小家伙真心也就是个普通人而已,并不是我眼光差看不穿,换个其他人来也是一样的判断!”事关男人家的面子,大胡子当即瞪眼道。

    “好好好,相公你厉害行了吧,不过你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呢?比起长河剑宗的掌门如何?”石莉白了他一眼示意别生气,然后有兴致勃勃的问。

    撇撇嘴,大胡子说:“长河剑宗的掌门?我都不待正眼瞧他的,别拿我和他做比较,我丢不起这人”

    在石莉的认知中,长河剑宗的掌门那已经是顶天的大人物了,可此时在自家相公嘴里,对方似乎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这让他有点将信将疑,于是问:“那你说的那几个能胜过你的都有谁?”

    如果是别人问自家不如谁的话,大胡子绝逼一巴掌就拍过去了,可对于自家媳妇,他却是耐心解释道:“都有谁啊,望月楼背后的蓝家家主算一个,白云山上的剑园中有一个,还有近两年闹得最凶的邪道组织首领算一个吧,确认无疑的也就这三个能稍微胜过我,当然,我也不怕他们,其他的就不清楚了,剑南道这片我还能胜过我但我不知道的最多也就个把,所以你要相信,你相公我很厉害的”

    他俩说话的时候,声音不小,但诡异的并未传递出去,不远处悄悄观望的人只见他们嘴巴开合却听不道声音。

    石莉没在意这些细节,兴致勃勃问:“望月楼背后的蓝家和剑园?他们是个什么存在?还有那个什么邪道组织又是哪儿冒出来的?相公能给我说说吗?”

    难得有显摆之处,大胡子笑道:“这有什么,我给你说说就是,先说蓝家吧,那可是剑南道这片大地上的千年世家,历史可以追述到三千年前,历代以来着实出了不少精彩艳艳的人物,上代家主武道修为惊人,可惜在百年前就陨落了,具体原因不详,我无缘得见,不过蓝家却并未因此而衰落,这代家主强势崛起,是我也要忌惮三分的人物”

    “再说白云山剑园,名字听着雅致吧,但那里并非什么游玩踏青的去处,而是一个武道势力,门下剑手数十万,具体历史已经无法追述,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不过依稀有传闻乃是历史上的一代剑神沈黑夜创立,一剑峡知道吧?百里长峡那就是剑神沈黑夜一剑斩出来的,至今还有无数人去一剑峡领略剑神风采呢,曾经剑神沈黑夜的时代,他一剑压得无数人抬不起头来,对于无数人来说就宛如武道黑夜看不到光明,可惜,再强大的人物也泯灭在了历史,沈黑夜时代的剑园,莫说剑南道,更广阔的区域也是让人闻之色变的存在,可惜的是,沈黑夜陨落后剑园就不再有那样的风采了,如今龟缩在剑南道很低调,依旧有着让人忌惮的底蕴,如今剑园的主人也姓沈,是剑神沈黑夜的后人,我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存在”

    “最后就要说那个蹦跶得厉害邪道组织了,是近两年才开始冒头的,邪道手段就是这么诡异,简直不讲道理的逆天崛起,不过再诡异也是有迹可循的,据我近两年来的观察,如今这个邪道组织的头目或许是得到了历史上一个叫毒君的传承,关于毒君我倒是知道一些,乃是千多年前的一个大魔头,祸乱苍生,活该他倒霉,居然遇到了一个避空寺行走在世间的和尚,最后被那个和尚给收拾了,然而毒君也着实了得,面对避空寺的和尚最终居然都拉着对方同归于尽,那个和尚似乎叫白云尊者,对了,白塔镇还有一个寺庙专门祭奠白云尊者呢,所以啊,得到毒君传承的邪道头目如今能蹦跶得如此欢实也不是没道理的,然而让我奇怪的是,面对这样的家伙蓝家和剑园如今居然都没有什么动作,着实让人费解……”

    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到最后大胡子也是摇摇头皱眉不以。

    石莉没想那么多,就当是在听传奇故事了,眨眼好奇道:“相公刚才说什么避空寺?那里的一个和尚就把祸乱天下的毒君收拾了,避空寺到底是个什么存在?”

    “我不知道,甚至连避空寺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都不清楚,去翻历史的话,似乎世间总有这个避空寺的身影,但具体却没有人真正见过”大胡子手一摊说道。

    石莉有点失望道:“这样啊,不过话说回来,武者的世界还真精彩,若不是相公的话我哪儿能知道这些啊,有你真好”

    “嘿嘿,媳妇你跟着我,保管以后能看到更多更精彩的”大胡子咧嘴笑道。

    他说着说着,发现整个客栈的气氛不对了,下意识的,大胡子的目光看向了客栈门口,顿时瞳孔一缩。

    此时客栈门口,月光下,一个黑衣女子正俏生生的站在那里,体态婀娜,黑纱蒙面让人看不清面容,唯有一双美丽的眼睛让人见之难忘。

    被一双双眼睛看着,女子似乎有点不高兴,眉头微皱轻哼一声。

    噗噗噗……

    在女子轻哼之后,客栈内当即响起了一阵喷血的声音,旋即再也没有人敢多看她一眼。

    哪怕是大胡子,在对方轻哼之后也是脸色一变,强压喉咙的鲜血没有喷出来,他想去拔刀,可手却在抖,连拔刀的勇气都没有。

    “她是谁?什么时候出现的?我为什么没有发现,到底什么修为?一声轻哼我就受伤了,什么来历……?”

    此时此刻,大胡子内心蹦出一连串念头,心头震动,却是不敢去看那女子一眼了。

    “相公你怎么了?”石莉发现大胡子的异样开口问。

    此时整个客栈中只有她一人没事儿,因为是背对门口并未看到那女子。

    大胡子尴尬一笑小声说:“我没事儿”

    能不尴尬嘛,刚才还说剑南道这片能胜过他的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这会儿居然无声无息来了一个更可怕的,还是一个女子……

    门口的女子见没人看自己了,眉头舒展,眼角余光看了看楼上方向,然后迈步走向柜台,看着低头不敢看她的掌柜说:“住宿”

    “单间还是大通铺?单间五个金币外加三个金币的押金,大通铺一个金币”掌柜的低头道。

    女子歪了歪脑袋好奇问:“金币?”

    “啊哈,我记错了,对了,姑娘你是本店第一万个客人,搞活动,所以一切一切消费全免,这是钥匙,楼上请,二楼第三间”掌柜的额头冒汗,递上钥匙没敢抬头说道。

    “哦”女子点点头道,然后转身往二楼而去。

    她没有拿钥匙,但钥匙却飞了起来跟在她身后。

    注意到这一幕的客栈众人眼皮狂跳,若是仔细观察的话,发现那女子一直都是离地三寸脚不沾地的凌空慢步行走!

    女子慢步上楼去了,众人这才松了口气,压力好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人们的脸色再一次大变,若不是忌惮那个女子的话都差点大骂出口了。

    吱嘎吱嘎……吱吱嘎嘎……嘎吱嘎吱……

    这会儿在二楼的某个房间中突然传出了难听的声音,及其刺耳,就想指甲刮铁板的声音一样难听,听在耳中让人头皮发麻。

    “哪个砍脑壳的居然弄出这种声音?”

    “简直人神共愤啊,太难听了,受不了了,啊啊啊!”

    “如果不是顾忌那个女子,老子一定上去把他暴打一顿”

    听到那个声音,人们头皮发麻心头大骂不知,可顾忌那黑衣女子的存在没有任何人轻举妄动,忍着。

    同时他们心头幸灾乐祸起来,这么难听的声音,一定会惹怒那个女子吧?有好戏看了!

    人们眼角余光看到声音响起后女子的脚步顿了一下,期待接下来有人倒霉的画面。

    然而那女子脚步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若无其事的上楼去了。

    没有人看到,在听到那难听的声音后,女子不但没有丝毫生气,反而眉角带笑,像是很喜欢这难听的声音一样!

    人家墨灵听这声音都差不多两年了,早就习惯啦,两天没听到,这会儿听到熟悉的难听声音,能不高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