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好巧啊

作品:《南山隐

    客栈的房间并不大,十来个平方而已,陈设也很简单,一张床就占据了三分之一,此外还有一张桌子一个衣柜,角落里还有屏风,后面是马桶。

    就这环境还收五个金币一晚上,真心黑,踏足房间的时候刘秀心中如是道。

    关上门点上蜡烛,睡觉还早,刘秀闲来没事儿,把二胡取下坐床上准备自娱自乐一番,他之前都问过了,在客栈是可以拉二胡的。

    不疾不徐的坐好,把二胡放大腿上,刘秀还没开始拉呢,听到外面楼下似乎有动静,微微闭眼,精神力扩散出去‘看’了一眼。

    “那么多人吐血,出事儿了吗?咦,大胡子他们的脸色好难看,咋回事?”房间内刘秀挠挠头没搞懂情况。

    精神力仔细观察,真心没发现什么异常,然后刘秀就不理会了,这帮跑江湖的没一个安分的,只要不波及自己就好。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被某个牛人给欺负了,可是那个人哪儿去了呢,压根没看到啊,不会是大胡子动的手吧?

    心头嘀咕,刘秀左手稳着二胡,右手持弓就开始了。

    这次他决定拉一首新曲子,稍微琢磨,莫名其妙的,一首《凉凉》出现在心头。

    然后开始,弓弦拉动,嘎吱嘎吱……吱嘎吱嘎……

    这首曲子他没拉过,声音难听是肯定的,刘秀决定先找找感觉,而且提前给掌柜的说过,若是有人来找自己麻烦的话他也能理直气壮的说经过你们同意了的不是。

    拉得不对,声音难听,但刘秀自身是没有感觉的,一开始谁能拉好是吧,后面一定会好听的,没关系,慢慢来。

    拉了一分钟,刘秀停下,疑惑的看了门外一眼,外面是不是过于安静了?

    没管他,继续。

    可还没拉出声音,他就把右手的弓交到着手,然后右手抬起揉了揉眼睛。

    哎,那天被墨灵打了一拳,都留下后遗症了,眼皮有点跳……

    揉了揉眼睛,刘秀右手持弓继续,嘎吱嘎吱……吱吱吱……吱……

    来回拉了三下,然后刘秀下意识抬头看向门口,手中动作忘了停下,弓弦一直拉,发出吱的长音。

    “谁啊?”门外有个黑影,刘秀停下动作,声音终止后疑惑问。

    门外的黑影没回答,但也没有离去,像是在犹豫什么。

    皱了皱眉,刘秀精神力延伸出去,顿时眉毛一挑,他发现,在自己精神力笼罩范围,根本就没有看到门外有人!

    “一个超乎我想象之外的高人?难道就是他之前吧下面的人打吐血了?”心头自语,并未感觉到什么危险,只是眼皮有点跳而已,想了想,刘秀起身走向门口,开门。

    门开了,带起的微风吹起了墨灵脸上的黑色面纱,她俏生生的出现在刘秀眼前,漂亮的美目凝视着他。

    刘秀动作一顿,身躯一僵,就此定格。

    下方,大厅内,包括大胡子在内的所有人,他们虽然不敢正视墨灵,但却在小心翼翼的注意她的一举一动。

    尤其是墨灵站在刘秀门外的时候,所有人心中都在期待,期待那个搞出魔音的人被墨灵锤死,那种声音就是犯罪,这下惹到不该惹的了吧,活该!

    门开的声音传来了,一个个心头大喊来了来了,马上开始了……

    啪~!

    然后,楼上传来了关门的声音。

    人们错愕不以,什么情况?小心翼翼的抬头一看,顿时傻眼。

    那个女子站在门口,但是门却关上了,额,预料中的情况并未发生?

    房间内,刘秀看了墨灵一眼,然后揉了揉眼睛,果断关门。

    “呵呵,呵呵,这是心里有阴影了啊,居然都出现幻觉了,墨灵好端端的不呆在山里怎么可能跑这里来?嗯,幻觉,哎,这日子难过啊……”

    脸上不自然的笑着,刘秀摇头嘀咕。

    说话的时候,他不忘顺手把自己的背篓背上,拿上二胡走向窗户,打开,夜风吹进来,凉飕飕的。

    心念一动,刘秀就要立即跑路。

    哗啦……!

    身后,房间的门一下子就破碎了,木屑并未乱飞,而是一股脑去了角落。

    “你还跑?”墨灵好听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听不出喜乐,很平静,就像两个相熟的人遇到问一声你吃了没有一样。

    可就是这平静的三个字吧,刘秀愣是迈不出去脚。

    吞了口口水,刘秀脖子僵硬转身,看向墨灵挥了挥手道:“墨灵,这么巧啊,你也在这儿”

    表面稳如老狗,内心慌得一批说的就是刘秀此时。

    完了完了,这可咋整,她怎么会追这里来的?在山里镇上欺负我还不够,这是不给活路了啊,怎么办怎么办?谁给我出出主意?

    楼下,柜台后面的老掌柜在楼上房门破碎的时候就脸皮一抖,内心叹了口气去划拉边上记数用的木片。

    “客栈大门被屠夫弄坏了,小二撞坏三张桌子八条凳子,楼上的门这个时候也坏了一扇,加上三个人的房钱,这都是找不回来的,一加一加二……这得亏多少?哦,那边还有一扇窗户来着……”老掌柜手上不停心头惆怅道。

    其他人此时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呵呵,果不其然,那个弄出魔音的人把那个神秘女子惹怒了,这下有好戏看啦。

    然后他们听到刘秀的声音却是一愣,什么意思?感情他们认识?

    这会儿大胡子深吸口气,起身瓮声瓮气道:“散了散了,这么晚了不睡觉啊,哎呀困死了”

    说着他起身就走。

    “相公,睡觉不是上楼吗?你往门外走做什么?”石莉起身愕然道。

    大胡子脸皮抽搐,尴尬一笑说:“啊哈,那个,我喝醉了,走错方向了,对,楼上,睡觉……”

    说这句话的时候,大胡子心说媳妇你坑人啊,那位神秘女子就在楼上,咱这冒冒失失的上去不是找抽么?

    其他人也在跟着附和太晚了睡觉之类的,可愣是没有一个人敢动的。

    一个个害怕的墨灵的同时心中又好奇的要死,楼上那两位什么关系?会不会打起来?

    这会儿,楼上,在刘秀打招呼后,墨灵微微低头,像是娇羞的水莲花,柔声道:“跟我回去,外面吃不好住不好的”

    回去被你收拾啊?刘秀心头咯噔一声,俩字脱口而出:“我不!”

    “嗯?”墨灵微微抬头看着他眉毛一挑。

    下意识后退一步,刘秀发现下方一大帮人竖着耳朵在听,这大老爷们的输人不输阵,你让我回去我就回去啊,我不要面子的?再说你只是我邻居,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

    于是笑道:“好啊,要不你先走一步吧,我随后就到”

    先给她忽悠回去,然后我跑十万里之外去,看你还怎么追,说话的时候刘秀心中如是道。

    “我们一起回去吧,乖啦,别耍小性子了,怎么跟个孩子似的,那么多人看着呢,多不好意思”墨灵看着刘秀眨了眨眼说,声音依旧温柔如水,语气却如同哄小孩子一样。

    顿时之间,刘秀冷汗都下来了,这么久以来,他大致估摸出了一些墨灵的性格,她越是平静的时候指不定就给你来一下。

    哦豁,估计要凉……

    转念一想,刘秀又觉得不对,平时她话不多啊,这哄小孩子的语气是跟谁学的?这两天学‘坏’了?

    心念急转,刘秀笑道:“好吧,不过你等一下,店家欠我钱,我去退了咱就回去”

    “嗯,那快点”墨灵点头温柔的笑道。

    深吸口气,刘秀挺直腰板,出门下楼,墨灵在他后面跟着。

    客栈落针可闻,众目睽睽下,刘秀来到柜台对掌柜说:“我退钱”

    “好的,客人稍等,一千零七金又九十九银又九十二铜,零头就算了,四舍五入的话,我还得退你两千金,嗯,这是两千金的金票,任何城市镇子的钱庄都能兑换,你拿好”老掌柜头也不敢抬的说道,三下五除二就算好帐,并且递上了金票。

    这老人家老糊涂了吧?

    刘秀心头愕然,不过考虑到这家店挺黑,也就不说他多退的事情了,主要是墨灵就在身边,他没功法瞎扯这些。

    收起金票,刘秀转身对墨灵笑了笑,然后走向门口,顺便给大胡子打招呼说:“那什么,临时有事儿,先走啦,祝你们蜜月愉快”

    大胡子眼角余光看了看墨灵,虽然不懂刘秀在说什么,但尴尬的点头就对了。

    刘秀来到大门口,伸了个懒腰,在周围包括墨灵在内都注意他奇怪举动的时候,赫然脸色一变转身看向二楼方向大吼道:“你是谁,想要做什么?”

    这一声刘秀说得急切无比,而且面色凝重,人们一下子就被他的举动吸引,下意识看向二楼方向,包括墨灵在内。

    乘着众人注意力被转移的功夫,刘秀迈步,嗖一声冲天而起消失在了远方夜色下。

    哈哈,溜了溜了,逃出升天!

    刘秀人在空中心头畅快道,然后虚空借力,夜色下仿佛响起一声惊雷,方圆数十米的音爆云在脚下炸裂,他带着一股气浪飞速远去。

    客栈中,众人看向二楼,哪儿有人?

    反应过来被刘秀耍了,转身一看,门口刘秀人呢?

    墨灵面纱下的嘴巴鼓了鼓,看到周围那些愕然的表情,微微蹲身脸红道:“各位见笑了,我家……我家相公他很多时候就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我得去带他回家啦,各位告辞”

    说着,墨灵身影转瞬间消失,原地一道残影慢慢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