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不打了不打了

作品:《南山隐

    有文献隐约记载,古老相传,雷击山高三万丈,直入云天,悬崖峭壁飞鸟难渡,疑似受上苍诅咒,每到雷雨天都会接连不断的被天雷所劈,故少草木生灵。

    这一古老记载具体已经不可考证,毕竟如今的雷击山只是一座几百米高的光秃秃小山包。

    古老相传的三万丈雷击山变成几百米高的小山包,民间有各种版本流传,有的说是无数年月以来被天雷劈得不断崩塌造成,有的说是地质变迁雷击山在不断下沉……

    有一个版本流传得最广,可信度也是最高的,那就是因为雷击山这个地方的奇特之处,无数年月以来吸引一个又一个武道强者前来查看,劈山断崖想研究个究竟故而雷击山不断缩减至此。

    想想也合理,这种每到雷雨天就受到天雷不断轰击之处,的确让人好奇,一些武道高手闲来无事儿跑来查看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这个版本的说法又流传出了很多让人胆战心惊的故事,传闻有武道强者雷雨天近距离观察,被天雷轰杀得尸骨无存,因好奇心陨落于此,又有传闻说曾远远看到武道强者隔空一掌镇断山崖,从而引发大恐怖就此消失无踪……总之,武道高人因为好奇心跑来这里查看而送了性命的不再少数,人们说得有鼻子有眼,这里被视为不详之地。

    具体如何无从考证,但无数年月以来,随着一个个武道强者跑了查看又陨落的消息流传,可除了确认雷击山的确像是受上苍诅咒不断受天雷轰击之外并未查到什么特别之处,久而久之这里也就不那么受关注了。

    武道顶级强者不再关注这里,反倒是中下层练武之人对这里趋之若鹜,因为雷击山出产一种让他们为之疯狂的雷霆果。

    雷击山出产雷霆果,这是有事实依据的,几乎每隔几年就会流传出有人侥幸得到雷霆果走出的,服下之后从而武道修为大进的消息,所以前来雷击山碰运气的中下层武者从来都没有断绝过。

    雷霆果,当真是一种得天独厚不可多得的天材地宝,奇特之处在于它蕴含温和的雷霆之力,服下之后能淬炼体魄打通经脉凝练内脏等诸多妙用,哪怕是普通人服下都能一跃成为不通武道但却能横行一方的厉害人物,顶级武道强者眼中雷霆果或许不起眼,但中下层练武之人却是为之疯狂。

    久而久之,雷击山成为了常人眼中的不详之地,除非必要不会踏足,但对于武者来说这里却蕴含莫大机缘,不断有武者前来砰运气。

    因为无数年月以来跑来雷击山碰运气的武者多了,陨落得也不再少数,有人偶然捡到修炼秘籍或者神兵利刃,有人也曾采摘到雷霆果,从而引发无数混乱厮杀。

    雷击山,是普通人止步不前的不详之地,中下层武者眼中的崛起希望,高层武者虽然知道却不会专门跑来的漠视之所。

    这眼看又是一个雷雨天气,盘踞在距离雷击山最近的落雷镇上的诸多武者闻风而动,纷纷向着这边赶来。

    哪怕雷击山无数年月以来几乎被人挖地三尺,纵然真的有雷霆树也被人连树根都挖走了,可总有那么多不死心以为自己运气好的前来碰碰机缘。

    轰隆~!

    一声闷响从雷击山之处向着四方传递,百十里外,夜下从落雷镇赶来的一个个武者心头一动,打雷了!

    纵然不见闪电的光芒,但雷声轰鸣,预示着雷击山又要遭受天雷轰击,预示着或许能运气好得到雷霆果的机缘。

    “打雷了!”

    “快走,去雷击山,雷雨天是最容易出现雷霆果的”

    “先在外围远远观望,免得被天雷波及劈得粉身碎骨,若是真的看到雷霆果出现再动手采摘不迟,那个时候也顾不得天雷了”

    “估摸着又是白高兴一场”

    “这不正常么,若真有雷霆果的话,此次跑去的人也不知道有几个能活着回来”

    “别管那么多了,总归有一线希望不是”

    “可近十年没有出现雷霆果了啊”

    “没有又怎么样?人还不是那么多,万一出现雷霆果,十年的等待算什么……”

    黑暗中人们或是低语或是呢喃或是激动,影影绰绰飞速往雷击山赶去。

    其中要数大胡子跑得最快,他还带着他媳妇,一步跨出就是近百米距离,狂风扑面,若不是顾忌他媳妇受不了,他还不知道跑多快呢。

    而此时雷击山那小山包之上,却在上演另外一副画面。

    面对墨灵的连番出手,刘秀心头也有点无语了,不过他却很快控制好了情绪,心中暗道墨灵虽然看上去是个女孩子,但本身却是一条巨蟒啊,你和她讲什么道理?

    墨灵再度隔空一巴掌,空气被打得压缩,肉眼可见的气浪席卷而来。

    此时刘秀反倒是平静下来了。

    “她对我没有杀意,这样也好,试试到底和她差距有多大!”心中暗道的同时,刘秀不再闪避,立于山石之上,握拳,向着那股气浪直接一拳打了过去。

    没有花里胡哨的武技,就是简简单单的一拳,可这一拳在刘秀那恐怖体质带来的力量加持下却是并不简单。

    一拳打出,刘秀感觉到了巨大的阻力,肉眼可见,他那一拳之下,空气像是变得粘稠,有一圈圈涟漪状的波纹扩散开去,进而在他那一拳之下,空气极致压缩,有液态般的水雾炸裂!

    轰~!

    对面气浪袭来,刘秀一拳怼上。

    天地间像是一声惊雷轰鸣,气浪被他打散,空气中一圈肉眼可见的透明波纹向着四方扩散,一直席卷出去上百米才消失。

    狂风呼啸,劲风扑面,飞沙走石,周围的山体在这恐怖的波纹下被掀飞了一尺有余!

    噗~!一拳之后,刘秀固然将墨灵打来的气浪打爆,但自己的衣袖却被撕裂宛如穿花蝴蝶般四散而出,在那股推动力之下粉碎的衣袖有一些都直接潜入了山体里面!

    “咦?差距并不是那么大?”顿时,刘秀眉毛一挑。

    硬撼墨灵一击,刘秀只用了三成力量就将她打出的气浪给打爆了,自身并未受伤,拳头上连疼痛感都没有,不过衣袖却是遭受了无妄之灾。

    那边凌空而立的墨灵见刘秀居然还手,面纱下的小嘴微微嘟了一下,然后又是一巴掌拍下,这次她加了一点力道。

    嗡~!又是一声轰鸣,她小手拍击之处,空气被极致压缩宛如水雾炸裂,肉眼可见,一只看上去纤细柔美的尺许透明掌印向着刘秀横空而去。

    心中暗道一声再来,刘秀也不闪避,兴致勃勃的再度握拳打出,他这是第一次和墨灵交手,想看看双方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轰!拳头与掌印碰撞,掌印被刘秀打爆消散,空气扭曲辐射开去,周围飞沙走石。

    刘秀后退了一步,踩得地面龟裂。

    心念一动,身上的背篓飞到远处落到一块巨石后面,刘秀脚下一踩冲天而起直奔墨灵,握拳笑道:“你也接我一拳!”

    被动挨打哪儿有主动出击来的痛快,刘秀奔袭过去之间,脚下山体一震宛如水波荡漾,进而龟裂崩塌,他人已经带着一股气浪来到了墨灵跟前,一拳打得空气扭曲直奔墨灵面门。

    看到刘秀主动出击,墨灵眼中闪过一丝好玩的神色,然后小手一挥硬撼,直接拍在了刘秀的拳头之上。

    嗡~!

    两人交手,从双手接触之处开始,有水雾炸裂,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向着四方辐射。

    墨灵轻轻松松的一巴掌,刘秀倒飞而回,比来时更快,砰一声撞在了下方山体上,烟尘四起乱石崩飞,整个人都被打得镶嵌在了山体之中。

    脸皮抽搐,刘秀只觉右手都麻了一下,真心搞不懂墨灵哪儿来那么大力量,这还只是她的人形状态,若是本体的话那还得了?

    然后,他不信邪的再度冲天而起想着墨灵而去,这次更快力量更大。

    轰~!碰……

    又被墨灵轻飘飘的一巴掌拍得倒飞而回,然后再来!

    一次又一次,刘秀不断向墨灵发起攻击,一点点增加力量和速度,可每一次都被墨灵随手一巴掌给打得倒飞而回砸进山体里面。

    他俩打架,动静极大,轰鸣不断宛如天雷滚滚。

    在刘秀一次次被虐中,山体不断崩塌,乱石纷飞,不一会儿整个山体都崩塌了一节,再这样一直下去的话,搞不好整个山包都要被他俩给打没了。

    又一次被墨灵一巴掌给拍进了山体近十米,此时刘秀身上穿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他不再如一开始那么轻松,龇牙咧嘴浑身疼痛不以。

    从乱石中出来来到地面,不再向墨灵发起攻击,刘秀摆摆手看向墨灵平静道:“不打了不打了,说说吧墨灵,你到底要怎么样?”

    真心不能再打了,这又不是拼命,双方都很克制的,再打下去刘秀估摸着自己真的要受伤了,然而让他无语的是,依旧没有试出和墨灵的差距在哪里。

    墨灵也不再出手,凌空而立,歪着脑袋看向刘秀说:“让你跟我回去呀,我给你做饭”

    “做饭?不是,好端端的你做什么饭啊”刘秀无语道。

    那边墨灵眨了眨眼,微微低头有些扭捏道:“就是做饭呀,把生米煮成熟饭那种做饭”

    听到这句,刘秀赫然抬头看向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