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这孩子还真是实诚啊

作品:《机缘聊天群

    “天龙八部,人与非人,皆遥见彼龙女成佛。”

    菩提望着天上的云,天上的云不说话。

    云不说,他就自己说,“唯我一人,梦见彼龙女未成佛。”

    坐正了,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宝相庄严,装着装着就忍不住笑场了。

    “不行!这我来不了这个。”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一旁的老道,转过头,看他摆着奇葩姿势笑弯了腰,老道皱起了眉。

    “抽风啦?还是抽筋儿啦?”

    菩提笑了好久才止住,转过头看向老道,“大哥,你说什么是佛?”

    “那我哪知道,我信的是道祖,”老道翻着白眼,“你不就是佛吗?”

    “是啊,我就是佛。”菩提点头,叹息,“可是我也不知道什么是佛啊!”

    “别想了,你这辈子成不了佛,”老道瞥他一眼,“你能断了七情六欲?”

    “那不能。”菩提想了想,“要断了七情六欲,那我宁可不成佛。”

    然后他又想...如果自己就是佛的话,那规矩不都是他说了算的?

    毕竟...天上地下为他独尊嘛!

    那谁规定的佛就要断七情六欲的?

    他偏不!他还偏要成佛!

    可是...

    她呢?

    他好像...又把她弄丢了。

    菩提转过头,面相东方,望着夕阳不语。

    夕阳染红了东方的天空,那一朵朵红云,像极了六千年前浮屠山上盛开的曼珠沙华。

    ......

    小宝有了自己的名字,叫陈平安。

    老黄爷爷说,从今以后,再向别人介绍自己时,他就要叫陈平安了。

    曙光城城主,陈氏一族一百三十七万九千六百五十人的族长,也是陈氏一族唯一还活着的人,陈家家主,陈平安。”

    小宝觉得这个名字好长,还有那更长的数字,他一不小心就会记混了。

    但他知道,他必须要记住。

    老黄爷爷走了,离开了这个他生活了数不清多少万年的地方,离开了这座他守护了不记得多少万年的城池。

    老黄爷爷说他是妖,其实小宝知道...以前的老黄爷爷,活的更像个人。

    爷爷没有回来,那把陪着爷爷征战了他自己都不记得究竟多少个年头的剑也没有回来。

    小宝已经猜到了真相,老黄爷爷没忍说,他也没忍问。

    老黄爷爷问他还记不记得爷爷教的那个字,他记得。

    他知道老黄爷爷是提醒他,永远不要忘了,他...是个人。

    这座已经快要空了的曙光城的后方,是亿万万人族。

    老黄爷爷教给他一个字,那个字念‘陈’,曙光城陈家的陈,陈家战死曙光城一百三十七万九千六百四十九人姓的那个陈,陈平安那个陈。

    小宝知道,老黄爷爷是告诉他,永远不要遗忘了自己的姓氏,这个姓氏的人或许还有很多,但这个姓氏的人,却也只剩下他一个了。

    老黄爷爷说他要去晒太阳,去晒曙光城外的太阳。

    但小宝知道,曙光城外...晒不到太阳。

    太阳每一天都在曙光城的东边升起,在曙光城的东边落下。

    曙光城,是西极以西无尽疆域中最后的光明净土。

    老黄爷爷离开前最后留下了一个字,那个字念‘妖’。

    小宝知道,真正的妖...战天斗地,以杀戮为生。

    那个字,那个字背后的含义,映照着老黄爷爷此后的余生。

    他没有那么高的学识,也没有那么多的阅历,或许不能准确的表达出自己的理解和感受。

    但他知道...他以为的那些,就是他以为的那样。

    小宝坐在门槛上,坐了很久很久,回忆了很久很久。

    其实...也没什么回忆的,他还不到五岁,纵然生在曙光城,迫不得已不得不更早的懂事成熟。

    但出生不到五年的时间,又能有多少的回忆?

    他回忆的,都是些日常的琐事。

    日常中有爷爷,有老黄爷爷,有一些其他的、面容早已经模糊的族人、亲人。

    整个曙光城不止陈氏一族,但整个曙光城都是亲人。

    如今...他们都不在了。

    整个曙光城,真正属于这座城的,就只剩下他自己了!

    坐着、想着、回忆着。

    眼泪不自觉的落下,模糊了眼眶,也模糊了那些回忆。

    这一坐就是很久,当小宝再次起身的时候,已是黄昏。

    他看着东方的落日,恍惚间,似看到了爷爷在云中对着他笑。

    似看到了那从未谋面,只在爷爷映照出的影像中见到过的父母在对着他笑。

    他似乎...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陌生的人。

    眼泪...再一次不自觉的落下,小宝倔强的,以手抹干净眼角的泪痕。

    仰起头,四十五度望着东方的天空。

    以前被爷爷教训了,委屈了,想要哭了的时候,爷爷都会告诉他...眼泪是珍贵的东西,不要太早的流尽。

    当你忍不住想要流泪的时候,就仰起头看着天空,眼泪就流不出来了。

    老黄爷爷偷偷的告诉他,那其实不管用。

    很早很早以前,每当一位又一位族人、亲人在身边倒下时,爷爷总会被泪水模糊了眼眶。

    后来战后,他就这样仰望着天空。

    但其实泪水还是会不自觉的落下。

    后来...眼泪就干了,就再也不流泪了。

    所以...

    老黄爷爷教他,如果眼泪真的忍不住要流出来的时候,仰头不光用,你就倒立。

    倒过来,流出来的眼泪就会再流回去。

    那样...就不会流泪了。

    他说的都是真的,小宝知道。

    因为上次的一场入侵,当城中倒数第四个人倒下的时候,小宝有看到老黄爷爷把自己倒过来。

    眼泪,真的就没有流下来。

    想着、想着,小宝的眼泪又一次有控制不住的架势。

    他没有道理,也没有摇头。

    倔强的用手把眼眶中的泪水擦干。

    把手腕放进嘴里,狠狠的咬了下去。

    他决定了,今天,是他最后一次流眼泪。

    从今以后,他陈平安再也不能流下一滴眼泪。

    是的,今天前,他是小宝,有爷爷和老黄爷爷。

    今天以后,他是陈平安,陈氏唯一的陈平安。

    他知道老黄爷爷给他这个名字的寓意,但他也知道...那些怪物只要不死绝,这世上就不会有人能得到真正的平安。

    陈平安的手腕滴着血,他没去管。

    最后留恋的看了一眼东方的落日,转身回到了房中。

    他知道,房间里有一个箱子,箱子被爷爷丢在床底下。

    他有一次见爷爷打开过,他知道那里面...有陈氏的传承。

    他费力的把箱子从床底下拉出来,打开了那已经落了灰的盖子。

    箱子里,一摞厚厚的书占据了大部分的空间,陈平安知道,那是族谱。

    陈氏一族一百三十七万九千六百四十九口人都记录在上面,除了他。

    陈平安拿起桌上的毛笔,在族谱的最后面添上了自己的名字,陈平安。

    那意味着...从今日起,他,也可以战死。

    将族谱放回去,箱子里还有两枚玉简,一枚羊脂玉瓶。

    两枚玉简是陈氏一族的传承,分别是陈氏的血脉传承功法,与陈氏的血脉剑术。

    而那枚羊脂玉瓶,陈平安也听爷爷说过。

    那里面,是一枚神魔丹。

    太古末年,曙光城永镇西极时被赠与的神魔丹,也是整个曙光城剩余的最后一粒神魔丹。

    爷爷说过,这里面的丹药,任何人吃下都可以获得近乎永恒的寿元。

    他将那玉瓶拿起,将丹药倒出,看了看,又装了回去,将玉瓶放回箱子里。

    他没有吃,也不愿吃。

    永恒的寿元,会磨灭一个人的斗志。

    他知道,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意志多顽强的人,所以他只能靠自觉和自律。

    留下这枚丹药,他就时刻会面临着寿元可能会耗尽的危机,他就有动力一步一步的往高处走。

    不断的提升自己的修为,提升自己的寿元,提升自己的战力。

    唯此,终有一日他才有望成为王者,成为曙光城未来的守护神。

    而现在...

    他在听着城墙上那说话并没有掩饰的一僧一道交流时就已经知道。

    现在的曙光城,暂时很安全。

    基本上不会有任何支援的曙光城,在最危急的时候飞来了一把剑,斩了地方一位顶尖王者。

    基本上不会有任何支援的曙光城,在嘴危机的时候有一件白衣从天而降,化作了一座大阵挡在了曙光城前。

    陈平安取出玉简,把木箱子放了回去。

    玉简收入怀中,他转身走进了另一间房间。

    再出来的时候,他手中多了一把剑,一把普通的、还算作是剑胎的剑。

    从今以后,一人一剑。

    他走出了院子,靠在老黄爷爷最喜欢趴着的那个树下。

    抱着剑,望着东方的落日。

    这...将是他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最后一个落日,最后一个夜晚。

    ......

    山海。

    周易带着一帮学生找到了自己的教室。

    “从今以后,这里就是咱们的教室了,日常开课我都会在这里讲,至于上课时间,我会提前通知你们。”

    其实就是来认认地方,自然不会一上来就上课的。

    见众人点头应是,周易想了想,又问,“你们都有什么想学的,可以提前和我说一下。

    课程安排方面,我尽可能的照顾到你们所有人的兴趣和修炼时间。”

    “周老师,我想和您学习布阵。”

    第一个开口的是陈渔,女孩还没有来得及去领校服,依然一身道袍,看上去有几分圣洁的样子,但人其实很好接触。

    “布阵?”

    周易点头,“可以。”

    阵法这玩意,可以说是他最擅长的了,他在这方面的天赋,连他自己都害怕。

    甚至他觉得如果不是收到修为的限制,他能轻易的凭借阵法之道证道长生,得一个阵祖、阵天尊之类的称号。

    当然,虽然阵法天赋超绝,阵法本身实用性也挺强,但他本身却志不在此,并没有以此证道的打算。

    其实严格说起来,他本身能走的大道太多太多了,多到了他暂时都不知道该怎么选的地步。

    确定了在课程中加如阵法相关,周易又看向其他人。

    在陈渔之后,另一个女学生李涟漪说她想学炼丹,那位姓风的女学员不出所料的对天机之道很感兴趣。

    除此之外,还穿着月白僧衣的小沙弥表示自己最崇拜周易在术法方面的造诣,想要多多学习。

    其他人也各自说了一些自己的偏好,基本上也都在几种副职业之间。

    而比较有意思的是那位被周易打击的怀疑人生后又倔强的加入了他的学组成为了他的学生的古族少女。

    少女的名字叫做古苏,刚听到的时候周易以为她说的是姑苏,还想问人是不是姓慕容。

    结果后来发现人家姓古名苏,就庆幸还好没问。

    与其她人的偏好不同,面对周易的问题,姑苏提出的唯一一个请求是——想要学习怎么才能打败他。

    是的。

    这姑娘是个逻辑鬼才,给周易当学生,想向他学习的是怎么打败他。

    周易觉得这也就是他了,如果换成别的老师,遇到这种逻辑宝才,会用心教她才真就出了鬼了。

    对于这种要求,周易想了想...她想要从某一方面打败自己的话,可能就只能从生孩子这方面了。

    回头或许可以考虑一下单独给她开一本孕妇的产后护理之类的课程什么的。

    然后最后另一个提出奇葩要求的,是周易唯一的一个男学生。

    什么,你说小沙弥?

    额...和尚也分性别的吗?观音不都时男时女、可男可女的吗?

    少年名为姜凡,与一只金色小猴相依为命。

    作为周易这一届唯一的男学生,姜凡提出的请求是:想要变强。

    有这样的请求,周易并不觉得奇怪,毕竟修士就没有不想变强的。

    而作为一个脑子里储存了一座图书馆的学霸,帮学生快速变强,他也有这样的能力。

    所以,“多强?”

    姜凡想了想,“很强很强。”

    “很强是多强?”对这学生的答案,周易觉得有点迷。

    这家伙也不是那种沉默寡言的人,怎么连话都说不清楚的?

    然后,姜凡就给了一个更迷的答案,“我不知道。”

    周易:“.....”

    如果不是从他脸上看出了认真,周易觉得自己多半会一脚把他踢出去。

    “那...星辰境怎么样?”

    作为一个老师,教导的学生最终成就了星辰境,已经是一件可以吹嘘一辈子的事了。

    对于大部分老师而言。

    然而,姜凡摇头,“虽然不知道要多强,但我知道星辰境还不够强。”

    周易瞪了他一眼,星辰境不够强,这小孩还真是胡吹大气。

    要知道他家苏姑娘在突破之前也就是星辰境而已。

    “那域主?”

    姜凡摇头。

    “四极?”

    依然摇头。

    周易翻了个白眼,“我直接教你证道之法,怎么样?”

    姜凡眼睛一亮,“可...可以吗?”

    周易:“.....”

    这孩子、还真是实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