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艾丽娅的心情

作品:《我的魔法时代

    坐在魔法篷车里,我捧着景月公爵送给我的那本夏屯爱丽公爵的魔法笔记仔细研读。

    ‘炽雷’这个二级电系魔法很简单,但是这个魔法设计得却是很巧妙,这是近战魔法技能,而且非常符合我的战斗风格,我喜欢拿着斧子像兽人们一样在战场上冲杀,只是随着我魔法等级的提升,我发现属于魔法师的战斗方式变得越来越单一,魔法技能主导了一切,只是这并不是我所想要的。

    剑与魔法社团的主旨是为了弘扬魔法与武技并存的精神,只是对于魔法师来说,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学习武技上,会严重影响魔法的修炼,似乎没有多少人愿意这样干。

    我轻声地念诵着生涩的魔法咒语,与此同时,我的手指在胸.前绘出一幅炽白的魔纹法阵,电系魔法元素如泉水一样从左肩胛骨中涌出,顺着手臂欢快地流淌到面前的魔纹法阵中,随着咒语与法阵同时结束,浓郁的电系魔法元素聚在手心结成一团白色的电球。

    我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白色电球中所蕴含的雷电之力,那些电系元素在圆球之中左冲右撞,试图冲破电球外壁。我竭力地稳定着这团电球,按照魔法笔记上说的那样,试着用手去捏那团电浆球,只是我的手心聚成一团的时候,那只电浆球却是再也没办法控制得住,从我的手心里跳出去,掉落在车厢的地毯上。

    无数电系魔法元素从地毯上扩散开,脚下传来一阵酥麻。

    记不清第几次次失败了。

    练习魔法技能是一件非常枯燥而乏味的事,因为要面临着无数次的失败,还要从失败中摸索出成功的诀窍,那种对于前途未知与茫然,很容易就会让人感觉到疲倦。

    只有不断的练习,才能熟练地掌握魔法咒语吟唱技巧和魔纹法阵绘制技巧,对于一位铭文师来说,最不缺乏地就是魔纹法阵的绘制技巧,所以对我来说如何将古精灵语的魔法咒语正确的念出来,反而成了最重要的事。

    不仅如此,还要找到魔咒与魔纹法阵两者之间的契合点,一定要掌握施法的节奏才行。

    魔法篷车在通往空港小镇的大道上疾驰,黄昏中的斜阳将魔法篷车的影子拉得很长,车轮飞快地滚动,碾着石板路上落满的枫叶,车轮带起片片枫叶,像是有无数枫叶在魔法篷车后面不停的飞舞。

    道路两旁那些英雄雕像让篷车车厢里面变得忽明忽暗,卡特琳娜贴着车窗向外看了看,此时魔法篷车已经驶出了第七街区最后一片建筑,彻底到了帝都城的外围,从这里到达闪电的隘口还至少有两个小时路程,而从隘口到达山脚下的空港小镇,则需要魔法篷车奔行一整夜。

    “就在隘口那边吃晚饭吧,在帝都这边吃的话,无论如何都来不及了。”艾丽娅一边让贴身侍女贝蒂帮她将束腰长裙后面的带子解开,一边说道。

    “我们去空港小镇?”卡特琳娜问我。

    我点头承认,并对她说:“恩,我买了五百套纳克玛人的黑铁铠甲存放在那边的仓库里,这东西还是要尽早的转移到安全地方,仓库那边存放这样贵重的东西,我不放心。”

    艾丽娅在车厢里只穿了一条素色低胸衬裙,笋状胸廓在衬裙下变得颤巍巍的,衬裙裁剪得极为贴身,将她身体丰满的曲线勾勒得极为性感,她光着脚,蜷缩在沙发上,贝蒂将一条毛毯盖在她的腿上,她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高耸的兔子差点从低胸衬裙里跳脱出来,艾丽娅对我说:“我先在车上睡一觉,到了隘口那边,再叫醒我。”

    我说:“好。”

    艾丽娅躺在软皮沙发上,盖着一条薄薄的毛毯,很快变闭上眼睛。

    侍女贝蒂扭头看着我,面带浅笑,问我:“你要不要也睡一小会儿,我给你也拿一条毯子。”

    我摇摇头,说:“我每天几乎凌晨才会睡觉,在就成为了习惯,现在可睡不着。”

    贝蒂从暗格里拿出了茶壶,并将带有聚火卷轴的小型炉灶捧出来,就在车厢的小桌上给我煮了一壶茶,然后又拿出一盘精致的小饼干,对我和卡特琳娜说:“你们饿了的话就先吃一些小饼干,我也跟着主人睡一会。”

    贝蒂每天跟在艾丽娅身边,好像总是有使不完的精力,她要帮艾丽娅安排整天的行程,还要负责一些生活中的琐事,几乎可以让艾丽娅全身心的投入到纺织工坊的事务中,可以说是艾丽娅最得力的助手,早已经不是单纯的贴身侍女了。

    这时候,她麻利地脱掉身上的白纱裙,飞快地除去腿上的丝袜,没有任何不好意思地躺在艾丽娅脚边的地毯上,将从沙发上垂下来的一截儿毛毯盖在自己身上,然后拢了拢披散着的长发,将头靠在沙发座上,也沉沉的睡去。

    卡特琳娜的目光从窗外转到我的身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凑过去,扳着她粉嫩的俏脸,想要亲吻她的嘴唇,她却羞涩地将我推开,她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是张开嘴唇,对我做出几个口型,我读懂了她的唇语,她是在对我说:“你—心—虚—了!”

    一抹斜阳的残余光线正好透过层层阻隔,从车窗外照射进来,落在她秀美的脸上,让她晶莹白皙的皮肤变得纯净而透明。

    我感叹着她的美丽,时间仿佛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而让她变得越来越成熟,温柔似水。

    大概是感受到我眼睛里的情意,卡特琳娜伸出手将我的手反握着,一种突如其来的灵感从我的精神之海里一闪而过,我抓住那一丝最奇妙的感觉,飞快的念诵着‘炽雷’的魔咒,伸手绘制出魔纹法阵,电浆球落在我的手上,我轻轻地一握,整个电浆球被我攥碎在手心,电浆球瞬间爆发出巨大的能量,无数细碎的电弧布满了我的手臂……成了。

    原来这就是炽雷,一丝电弧窜到她的身上,她惊讶问我:“你学会了?”。

    “嗯!”我回答。

    目光却紧紧地落在手臂上,那些细碎的电弧布满了我的手臂,就像是在我的手上包裹了一层耀眼而炫目的手套,我能够感受到当电浆球被我捏碎那一刻所释放出来的强大威力,小心翼翼的让那些细碎电蛇散去,我差一点虚脱地躺在沙发上。

    看来,以后不能随便在魔法车厢里练习魔法技能,稍微控制不好,溢出的魔法元素就有可能波及到车厢里的同伴。

    魔法篷车到达山顶隘口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我们赶在关闭城门最后一刻,通过了隘口。

    这样我们可以在天亮之前赶到空港小镇,只是马车夫要辛苦的熬夜驾驶,好在这是一条笔直的下坡路,而且两侧有英雄雕像和路基,就算是马车夫睡着了也不会出什么危险状况。

    见艾丽娅和贝蒂两个人都在熟睡,我没有选择在隘口外餐馆里用餐,而是买了五份烤肉直接上路。

    也许艾丽娅和贝蒂两个人累坏了,尽管车厢里弥漫着烤肉的香气,两个人都没有醒过来。

    魔法篷车只是在路上停过两次,毕竟拉车的古博来马还需要喂食和饮水,直至深夜,我想要搂着卡特琳娜在狭窄的软皮沙发上睡,卡特琳娜却是脸皮薄,怎么也不肯同意,并对我指了指艾丽娅,小声对我说:“你去啊!我可以像平时那样装作什么都看不见。”

    我的脸一红,神色赧然地笑了笑,有些心虚。

    最后,卡特琳娜还是心软地答应了我的要求,和我一起挤在软皮沙发上,但是她身上的紧身轻皮甲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脱下来,我们就在魔法篷车上渡过了一.夜。

    等到我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的卡特琳娜已不见踪影,软皮沙发还有些残留的余温,我从沙发上爬起来,发现艾丽娅和贝蒂的位置上也空空如野。

    匆忙从软皮沙发上爬起来,发现魔法篷车已经停下来,推开车门,站在篷车边缘上。

    天边亮起一道鱼肚白,天幕上的繁星正一颗一颗地悄然隐去,天色逐渐转亮,凉爽的晨风让我一下子清醒过来。

    看到远处在雾霭中空港小镇许许多多的房子升起袅袅炊烟,这是一个非常繁忙的小镇,来至四面八方魔法飞艇聚集到这里,向帝都源源不断的供应着各种物资,也有一大批一大批的物资在这里周转,流向四面八方各个省份。

    天空上的魔法飞艇排成几条蜿蜒曲折的细线,它们遁寻着某种固定的航道,驶入空港。

    不远处的水井旁边穿来女人们的私语声,艾丽娅穿着单薄衬裙在水井旁边洗漱,她浑圆手臂和修长美腿在晨曦之下白的刺眼,贝蒂正在井边打水,卡特琳娜坐在一边和贝蒂聊天,那边的水井已经被一群女人占领,许多贵妇都带着侍女在井边梳洗打扮。

    几辆魔法篷车停在井边,我们的魔法篷车也是其中一辆,马车夫提着一桶水从井边走过来,将水桶放古博来马的面前,又从后面的行李架上取出一捆草料,散在古博来马的脚前,然后径直爬上了御者的座位处,裹着一条黑色厚实的披风,在座椅上补觉。

    我没想到在这里的人还有在小镇外面井边洗漱的习惯,而且很多都是一些贵族小姐或者是贵妇们带着侍女到这边来。

    等到艾丽娅带着侍女贝蒂从井边回来,我才从艾丽娅的口中得知,空港小镇外面的这口井非常的出名,据说每天清晨用这口井的井水洗脸,皮肤就会变得像牛奶一样白皙,容颜也会重新焕发青春,说白了就是说这口井拥有着驻颜美白的效果,据说帝都里面很多贵妇都会乘坐一整夜的马车,专程到这里来洗漱。

    我问艾丽娅:为什么不把水运到帝都的家里面,那样岂不是连洗澡都可以了。

    艾丽娅对我说,这口井里的水一旦离开井口时间过长,就会失去那种神奇的效果。

    随后我们达到了空港小镇的仓库那边,打开仓库大门,就看到一尊尊纳克玛人的半身铠甲整齐的排列在仓库里,每一件铠甲上都细致的盖了一层油布,随便掀开一张油布,都能看到里面完整的黑铁铠甲,如果这些铠甲很少有损伤的。

    我和卡特琳娜仔细的清点了一下,果然这座仓库里摆着整整五百具半身铠甲。

    这五百尊巨大的黑铁铠甲摆在仓库里显得有些冷森森的,艾丽娅和贝蒂站在仓库门口待了一会儿,随后,就走过来对我说:“听说今天从星海城那边来一批冰鲜的海鱼,是魔法飞艇直接空运过来的,我去那边看看,如果价格合适的话,要不要买几箱?”

    “好啊!”我正想着如何将这些黑铁铠甲搬到辛柳谷,听到艾丽娅这样讲,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见我这样说,艾丽娅便带着贴身侍女贝蒂转身离开了,走出仓库的时候,甚至还让侍女贝蒂将仓库的大门关上。

    这时候,我忽然间想到,忘记告诉艾丽娅如果买鱼的话,就一定要多买一些,不然还真不够辛柳谷里的那些人分的,推开仓库门的时候,恰好看到艾丽娅和贝蒂两个人的背影,她们轻轻地提着长裙走上魔法篷车,两个人低着头像是在看着路面,但是脚步却没有来的时候那么轻快,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总觉得她们的背影好像有些寂落,这时候,我忽然有些明白艾丽娅此刻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那是一种明明在处心积虑地在为了我的事情奔波,到头来却是又不被信任的沮丧。

    最近这段时间以来,诺亚和路易斯离开帝都的这段时间,一直都是艾丽娅再帮我采购辛柳谷所需要的生活物资,最主要的是粮食和一些肉食,而且还买过一大批黄羊,我想在艾丽娅的心里面一定是隐约有个大概轮廓,这道在我身后的某个地方藏着数千人口。

    而且前些日子,还是她帮我在奴隶市场购买了将近七百名兽人女奴,随后我所需求的生活物资和粮食也随之增加,显然我的这些秘密在艾丽娅的眼中,只是隔了一层窗纸,就差最后一点没有捅破。

    偏偏在我想要如何处理这五百尊黑铁铠甲的时候,艾丽娅主动提出离开,而我想都没想就马上答应。

    我站在仓库的门口,看着魔法篷车缓缓的驶入大街,我的心里没来由的一紧,就像是一只无形大手紧紧地攥着我的心脏,让它无法跳动,随后那只大手一下子又消失了,我的心脏猛地跳动,就像是要从嗓子里蹦出来。

    很多事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冲动就做了。

    我向艾丽娅的魔法篷车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