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送你一份富贵

作品:《全知武神

    独眼恶汉目光打量着邹兑和小女孩,迟疑道:“可……这奴隶就剩两个小娃娃了,他们拼命逃也不可能引开金眼雕太长时间啊……”

    那瘦小武修狰狞一笑:“这个简单,将两个小娃娃放血后,让两名兄弟背上他们高速逃走,差不多了就将他们一丢,在趁机跑回来。以我们兄弟的能力,还怕不能拖延足够的时间?”

    一听这话,独眼恶汉大喜,一拍手道:“好!皮猴,若这次成功了,你是首功!”

    “嘿嘿嘿……这都是老大英明神武!”

    独眼恶汉和瘦小武修一番算计,终于是定下计划。随即独眼恶汉挑选了两名背负邹兑和小女孩的猎人,并让其他猎人解除邹兑和小女孩手脚的镣铐。

    “哼,终于轮到哥了吗!”

    邹兑心头冷冷一哼,早有做好了心里准备。虽然他现在的身体没有完全恢复,但是这些猎人的实力其实也不强,只要没了铁链的束缚,豁出去拼命的话,也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邹兑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下意识地活动了一下手脚,却忽然感觉到右臂被抱得更紧了。邹兑皱了皱眉,低头看着小女孩,发现她害怕极了,身子颤抖得更厉害。

    邹兑忽然意识到一点不对,自己的确可以拼命,但身体尚未恢复下,自保都是极难的事情,而小哑巴却彻底无法照顾了,很可能才开始,她就会受到连累重伤甚至死亡……

    意识到这一点,邹兑微微摇头,放弃了拼命的计划,转而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一举多得的办法。

    微微一笑,邹兑忽然长身上前一步。他这一忽然举动,让独眼恶汉都是微微一怔,目光前后投了过来,打量在他身上。

    邹兑无视众猎人凶神恶煞的目光,淡然说道:“这位独眼大哥,我送你一份富贵,不知道你感兴趣不?”

    “哦……说来听听。”

    独眼恶汉皮笑肉不笑,一招手暂时阻止了要镇压邹兑的手下。他口中虽然这样说,却一点没把邹兑放在心上,认为不过是邹兑这样的小屁孩拖延死亡时间的小手段而已,而他自信掌握着邹兑的生死,不会让邹兑飞了。

    邹兑正色道:“我知道一个上古洞府,里面埋藏的宝藏价值是金眼雕的数百倍不止。我可以带你们去洞府取宝,但你们必须放过我和小哑巴的性命!”

    “哦……”

    独眼恶汉这下有了些兴趣,仔细打量邹兑,觉得邹兑不像在说谎的样子。

    又想到邹兑是死到临头时才肯讲出这样的秘密,独眼恶汉顿时又更相信了三分。财帛动人心,若当着能获得百倍于金眼雕蛋的宝物,他何乐而不为呢?何况杀还是不杀的主动权一直在他手里。

    独眼恶汉当下点头道:“只要你能带我们取到宝物,我便放过你和这小哑巴。”

    ……

    双方既然达成了交易,自然都不拖泥带水,略一收拾,独眼恶汉就让邹兑带路,整个队伍重新出发了。

    这一次,奴隶们基本死光了,只剩下了邹兑和小女孩。但独眼恶汉等猎人可不是什么好心人,依然将邹兑和小女孩的手脚用镣铐束缚着。

    邹兑对此也早就意料到,悄然打开百科中的地图校准路线的时候,也开始详细阅读那处洞府的百科,心头构思的计划越来越详细。

    又是数日之后,在邹兑的带领下,队伍果然找到了那座洞府。

    观察了几眼,独眼恶汉等发现那洞府的位置极为隐蔽,森森草木将洞府的入口掩盖,若没有邹兑带路,还当真无法难以发现这里有座洞府。

    “嘿嘿……老大,我们要发财了!这处洞府看来历史久远,而且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里面的宝物只怕都还存在!”

    “是呀,是呀,说不得还真像那小子说的,我们能弄到比金眼雕蛋更值百倍的宝物啊!”

    ……

    众猎人看着眼前古老沧桑的洞府,都是一阵激动,七嘴八舌地说着。

    独眼恶汉却是久经江湖的老手,虽然也有些激动,却依然小心谨慎,冷哼一声,向邹兑说道:“小子,你继续带路,最好别搞什么鬼,否则……哼哼!”

    邹兑心头在冷笑,却没有说话,拉着小女孩手几步毫不犹豫地就走进了洞府之中。见到邹兑走进洞府之中,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早已经迫不及待的独眼恶汉等猎人立即尾随而入。

    在通道中走了几步,队伍前方出现了一条笔直的石板路。这些石板一块块四四方方,极为规整,除此之外看着和普通的石板没什么两样。

    邹兑拉着小女孩走到石板路上之前时,忽然将小女孩往身上一背,随即高速踩踏着一块块石板,朝洞府深处冲去。

    “小子,你干什么!”

    独眼恶汉等反应过来时,邹兑已经背着小女孩冲过了这五六丈长短的石板路。等到独眼恶汉怒吼着,纷纷取下背上的弓箭要射击邹兑和小女孩时,邹兑和小女孩的身影在前方一拐,已经消失在一个拐角。

    知道被邹兑戏耍了,独眼恶汉怒火冲天,怒吼着下了命令:“贼娘皮的!给老子追!追上这小子,将他碎尸万段!”

    众猎人顿时前后朝着洞府深处冲去,试图追赶上邹兑。可最前方的几个猎人脚才踩踏在那石板路上,忽然就听得“咻咻咻”的箭矢破空声响起,抬头只看到黑暗之中一蓬箭雨飞射而来。

    “不好,是机关……”

    独眼恶汉等撕心裂肺地喊叫了起来,眨眼间冲在最前方的猎人就死了三四个,都被箭矢扎成了刺猬。

    耳中听着独眼恶汉等发出的惊呼和惨叫,邹兑微微一笑,终于是彻底放心了。

    他这一次所有的算计,就在这洞府唯一的“箭雨”机关上。石板路上的每一块石板可不是摆设,每一列只有一块是正确的,若是踩踏错误,就会引发箭矢的爆射。而这正确的顺序,自然是记载在百科之中的,这条石板路也就变得对邹兑没有威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