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汉王反

作品:《江山争雄

    罗昭云被萧妃接见,当面把他褒扬一番,又赐予了一些珍珠玛瑙,黄金绸缎等,表示感激。

    他自然要推脱一番,奈何萧妃和晋王盛情难却,罗昭云只得接受了赏赐。

    萧妃忽然问道:“罗将军,今年你有多大年纪了?”

    “十五岁了。”罗昭云恭敬回答。

    萧妃和蔼询问:“家里长辈,可曾为你在找婚配之事?”

    “这个,尚无!”罗昭云有些愕然,如实回答。

    其实这个问题,他没有细想过,毕竟才十五岁,不着急成家,他想在二十多岁在谈婚论嫁不迟,不想过早就被绑在家里,妻妾成群,孩子成堆。

    萧妃微笑点头,侧首看了杨采玉一眼,小公主顿时满脸通红,娇羞无比,手中捏着丝带,无比的紧张,虽然有些羞恼,但内心还是喜悦的,怦怦乱跳着。

    “按我大隋律例,男子过十七岁,到弱冠年纪,就可成家。罗成,你已十五岁,离这个年岁也不远了,可曾有心仪对象?”

    萧妃问完话,杨采玉感激自己的小心脏儿都快蹦出嗓子了,非常关注,不知罗昭云如何回答?

    她担心对方说有心仪的女人,却不是她。

    毕竟,她还小,对方的年级,不可能喜欢上她这个豆蔻小丫头。

    罗昭云脑海中浮现出了萧依依的倩影,不过,他心中暗叹,对方身在青楼,背景复杂,跟他即便有情有义,但是最后,未必能成眷侣。

    除此之外,他还没有什么中意的女人,或许来京城时间过短,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吧。

    他摇头道:“暂时没有,我年纪尚轻,未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打算先为国效力,多锤炼一番,日后能文武双全。”

    晋王在一旁微笑道:“你现在就已经文武双全了,这个年纪,有此等官爵、文采和武艺,在长安城内,都很少见了,反正我最近一些年,没听过京城内有这样的杰出儿郎,他们多在家族门阀的护翼之下,与你相比,缺少磨炼,差得远了。”

    小公主杨采玉听完,则暗暗送了一口气,心下则想:罗成啊,你一定不要着急婚娶,等我长大哦!

    ………

    杨坚的国丧大礼已经准备妥当,而杨广的各方面准备也完成了,所以,在那晚宫变后的第四日,终于起驾回京师了。

    现在禁卫军、侍卫军等,都被他控制住了,身边的亲信都担任了要职,杨广的安全已经层层设了保护,千军万马也难以冲杀到他跟前,更何况一些低武刺客?

    杨广坐在黄金雕纹、珍珠镶嵌的车撵上,一切按古之天子礼仪佩戴和出行,头顶天子冠,龙袍加身,整个人的气质,格外厚重、深沉、内敛了不少。

    他看着蔚蓝天空,壮丽山川,心中不禁涌起豪情万丈。

    终于,他作为一国之君,坐在车撵之中,出驾回宫,虽然感觉不够想象中的气派,但还是令他激动不已,毕竟,这是他的第一次。

    杨广心中波澜起伏,一会想到晋阳杨谅那边如何,一会想到回到京城,如何削弱旧阀势力,如何确立他的年号,如何开展他的宏图霸业?

    他不会忘记,其父杨坚跟他说过的那些话,大隋表明殷实和富裕,其实危机甚重,最大的隐患还在门阀,关陇贵族,天下豪强大族太多,哪怕是皇帝,也得搞平衡,来拉拢一部分大族,压制另一部分,否则就会受其干扰和胁迫。

    但是杨广并不怎么赞成父皇的那套说辞,在他看来,宽仁相待只是使矛盾后延,就算他当政时不乱,那以后呢?他的子孙都长于后宫,能有几个大作为者?纵观历史,皇子皇孙一般都是一代不如一代,他不想把问题延续给后人,那样就太不负责任了。

    六镇已过百年,强悍之风依旧,可见并不是教化就能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根本入手,斩草除根,将这些六镇后裔的打压拆散,甚至杀绝,不留后患。

    对于关陇贵族,愈是八大门阀,越要进行开刀,否则再发展壮大下去,又要恢复东晋时期‘王与马,共天下’的局面了。

    慈不掌兵,善不称王,杨广心中涌起一份杀机,他要大刀阔斧来解决这些危机,让大隋江山永远巩固下去。

    ………

    屈突通带着三百轻骑,日行三四百里,三日后就赶到了太原城。

    在春秋末,晋国大卿赵简子家臣董安于在太原盆地北端晋水北岸,悬瓮山东侧修筑晋阳城,周长六里,至西晋时期扩建。

    北齐于汾水东岸增筑新城,旋在旧城增设龙山县。隋以龙山旧城为晋阳,新晋阳城为太原,所以太原与晋阳,并非同一城邑,但相隔不远。

    这里的地理位置,三面环山,黄河第二大支流汾河自北向南流经,控带山河,踞天下之肩,素有“襟四塞之要冲,控五原之都邑”之称。

    屈突通携带玺书而来,原本以为此计万无一失,但想不到,杨谅一眼就看出了破绽。

    原来隋文帝事前已经和汉王杨谅约好,如果有诏令让他回京城,敕令上面会多加一点,然后再验玉麒麟是否符合。

    那玉麒麟是兵符,一分为二,皇帝与将领各持一半,准确相合说明诏令无误。

    杨谅既看出了诏书有假,就知道朝廷已经出事了,他立即找来自己的心腹文武官员商议,说出了父皇已经出事,现在杨广派人来诓骗他回京,必然不安好心,寻求对策。

    萧摩诃等人跟在杨谅身边,多是一些被朝廷疏远之人,才辅佐杨谅,谁也不甘心就这样碌碌无为,听到杨谅分析之后,纷纷劝他趁着杨广尚未正式登基祭天,公布天下的时机,起兵造反,以迅雷之势,攻入长安城,那么他就能成为大隋未来的新主人了。

    杨谅其实早就对大哥杨勇被废,杨广为太子之事,耿耿于怀,心有不服,现在又发现杨广不怀好意,要阴谋对付他,心中害怕,自然不肯坐以待毙,稍微一犹豫后,立即绝对,起兵夺权!

    大隋朝第一起宗室谋反事件,骤然爆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