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今生一诺到白头

作品:《立地封神

    广阔的天地间,在萧离眼中仿佛只有她和谢君天两个人,她的声音如此轻柔,而又带着无尽的决意。

    “直到那天,我看着你独自承受着无尽伤痛御剑而去,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败,我忽然很羡慕萧御,因为他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可以做所有他想做的事。你不能,我也不能。”

    “可是今天我终于想通了,人生一世又有几度春秋,何必顾忌那么多,能有片刻快意,此生亦足。你在挫败中迷失的信念,我会帮你重塑,无论三界五行,六道轮回,我萧离千生万世,一定会跟在你身边,无论生死,纵然有一天你破劫飞仙,我一样会做到。”

    萧离缓缓解开面纱,仿佛平静的湖面惊起漫漫涟漪,绝美的容颜顿时引起无数惊叹。

    所谓玉洁冰清,风华绝代,不过如此。

    “我曾立下誓言,第一个见到我容颜的男子,就是我的夫君,现在,你看到了。”

    这样的直白,这样的果敢,这样的淋漓尽致、无所畏惧,让所有人仿佛堕入梦中。如果反过来是谢君天说出这番话,没有人会如此震撼,但是现在却偏偏是萧离,这个冷若冰霜的少女。

    “离儿!”

    时间的断漏中,忽然响起秋韵泓的惊怒声,“你想做什么?”

    萧离依旧看着谢君天,盈盈眸中尽是决绝,“师父,我说的已经很清楚,我只想让他知道,即使全天下都和他作对,我依然会站在他的身边,无怨无悔。”

    “离儿!你!”

    秋韵泓苍白的脸上泛起赤红,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萧离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然而纵然她惊怒交集,却依旧不得不承认,在萧离说出这番话时她心中的震撼。

    悠远的一生中,有多少人曾留下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多少人可以像萧离一样去追逐属于她的幸福,无论对错。

    在这一刻,没有人再嫉恨萧离,所有人都隐隐盼望着她可以成功,无数的目光看向谢君天。

    谢君天目光沉沉,低垂的姿势让别人难以捕捉到他眼中的信息,无数的记忆如流光飞速闪过,或许曾有过细微察觉,但这样触不及防的坦白,却让即使睿智如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良久无言,但所有人都在耐心地等待,甚至担心别人会破坏掉这份寂静。

    终于,谢君天抬首,目光中的落寞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是温纯的柔情,虽然他的手指不能再触及萧离的长发,但他凄楚的语气中却满是和暖,“很多事不是时间可以抹去的——”

    “我会等,”萧离看向谢君天的眼神如此温柔,“我并不是寻求一个结果,而只是想让你明白我的心思,仅此而已。”

    纵然谢君天天纵之才,冷峻无双,纵然他心中深储佳人,无时或忘,但在这一刻,他依然被深深地感动了。

    “哈哈哈——”

    谢君天忽然仰天长笑,无尽苍穹映照在眼中尽是虔诚,“我谢君天竟然受到如此眷顾,实在不枉此生。”

    萧离看着谢君天眼角弥散的湿润,盈盈说道,“那么今后的一生,你还会勇敢地走下去吗?”

    谢君天紧紧地看着萧离,仿佛想要将她完整地嵌入自己的双眼,语气中含着山岳般的凝重与决绝,“我会。”

    简单的两个字,却好像九天倾泻而下的光芒,两个人的容颜在光芒的映照下很不真实,但却十分美丽。

    萧御缓缓走到风凌月身旁,两人相视一笑,无限温馨。

    萧离和谢君天能够走出今天这一步,无论未来有多少艰险,彼此都不会再孤单,这样的结局,已经很好了。

    “姬师伯,我们已经赢了第一场了。”

    在最终决战之前,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即使是“炎烈阁”最忠实的盟友,也同样不相信他们能够战胜“天机阁”。

    然而事实却清晰地呈现在每个人眼中,也许“炎烈阁”的综合实力和“天机阁”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但论新一代弟子的巅峰战力,“炎烈阁”却绝对可以和“天机阁”并列。

    姬无极缓缓起身,所有的赌注只能放在元素赛上面了,然而有风凌月在,这一战的胜败已经十分清晰。

    万千念头转瞬即过,姬无极正要开口,仙域广场之外陡然响起极其诡异的声音,众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两道黑影已经以流星般的速度冲过来。

    姬无极大喝一声,“什么人!”

    源气吞吐,顿时幻化出四色元素,“轩辕剑”苍吟一声朝黑影斩落。

    秦倚天见姬无极这一剑异常果决,不由得暗暗钦佩,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姬无极已经出手。

    那黑影右掌陡然生出一团黑气,将轩辕剑包围其中,原本无坚不摧的逍遥剑,却被这全然平平无奇的黑气挡住。

    秦倚天荒千岩面面相觑,脸上都有震惊之色,纵然姬无极在和四大阁主一战中受了伤,但战力依旧强大,此刻竟然被黑影轻松挡住,虽说因为仓促应对,也足见来者不凡。

    萧御骤然看到黑气,蓦地想起在死亡风暴中缠绕在魁阳神芒上的黑线,心中没来由地生出几分惊悸,两者有着惊人的相似。

    来不及细想,另一道黑影已经冲了过来,目标竟直指谢君天和萧离二人。

    萧御一凛,难道是为他们二人来的?但心中即刻否定,不是他们,而只是谢君天!

    谢君天眼神冰冷,似乎对黑影有着模糊的认知,但他源气消耗殆尽,功力不及巅峰一成,根本无法阻挡黑影的攻击。

    周围的空气骤然冰冷,只见寒冰瞬间遍地幻化,竟将黑影冻住。

    萧离如琼玉般护在谢君天身前,所有人都从她眼中看出无尽的决绝。

    然而寒冰终究只挡下了一息的时间,黑影再度冲向谢君天,萧离一眼看的真切,眸中顿时生出无限惊惧。

    那黑影分明不是人,只是用黑袍裹着的一团物体。

    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一愣之间,萧离的寒冰已经不能再施展开,黑影“右手”扣向谢君天。

    清越的声音忽然响起,“风吟.御天!”

    白色通天之路瞬间幻化,将黑影和谢君天彻底地隔离在两边,陡然两色光芒闪烁,风凌月掌心寒芒漫天幻化。

    “明月如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