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章:王者与匹夫

作品:《我能看见战斗力

    “唐罗!你怎么敢杀公子申的家臣,难道你忘了西陵盟约吗。”

    不等弥申发作,在南侧方阵中的弥氏子弟直接发难,因为他们已经看清了唐罗手中的人头,正是张星河。

    唐罗松开手,人头滚落在地。

    “十几天前,我就让弥申把人交出来,既然不交,我就自己去拿。至于西陵盟约嘛,弥申在姜林,公子府还有弥姓之人吗?”唐罗从怀中掏出一方白帕,擦着手掌。

    弥申眼神冰冷如霜,心中的怒火已经压抑不住。

    他已经明白自己中了唐罗的诡计,声势浩大与自己约战只是为了突袭公子府,杀死张星河。

    “真是好算计。”弥申冷冷道,飞身自鸾辇而下,于唐罗面前站定。

    弥申的双拳萦绕着青色的劲力,这是弥家的本脉功法——千青真功。

    这是门玄级功法,特点是凝练青木真气,可附着于拳掌武器之上。

    如果不慎被青木真气击中,那么这道真气就如跗骨之蛆般朝你经络钻去,沿途还会把你的经络晶体化,是一门极为歹毒的功法。

    为唯一的缺点是,青木真气的直接杀伤力薄弱,并且在灵力的碰撞中,并不占什么优势。

    既然弥申运起了青木真气,便是要动手的信号。

    怒极的公子申高高的跃起,右拳如弓拉在身后,青木真气不断的凝练犹如一团巨大的萤火,如一团漂浮于空中的鬼火。

    弥申目光冷峻,锁定唐罗,朝着他用力的挥出千青蟒杀拳!

    凝实如萤火的青木真气透体而出,化作了一条大蟒,朝着唐罗扑去。

    唐罗眯着眼,将在擦拭手掌时便已凝聚的武罗指朝着碧蟒贯去。

    五指碰撞,巨大的龙卷拔地而起,直通天地。

    武罗指与千青蟒杀拳剧烈的碰撞在了一起。

    白色的龙卷与青色的狂蟒不断的互相冲击,灵力碰撞产生的剧烈罡风将树叶吹得哗哗作响。

    “砰砰砰砰”一连串的灵力爆破后,龙卷与狂蟒同时消散,唐罗与弥申的第一击,竟是平分秋色的局面。

    这让围观的众人简直不敢相信,在他们心里,若是弥申不能干净利落的一招制敌,那便跟输了没有分别,毕竟唐罗再天才,也比公子申整整小了十一岁阿。

    弥氏子弟只感觉信仰毁灭,但唐氏阵营却发出了巨大欢呼。

    而唐罗那信手拈来的应对,不丁不八的轻松站姿更是让唐氏子弟大生好感。

    毕竟是我唐氏的天骄,潇洒又强悍。

    另一边,刚刚落地的弥申,眼神更加阴沉了。

    对付像唐罗这样初入蜕凡的武者,他并没有想着出第二招。

    刚才的千青蟒杀拳已经是他的杀招之一,理应是摧枯拉朽的破了唐罗的招式并打散他的护身功法,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个局面。

    本来胸有成竹的弥申突然觉得事情产生了变化,但出于蜕凡巅峰的自信,他还是不相信自己会败,只是刚刚已经先行出手的他现在若是再抢攻无疑会十分丢人,所以他需要一个借口:“你袭我府邸,杀我家臣,分明是没有把我放在眼中,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以大欺小了。”

    听得弥申的话,唐罗突然大笑出声,满是嘲讽。

    “好一个虚伪的公子申,你是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杀张星河吗?”

    “他杀我使者,夺我钱财,究竟是我无视西陵盟约,还是你不守规矩,你自己心里没点哔数吗?”

    人要杀,还要杀得理直气壮,这就是世家的行事技巧。

    唐罗一脚将背来的口袋踢翻,一根根金条散落在地。

    黄澄澄的金条侧面,一个小小的唐字宣告了它的归属。

    这批金条都是唐罗不久前用金币溶出来的,自然挂着唐氏冶造监的印,西陵北城的金条,大多都是唐家打造的,而城南所用的金条,大多都是弥家打造的,这点见识,在场的世家子都有。

    所以当唐罗抖开了口袋,那些围观的氏子们就相信了他的话。

    但总有证据在眼前,嘴巴也很硬的人,比如说弥申的后援团。

    “这黄金是你唐罗带来的,你说是张星河的就是吗,我还说这是你刚从唐氏冶造监拿出来的呢!”

    这突然从弥氏方阵传出的声音毫无疑问获得了弥氏子弟们的支持,附和声不绝于耳。

    而唐罗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它们,拍了拍手掌。

    几名武者越众而出,还架着两名罩着脑袋的俘虏。

    武者将人往姜林中一放,揭开了他们的头罩。

    这两人,赫然就是公子府的管事,当他们睁开眼时,便看见了面前卓然而立的弥申,当即呼救道:

    “公子不好了,有一伙人闯入公子府,杀了张总管和几名门口。”

    “是阿公子,他们不光杀人,还将张总管房中的黄金洗劫一空,您可一定要为张总管报仇阿。”

    不明所以被掳到此处的两人看到弥申,只觉看到了救星,当即便开始了告状呼救,但这一番话,听在了众人耳中,无疑是坐实了唐罗的说辞。

    看着弥申变得分外阴沉的脸,两名管事好像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声音越来越轻,低着头不再言语。

    人证物证具在,唐罗斩杀张星河事出有因,现在就连弥氏子弟也觉得无法站在公子申这边了。

    这些年来,公子府行事霸道,弥申又护短,不知道多少刚刚建府的世家子吃过公子府的亏,所以看到有人居然站出来反抗,他们都偏向了唐氏这边。

    一袋黄金与两名管事,整个舆论的风向变成了弥申以大欺小,唐罗愤而反抗的励志故事。

    弥申的脸,黑的仿佛能滴出墨来,璀璨若星的眸子里满是杀意。

    “所以说,打架就打架,装什么正义,打脸了不是。”唐罗挥挥手,让武士将两名管事拉开,揶揄道。

    “大家都是武者,讲道理什么的本身就毫无意义。”

    唐罗直视弥申满含杀意的眼,上前一步道:“所以,现在解决问题的方法变得很简单。”

    “我打死你,或是你,被我打死。胜者,即为正义,你看怎么样?”

    唐罗的话回荡在姜林内,惊得围观的世家子们连声惊呼。

    原本只是约战,怎么就变成分生死了。

    对于和平了那么久的西陵氏子们来说,打架常有,但生死相搏这种事,不都是该手下的武者去干吗,什么时候自己也要赤膊上阵了。

    弥申杀意满满的看着唐罗,真的很想应承下来,他如果只是个单纯的武者,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和他决高下,分生死。

    但他不是,他是要成为弥氏族长的男人。

    原本以为唐罗也是拥有王者之姿的男人,现在看来,还是一个匹夫。

    眼中的杀意化为满满的不屑,弥申觉得唐罗不过如此。

    匹夫可以不计后果,血溅五步,但王者不会。

    因为一个家臣的死活,就把天骄的命压上赌台,这不是跟玩笑一样吗。

    别说身死,不论他们两个任何一个重伤,唐弥两氏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么这场死斗,就会演变成唐弥两族的大战,而大战的结果,就是西陵百年的和平毁于一旦。

    因为一口气而让西陵陷入战火,弥申做不到。

    他冷冷的看了唐罗一眼,转身踏上鸾辇,态度明确。

    并不是因为技不如人,而是不与疯子做意气之争,弥申强压怒火,捏起法诀鸾辇腾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