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报复

作品:《重生之富一代

    韩氏是越想越气,赵氏都把死人抬屋门前了,这纯粹是膈应人来着,跟死人没法计较,可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

    韩氏泼辣那是个村里出了名的,惹了她甭管你是谁,能从村东头骂到村西头,还不带重样的。

    要说为什么被赵氏堵住了话头,心虚呗,当然这不是赵氏口中和韩翠花合谋坑人的心虚,她可以对天发誓自家没干这缺德的事,而是被赵氏说破韩翠花先来韩家说亲,韩氏不知道赵氏是真的知道还是为了讹钱乱说的,但也足够让韩氏投鼠忌器。

    赵家被砸了个干净,华东村的男女老少肯定不干,平时有矛盾那也是村里自己的事,外人打上门来那扫的是全村人的面子,所以韩连弘一行人还没出赵家就被华西村的村民挡住了。

    “你们这事做的可不地道,打的是我们村的脸,”华东村的村长年龄也不算大,四十刚出头,姓赵,只能是因为常年抽烟,嗓子像七、八十岁的老人,赵村长站在最前面,心里确实不痛快,同村人矛盾还好,你外村的都拽到华西村了,当村民死的?

    后面站着的华东村村民也同仇敌忾,怒视韩连弘等人,如果不是赵村长在前压着,怕是早开打了,但没打成架,嘴皮子也不饶人。

    “小子,你狂?都跑到我们村了,就你们这几个人,我们每人吐口唾沫就能淹死你。”

    “如果动上手,能把你们打的爹妈也不认识。”

    “赔礼道歉,把损失也赔了,不然今天叫你们横着出赵家,”这是脾气冲的,把手掰的嘎嘣响,隐隐透着威胁。

    要说华东村和华西村那是积怨已久,前些年土地分产到家,因为村与村的界线太久也不清楚了,各有各的理,两村人那是打了一架,伤了不少人这线才分好,自此不相往来,后面每次县里评选,华西村每次都稳压华东村一头,这怨是越积越多。

    是因为来找茬的是华西村的人,不然以赵家在村里的人缘,除了亲戚谁会帮忙?哪像现在全村人都来了。

    “就他,”韩连弘动作粗暴的把老赵头推出去,十分不屑,“你们也不问他们干了啥好事,这事在哪说我们也占理?”韩连弘这方虽然人少但气势足,面对一大帮人也不畏惧。

    “本来就是你韩家欺人在先,害了我女儿,如今又砸了我家,这是要我们全家去死啊,”赵氏见有人撑腰所幸坐在地上,边哭边拍腿,“我可怜的女儿……”

    “韩家可有好几家,又不是狗见人就咬,”韩连宽撇嘴,言下之意就是讽刺赵家人是乱咬人的疯狗,“韩翠花干的事别安在我们头上。”

    “我们韩家在这事上可以说什么也不知道,这件事我们就扯开说,邓家说亲的消息不是从我们韩家传出去的,我们一家基本在村子里哪去认识邓家?”韩连弘打算仔细说说这事,一是为了韩家清白,二也是为小妹出气,“你们说这事跟我家有关,你有证据吗?就血口喷人,我还说你们早就知道你们的邓家姑爷的毛病,为了好处把女儿嫁过去。”

    “你张着嘴巴乱说,那是我亲女儿,我会害她?”见韩连弘三言两语就把矛头指向自己,老赵头听人说的,她哪有什么证据?赵氏急了,这一顶帽子扣下来,为了利益害死女儿,他们赵家还做不做人,谁还会和他们往来。

    华东村村民不语,隐隐有些相信韩连弘的话,都住同一个村,谁还不知道谁的底细?赵如也算村里上一辈人看着长大的,老话说的好,歹竹出好笋,赵家只有赵如称的上好,其他人那都是好吃懒做的,爱贪便宜,自私,一直压榨赵如。

    当初赵家人在村里显摆赵如嫁了个有钱人家,连带赵钢也得了个城里工作,他们还私下嘀咕,赵如这孩子是苦尽甘来,没想到是催命符,小小年纪人就没了。

    “你们赵家都显摆到华西村了,还记得你女儿,只要你们稍微上心一点,邓家什么情况有心肯定打听的出来,你女儿就可能不会死,”韩连宽驳了一句,赵氏还维持她哭嚎的动作,口中却没在说她女儿命苦、韩家欺人,明显哑口无言,想以哭来引人同情他们,占据舆论最高点。

    “人死了,我们也同情,可人不能就缠上韩家,我爹因她们恳求,特地跑了好几天给赵家从邓家那要了钱,如果是我们干的,谁会花这功夫?”韩连宽经过赵家不要脸的行为,那真是后悔别拦着他爹,早知道不帮忙了,可现在是赵家忘恩负义,这话还是要往高尚的讲。

    “我爹性子好,看不惯人受罪,帮了就帮帮,也没求人报答,可赵家行,翻脸不认人,把棺材都堵在家门口了,”韩连弘接着说,一副受了大委屈的样,“我小妹本来胆子小,当着她面就掀开盖子,现在人都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我只砸了东西,过分吗?”

    除了赵氏在一旁一声高过一声的骂,赵钢、赵强和他们爹三人仍像个闷葫芦,一声不吭,他们都是自私极了,只要没伤他们,根本管都不管,如果不是韩家兄弟抓着,恐怕早事不关己的躲出去。

    其他村民也无话可说,没有证据不说?事都做绝了,为了讹钱,没错村民也知道赵氏的性子,嘴上不说,心里早认定她在讹钱,没让女儿入土为安就算了,还抬去威胁人韩家,还没听过这么不要脸的。

    韩连弘等人走的时候,华东村也没人拦,就听见赵氏哭声,村民觉得赵家让他们丢了脸,先以为来惩恶扬善,却不想人那是有备而来,砸了东西,你还觉得人家做的好,有脾气不好的直接啐了一口,“该”,人就走了,赵村长也气,赵家脸都去到华西村了,他脸也保不住,管都不管,人也走了。

    也亏现在这时代还是好人多,不会管关系,只看对错,不然就韩连弘等人这嚣张动作,早被人打了。

    赵家算差不多解决了,韩连翘醒了一回,烧也退了,没了后顾之忧,韩氏松了口气,想到李家趁火打劫也不是个好东西,还奖有他们一半,这气堵在心口,韩氏站在庭院,对着一墙之隔的李家就骂:

    “烂了心眼的东西,当初求着买我女儿手中的奖券,见我女儿中了大奖,你们就开始不要脸了,要钱补你们那烂心肠啊?”见对方无人应答,韩氏才得胜似高扬着头的往屋里走。